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5:吴思、刘瑜共话“权力的游戏”:趋利避害是通则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嘉宾吴思在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吴思:致胜联盟是权力授予最核心的来源

纪彭:下面的问题给吴思老师,中国皇权政制几千年,无论是皇帝还是独裁者,他们都不可能一个人去统治国家,必须要有他们的班底或者致胜联盟,您从中国历史来看,中国传统政治上一直到清朝灭亡,致胜联盟核心团队、成员构成或者选择方式、生产方式有没有一个变化的逻辑?

吴思:先给大家道歉,我晚了5分钟,让大家久等了。

中国历史上太长,几乎什么故事都能找到,致胜联盟的形成、更换、收买,《独裁者手册》里说到的重点是收买,契约式交易。中国的历史惯例是:可以收买也可以威胁,可以用负的手段,能灭你九族,你听不听我的?打天下、实力不强时通常要收买,比如我们知道“三顾茅庐”,这是刘备如何形成他的致胜联盟。强大之后,恩威并用,反正你也没处跑,胁迫手段就更管用了。

刘瑜刚才介绍了这本书的核心概念,最重要的是把权力授予的来源分作三个部分,最大的是名义选择人,其次是实际选择人,再次是致胜联盟。致胜联盟是最核心的。

如果用这些概念来说刘邦、项羽、朱元璋,他们名义选择人是?他们自称是天命所归,天是名义选择人。实际选择人是参与他们、支持他们打天下坐江山的那批人,他们部下的军人,向这些军人提供后勤支持的老百姓也是实际选择人。致胜联盟,如对于刘邦来说,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张良;战必胜攻必克,我不如韩信;镇国家、抚百姓,供应军需,不绝粮道,我不如萧何,这是他致胜联盟最核心的圈子。

如果把致胜联盟扩展一点,可以扩大到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以这个道理也可以讲中共政治局常委、上百个中央委员,划出不同意义上的致胜联盟圈子。实际选择人,在建国前就是参加解放军的上百万军人,还有为他们推小车、送粮食的老百姓,这是致胜联盟和实际选择人。

中国历史上,坐江山之前构建致胜联盟的主要方式是三顾茅庐、月下追韩信,有很多拉拢、收买的成分。收买通常实力不足,有时候就以期权的方式收买,打了天下以后共坐江山,功劳最大的可以封王,其次封侯,即使到普通士兵也可以分田地,打土豪分田地不是现代发明的,汉高祖五年有一个诏书:跟我打天下的人,每个人分几顷地。蒋介石到了台湾后,也发给国军士兵一张地契,比如某县某乡某村有你多收地,打了天下后你就是这块地的主人。这是对于不同人的激励方式,以收买为主,当然也可以胁迫,打了天下以后胁迫才比较可靠。

一旦打了天下,致胜联盟就发生了变化,所谓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坐天下,反过来说,马上得天下的人造反成性,英勇善战,而且有自己的一帮铁哥们,他们很危险。所以通常打了天下后要调整致胜联盟。这也可以算作一条规律。比较愉快温和的调整,就是杯酒释兵权,所有跟我打天下的哥们回家好好过日子,具体的军务政务就别管了,皇帝让举人进士替他打理天下,他们比较听话、比较便宜,感恩戴德,而且不善于造反,主要擅长读书。用这么一批人更换自己的致胜联盟。

刘邦更换致胜联盟比较狠,把一批异姓王给杀光了,换成了同姓王,但是同姓王也不可靠,又换了一批,最后以官僚们作为核心。朱元璋也一样,坐江山后基本把铁哥们给灭了,让读书人打理天下。

总之,致胜联盟的更换也是打天下之后的常规选择。里面贯穿着非常简单的逻辑,对于核心统治者来说,如对皇帝来说,在追求自身安全,保护自己的权力。如何保护自己的权力?如果合算就保留原来的班子,如果原来的班子物不美价不廉,就换一批物美价廉的。所有,更换致胜联盟是一种非常自然的选择,甚至是一种定律,“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你的本事用不着了,你的能力可能还形成威胁,所以要换。

像这样的好多事,在这本书里,从反复出现的现象中作为规律提炼出来。它唯一缺点是没有清晰地把害人的手段列出来。这里面举了很多害人的例子,作者完全知道世界各国的政治是怎么做的,但他到底是民主国家的教授和学者,要把害人而不是契约、交易,把强制、威胁、暗杀作为一种基本手段总结到最前面的基本概括里,好像稍微有点心理障碍。

纪彭:吴思老师,我继续追问您,您刚才讲到打天下或者在上台过程中迅速积累自己的致胜联盟,把以前的人干掉,这个过程中是创业难、守业难的感觉:创业时,大家能够清晰地想到怎么打天下,看很多历史故事都能看明白,但更换致胜联盟时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因为要看处理别人的利益,你的绝对权威是否能够建立起来,在更换致胜联盟时若失手就完蛋了。中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例子,如建文帝,他觉得他的叔叔不靠谱,就削藩,结果朱棣起兵他挡不住。景帝也是这样,人家也起来造反。在专制社会之下,做致胜联盟不知道拉哪几个人会制胜、也不知道出那种人会更危险,这种微妙的东西是否能够成为现代政治和传统古代政治的分水。

吴思:这不是传统政治和现代政治的分水,而是人治和法治的分水,是自由制度和专制制度的分水。人治可以用各种手段,法治只能是用合法的手段,不能玩阴的,不能出格。法治有限制,人治无所谓。所以这道线不是古今之别,而是制度之别。

至于更换致胜联盟是否危险,我觉得打天下、坐江山,更换致胜联盟,永远有危险,永远有可能背叛,永远有可能革命,永远有可能造反,永远有可能分裂,这始终存在,不存在特别的危险。当然你不能预先让致胜联盟里的成员知道,他们有能力伤害他,又觉得自己要被更换,那等于逼迫人家造反。这本书里有一个故事,一个领导人大张旗鼓地说下个礼拜开会换人,然后出国了。这些人谁也不知道谁被换,干脆联合起来把他换了。等他回国发现他已经被换了。但我觉得中国人不至于犯这种错误,要换就不吭气,和颜悦色,哪怕第二天要灭你家九族了,今天晚上也把酒言欢,一副铁哥们的样子,第二天突然下手,让人措手不及。本书作者总结世界各国的经验是:在你下手之前最后一分钟也不要露出来,让他们始终认为领导对你很好,倚重你,你是忠诚的,他对你也是信任的,直到下手时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免得对方预先有防备的机会。如果做到这一点,更换致胜联盟掌握好了分寸、时机、算好力量就不会出大问题。

建文帝太年轻、书生气太足,他周围的人也是书生气太足,对基本形势的估计都是错的。他们好像没有想到,经过几十年和平,朱元璋时期的一批能征善战的将领要么被消灭了,要么老朽了,连一个燕王朱棣居然就灭不掉,而燕王就在北方前线,居然能征善战本事很大,这一连串的失算都是出人意料。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读书会,吴思,刘瑜,政治,独裁,民主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