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78:如何用故事进入真实--一个美国记者笔下瞬息万变的中国与世界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会)

陆晖:中国媒体市场这池水被搅混了

现场读者:请问陆晖老师,刚才您回顾美国新闻史的时候,我将其分成三个阶段,一个是扒粪时代,要有料;二是深度报道阶段;三是对边角料做深度报道。我非常想知道第一个环节怎么过渡到第二个环节,到底有哪些主观选择或者客观因素促成美国碎片化的新闻过渡到挖掘深度报道?中国也处在一百年前美国的状态,新闻有料才拿来报道,中国进入不了第二个阶段跟新闻不自由有多大关系?是否只跟新闻不自由有关?

陆晖:其实美国新闻没有那么严格的区分,美国媒体当时有比较强烈的政治党派语气,有点像今天台湾媒体。台湾媒体分为蓝营媒体、绿营媒体,都代表自己党派利益或者党派声音。当时的媒体从这个立场出发,为了追求发行量也没有那么多的规则,当时也是往猎奇的黄色小报方向去做。普利策已经算是新闻专业主义的象征,但其实普利策最开始做报纸就是黄色小报起家的。我所说的黄色不是色情,而是煽情的、低媚俗的新闻,包括色情,但不仅限于色情。媒体的党派倾向性也非常强烈,当时“扒粪运动”的兴起,也是因为不同的党派立场,这对整个媒体公信力的损害特别严重。读者对媒体、对报纸的信任度下降,对记者以及媒体人的职业也不怎么瞧得起。在这个过程中,美国新闻界逐步自律。我们所说的新闻客观的报道,强调作为媒体绝对不能有这些立场,比如报纸的评论就从那时候分开,报道完全以客观事实说话,评论才代表报社的立场,新闻版和报纸版不能放在一起,必须严格区别的,今天中国媒体也开始这么做了。美国新闻是一个新闻自由非常充分的市场,报纸公信力强,公信力弱,就会天然地被淘汰掉。在今天中国的局面,尤其媒体这块,还没有完全充分的市场化,没有充分竞争的局面,大量的不是那么专业或者不是那么好的媒体依然没有办法被淘汰掉,对于优质的媒体报道来说就没有办法在市场上继续做大,因为这个水被搅混了,市场没有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系统,这也是今天中国媒体面临的情况。

现场读者:这本书为什么叫“奇石”?当时他是怎样的思考过程?因为我觉得这本书是照普通样本抽样出中国现实社会的严重反差:GDP高速增长,而世风在向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凤凰读书:这本书取名《奇石》,首先是书中有一篇故事就叫《奇石》。其次,当时我们内部自己也提出过问题:这本书叫《奇石》,进了书店以后到底上到哪个架上,很多书店就是根据名字上架,那就可能上到收藏鉴赏类,跟这本书完全不搭了。所以我们当时建议是不是起一个类似于“奇形怪状的石头”的解释的比较细的书名。但是编辑跟何伟有沟通的,何伟认为言简意赅的书名比较好。我们在这本书的推荐语上写了一句话,“中国就像块奇石,每个人都能看出不同的样子”。这本书是他《纽约客》专栏的集结,不光写到中国,还写了他在日本、美国,包括他在埃及的各种各样的观察,其实这句话不光是看到不一样的中国,还有一个记者眼中不一样的世界,而且每个都是奇形怪状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角度,看出不同的东西。

梁鸿:中国人缺乏对普遍性生活的真正关怀

止庵:关于书名我没有什么问题,刚才有一位朋友问了一个问题,何伟是一个外国人,我们都挺熟的东西,对他来说就很新鲜。我对这个有点质疑,我们真的很熟悉中国吗?我们可能还没有外国人熟。这个熟不熟你要睁眼看,中国人对中国的熟悉程度,我真的很质疑。几天前我在另外一个活动上谈到对中国文化最熟悉、最热爱的应该是但不一定是中国人,这是很悲哀的,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对中国真的没有何伟熟,别看你成天住在这。我自己在这个城市住了五十多年,都觉得看他写胡同里的这些事情,包括他写寻访奥运会场馆,跟北京相关的这些东西我怎么没看见呢。

梁鸿:我前两年写梁庄,我自己在梁庄生活二十,梁庄是一个大家族,都姓梁,我的叔叔、爷爷、奶奶、侄子辈都在那,但是你真的熟悉那个生活吗?当你以一种有意识的眼光回到梁庄的时候才发现如此陌生,你对他的衰老的变化,对他的精神世界,包括谈到那些事情的时候整个的表情,你一点都不知道。回到我们今天生活在城市,你知道你门口的保安吗?你知道那个保安来自什么地方吗?我曾经有一段时间为了训练自己,我每天朝着保安微笑。你发现你是有意识才做的,平时我们根本不在意的,当然你没有必要硬在意,但是你真的熟悉吗?中国社会太复杂,尤其当代的中国,阶层的差距和生活之间相互的隔膜,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即使我觉得自己很熟悉我父亲,当年做梁庄调查,与我父亲聊天,几乎他早年的故事我都不知道。其实我们谁都不敢说熟悉生活,熟悉你身边的历史和现实,真的缺少一双眼睛。何伟就是睁大那样一双眼睛看每个普通人,所以他看到了。我们的眼睛是茫然的,你对他人不关注,你只关注自己,现在的中国人特别自私,只想着成功,只想着我要成名,当然这也无可厚非。但是我们还缺乏对普遍性生活的真正关怀,因为我们缺乏关怀,所以我们看不到老鼠肉和老鼠肉背后的腐朽,需要改变的恰恰是我们自身生活总体的观感,这需要从一点一滴去体会。我们缺乏这样一种理解力。

陆晖:我倒挺喜欢这个书名的,但是作为新闻人,很担心取这样的书名可能不会畅销。其实“奇石”背后还有一层我们现在所说的“山寨”、“假货”的含义,何伟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取这个名字,把那个看起来很珍贵的奇形怪状的石但其实是假货的意义包含其中。

凤凰读书:非常感谢三位嘉宾的精彩解读以及与读者的互动,今天的活动到这里结束,非常感谢大家的参加。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磊]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彼得·海斯勒 奇石 止庵 梁鸿 陆晖 非虚构性文学 真实 中国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