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5:吴思、刘瑜共话“权力的游戏”:趋利避害是通则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左起)刘瑜,吴思,纪彭在读书会现场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吴思:趋利避害,追求利益最大化几乎是一个公理

纪彭:我对这本书有一个想法,我们都在谈金字塔的最顶端,实际这个金字塔是一个小小的金字塔,比如某一个皇帝在上面,某一个大臣、官僚有自己的权力体系,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多的权力?为了养自己的一套班子和小弟。如清朝有十来二十个督府,督府要养他的军队与幕僚班子,县、府也一样,让所有人听话,所以金字塔不是单一的,而是复核的金字塔,这样一个状态,在中国传统怎么能够成为致胜联盟的一部分?是怎么获得这个位置的?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本书完全没有涉及到,吴思老师您怎么看?

吴思:这里说的致胜联盟,基础还是民主制度下名义选择人、实际选择人、致胜联盟团的人。在中国的官僚体系之下,所谓致胜联盟,想升迁最重要的是管我升迁的人。我周围的幕僚、几个师爷,是跟我干活的,我要养他们,但他们不是我致胜联盟的核心。当然,我的升迁跟他们也有关系,如果他们把我的事办砸了对我不利。用这些关系讨论中国的督抚,不是很贴切的分析框架。

说到现在,关于这本书还没有一般性的介绍,咱们上来谈的问题比较具体,我想说一些对这本书的总体性介绍。

这本书5月份刚出版,作者是两个一直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他们在研究国际关系过程中想搞明白为什么有人发动战争还能活下去,战败还能当总统,有的打了胜仗却不能当总统,战争胜负与能不能当总统的关系。顺着这个思路,研究总统究竟怎么能够当政、怎么能够维持住政权,这一路研究下来,就成了一个政治学家。顺着国际关系进入政治领域,最后说如何掌权、如何上台、如何当政、如何分配利益、如何对外战争,如何外援,把统治者处理方方面面的问题列了一遍,出了一本书,他们觉得特酷,来了一个《独裁者手册》的名字。这是这本书的情况。

我看了以后,比看一般西方作者写的书的感觉离我们更近。我看西方政治学的书比较吃力,我觉得那些话都对,但看了不解决问题。因为他们说的规则和制度,在我们这儿全不适用,所以看起来很吃力。看这本书不吃力,理性很清明,带有一种经济学的计算方式,特别对我的路子,我喜欢算利害关系,但他们主要算“利”,我经常算“害”,所以我上来就挑他们的毛病--没有算“害”。虽然他们意识到有害,但没有列入到公式里,还没有自觉到这种程度。

我看《独裁者手册》一书,还是老想找定律与规律,规律和定律,都是讨论什么与什么相关,找到两者之间的确定关系。比如这瓶水,摄氏100度水沸腾,温度与水的液态还是气态有固定关系,这是一个规律,在一个大气压条件下,有了100度就有这个沸腾的现象。

这本书揭示了好多政治学方面的规律,这些规律的根源非常简单,我觉得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简单的,用古人话说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是怎么生出来的我们不知道,只有上帝知道。但“一生二”我们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个生物要算成本收益,算利害,这就是“一生二”。在什么情景下算利害?在专制背景下、在小联盟条件下是一种结果,大联盟条件下又是一种结果。在市场上是一种结果,在战场上是一种结果。加入了不同场景和格局,加入的场景就算生出“三”。“三生万物”,满世界的事都可以解释。

“二”,有利有害,有成本有收益,对于生物来说有同化与异化,新陈代谢。有了“二”后,我们趋利避害,追求利益最大化,这几乎是一个公理,无须证明。人类趋利避害需要证明吗?如果有谁对此提出疑问,肯定不是一个正常人,因为正常人是趋利避害这么过来的,觉得我们是趋害避利的那些人早被自然选择淘汰了,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物都会认趋利避害这个公理。一旦是公理,利大于弊我们趋利,弊大于利我们躲开,这就成为一条最基本的规律,是人类通行的规律,所有人类行为都是这样的。

[责任编辑:石珂]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读书会,吴思,刘瑜,政治,独裁,民主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