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张彤禾:这个时代的平凡人也可以活得很精彩

张彤禾:中国的状况改变得很快,我稍微说说这本书四年出版之后,打工族的生活有什么变化。在2008年底,全球集体衰退也影响到中国,出口企业特别受影响,在东莞很多工厂减少了生产,或者是关门,很多工人就失业了,很多外国媒体预言会有社会不安,说这可能是中国生产业衰退的开始。2009年,中国的经济渐渐的恢复了,那年的秋天,工厂的生产量又增加,很快工人就不够了,外国媒体又一次预言中国生产业的衰退,说缺少工人,会把投资者赶出中国。

这几年来我们听到很多报告讲工人自杀和工厂罢工的事情。报上的标题又很吓人,劳工纠纷恶化了,员工嫌他们的工资太低,又一次有些人说,这可能是中国生产经济的衰退。但是那些事情过去了,罢工解决了,没有员工自杀了,而中国的经济向前发展。我们可以下结论,不管媒体多喜欢耸人听闻,但总是错误,中国的员工和中国的经济很有弹性。经济衰退的时候,很多打工者回家过年,完了就待在那,可能在家里附近做一点杂活,经济恢复了之后,他们又回城里去工作了。现在很多员工有第三个选择,不只是在家里待着,或者是去东莞这么远的地方,而是在家附近的城市找到工作。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到内地了,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地方,已经很发达,现在到第二、第三级的城市来发展了。

我去年在重庆的时候,看到那里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工地,就是像北京、上海十年前的样子,所以很多流动人口在这样的地方找到了工作。在东莞有一个工厂经理告诉我,东莞的人口已经从1300万降到1000万。1000万其实还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告诉我们中国的城市有多大。我最近告诉春明,我住在美国的时候,住在一个西部的小镇,那儿的人口700人。她想了一想,她说:七百?七百万吧?

我个人的看法就是流动迁移的这个现象还会持续一些年。像春明这样的人已经进入了中产阶级,但是中国还有一批农村的人口觉得城市是追求繁荣和机会的地方,我相信人口迁移和城市化会是我们这个时代重要的发展,就是像在19、20世纪,移民和工业化改变了美国和欧洲。

我刚刚去东莞的时候,为了采访工厂和工人,我担心跟工人花这么多时间,可能很闷,我担心没有事情会发生,或者他们没有什么可以跟我说的。其实我发现这些年轻女孩很聪明、很幽默、很勇敢、很大方,她们跟我说她们的故事,教了我很多关于工厂、关于中国,而关于在这个世界里怎么样生活。我在中国这十年住着,感觉很幸运,亲眼看到很多人生活里的改变,在这个时代,连平凡的人都可以活得很精彩。谢谢。

范立欣: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流动人口

范立欣:大家好。我显然没有Leslie老师准备的那么详细。我刚才其实想说,我其实也是一个流动人口。我想可能在座的同学也有很多是流动人口,为什么呢?我在北京住了十几年,但是我今天刚刚拿到我的暂住证,还带在身上,我不是每天都带着的。我明天要去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发言,所以我刚刚办了我第一个港澳通行证。其实我已经去过很多次香港,但是这是我的第一个,也是今天拿到的。刚刚我进校门的时候,居然被要求出示我的身份证才能进校门。

刚才Leslie说到,可能20世纪和21世纪发生在世界上最重大的一个事情,可能就是人口迁徙了。人口迁徙给之前的欧洲、美洲带来的巨大的发展,工业化。中国过去三十年当中人口迁徙也是一样给了我们很多的机遇和发展。所以我觉得进一个大学还要出示身份证,是一个严重跟历史发展趋势相背的事情。

我其实特别紧张,因为我是专科毕业的,我在考大学的时候,填过三个志愿,第一个就是填的北大,但是分数差了一大截,然后去年的时候,我的第二个志愿填的是北京电影学院,我去年的时候也去北影讲了一个放我的纪录片,然后有一个问答,我就跟大家摊牌了,我说我的第二个志愿是你们学校,但是我没有被录取。大家都笑。我听见后面有人说,幸亏没录取。我第三志愿是录取了,是武汉市最差的一个大学,华中理工大学汉口分校,现在这个学校已经被吞并了,所以我连校园都没办法回,反正我们那一届的同学都说,这个事情让我们特别受伤。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