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打工者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口迁移

张彤禾:现在中国的流动人口有一亿五千万,所有在工厂、饭馆、工地做工,看电梯、送货、打扫房子、带孩子、收垃圾、理发和做娼妓的人都可以说是从农村来的,他们通常十五六岁就离开家,一大群少年带动中国的出口经济,他们做的鞋子、玩具、皮包、电脑、手机,这些东西我们都是每天在用的。加在一起,他们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口迁移,比100年里从欧洲到美国的人还多三倍。他们在城市里的新生活很辛苦,典型的第一个工作可能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从来不放一天假,可能一个月只赚一千块多一点。

对多半的这些农民工来说,第一次住在城里就是很大的挑战。比方说跟不认识的人住一个宿舍,防止被偷、被骗,连过城里的大马路都得学,像东莞的马路有十条车道那么宽,基本就是高速公路。但是渐渐的,这些打工族学会了怎么样改善他们的工作状态,把迁移看成是个很好的机会,来赚钱,来花钱,来学技能,来交朋友,来谈恋爱,而且摆脱传统农村的一些拘束。

我问过很多打工女孩,她们喜欢城里的什么,没想到很多人都说一样的话:我喜欢这儿的自由。打工族说进城是改变命运,尤其是对年轻的女孩,因为传统上他们多半结婚的很早,而且就呆在家里,他们这样做也在改变中国的命运,他们在推翻古老的概念:年轻人应该听长辈的话,儿子总是比女儿重要,家庭是每个人生活的中心。

这些员工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就像春明在日记里写的献给我自己,这种个人主义在中国是一个很新的一件事。有一个年轻女孩告诉我她的村里有一句老话:“一辈子不用出远门就是好命”。但是最近这些年出去打工的人不但很多,而且干的很好,现在村里的人说:走的离家越远就越光彩。

张彤禾:我选择了她们,她们也选择了我

张彤禾:我第一次去东莞是2004年,那时候我是驻北京的华尔街日报的记者,那个周末在街上碰到了很多农民工,听了他们的故事,这个周末完了我觉得我可以写一本书。很多人问我我是怎么样得到这些年轻女孩的信任。其实要她们跟我谈话并不难,我跟几十个人在街上见面谈话,他们都很和气,都愿意跟我谈。他们是外来人,我也是外来人,我觉得这让他们比较容易可以接受我。最难的一部分就是跟他们保持联系,因为每一个人随时都可以换工作、搬家或者是改变手机号码。我有时候觉得我最后写的人是他们选的我,当然我也选了他们,他们对这个事件很好奇,对我这个外国记者也同样的好奇,然后这种相互的兴趣让我们保持联系,变成了朋友。

最大的困难就是要能随机应变,差不多每次我看到春明她都变了个人,我认识她的前三年我看她改变了工作五次。她随时都想给自己造一个新面貌,比方说绑牙齿、染头发、烫卷或者是烫直,有时候还试着最流行的减肥方式。对她来说生活里的大事就是不停的创造一个新的自己,她一直在问我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比方说:你吃牛排喜欢几分熟?或者你真的是吃素的吗?“老公”文怎么说?找老公是她生活里的重点。

我第一次认识春明是在东莞交友俱乐部,这是东莞最大的约会机构,我去那是因为想认识一些年纪比较大的打工女性,在东莞如果你超过30岁就是了。找到了一个好工作之后,每个农民工最关心的就是找个好对象,但是这个事情不容易。在村子里可以靠亲戚、媒人给你做介绍,但是在城市里,他们要自己想办法去做根本不懂怎么做的事,比方说介绍自己给生人谈谈天,报名参加约会机构,甚至于上网去交男朋友。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