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打工族的想法跟我们想象的很不一样

提问:两位老师好。我是想问一下您在挑选采访者的过程中是以哪些立场或者是哪些标准来挑选?我是在深圳有两年工厂的从业经验的,我作为一个招聘者去跟工人接触,在我看来,对于他们的处境我可能没有那么乐观。无论是说变态老板也好,还是这个社会对他们的关怀或者对他们的态度,我是不是那么乐观的。作为一个公司的HR我不能过多的去表露我的态度和个人立场,但是从一些制度上,比如说我非常不支持他们买社保,但是公司必须这样做。我觉得社保这个东西根本就没有真正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是让他们交了很多钱,他们离开深圳的时候回到家乡时,根本没有办法把这些钱带走,白白掏了这个血汗钱。所以我觉得这个打工者的生存非常的艰难,无论是从哪个层面,个人可能有一些个体在从中就是某一些夹缝中生存可以改变境遇,但是我觉得从整体来讲,这种情况没有改变。我把改革开放之后的打工者大概依据时间划分为新生代、中生代跟晚生代,我想知道您的案例大概是哪一个时期的?因为在不同的经济环境下他们的处境也会有一些不一样。

张彤禾:我先说一下我的书里主要是讲两个女孩,一个是90年代去东莞的,然后就一直待在那,她现在已经将近40岁了。另外一个女孩是2003年出去的,她可以算是新一代的流浪人口。其实我挑主角是希望她的背景就是很典型的。她是年轻女孩,从农村来的,家里没钱,父母都是农村,没有上过太多学,春明是上过中学就完了,清敏是上了一段中专然后就出来工作了,所以这方面她们都很典型。

当然说她吸引我是因为我觉得她很有意见很敢说话,对我很好奇,很谈的来,这当然不是说每个打工者都有这样的个性,所以我挑她们是因为我觉得她们不只是有代表性,而且她们个人也很有吸引力,有很多的看法,我觉得很值得写下来。但是他们从最低层然后渐渐的离开一两年之后看到他们的进步,这我觉得是蛮典型的,不是说每一个人都会向上、每个人都会很成功,但是说这样的气氛,大家都尽量的向上,尽量的从最低层找到一个助理的工作,或者是一个秘书、一个销售方面的工作,这个是很典型的。我在东莞认识很多很多人,可能在东莞生活了十年,一开始都是在流水线上,但后来渐渐的上去了。我觉得这很重要,当然你不能挑一个非常优秀的没有代表性的人,因为你写这样大的一个群体,你要很小心,你不能挑一个很特别的人然后假装他是有代表性的。

另外讲一下你刚刚说强迫员工买社保的问题,这些工厂是有这样措施,我不知道这个工厂怎么样,可能他们常常也是好意,他们觉得这是让员工有一个安全保障,万一出了什么事可以帮他,但是其实员工自己常常不喜欢这的。比方说很多很多人都说这些员工应该签约,这样比较有保障,但是其实你问这些员工,他其实不想签约,因为他要自由,他想离开他就可以离开。所以我觉得常常是这些厂可能想帮助员工,给他一些待遇,但员工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很不容易了解这些打工族真的在想什么,可能跟你想像的很不一样。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