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读书会NO.187:花草时间与博物人生——《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编者按:什么是博物学?这是一门早已脱离当下课程表的古老学问,因为按流行的标准,它,没有用。在《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的作者刘华杰看来,以博物的眼光观察、理解世界,人生会更丰富、更轻松。在他的世界里,人与草木属于一个共同体,人不比其中任何一种植物更卑贱或更高贵。

本期读书会,我们邀请到了北大哲学系教授刘华杰老师,分享他因机缘于2011年到2012年间,循着洛克的足迹探寻夏威夷群岛的美妙经历。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刘兵与北师大哲学教授田松两位嘉宾的加入,更为这场“看花哲学”的对谈平添了几分乐趣。于车来人往中,停下脚步,循着自然的肌理、植物的味道,也许能眼见另一个宙宇。

嘉宾简介:

刘华杰(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作者)

刘兵(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

田松(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

主题图书:《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


(左起:田松、刘华杰、刘兵在读书会现场)

持人: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会第187期的现场,本期活动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跟我们一起举办,主题是“花草时间与博物人生--《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读书会”。大家可能很久没有闻过草木的味道了,或者在车来人往中已经忘了大自然的脉息。旅游可能也只是辗转、排队、照相与购物。但也总有人能遵循自然的肌理、植物的味道,眼见另一个宙宇,先贤有如徐霞客、怀特、达尔文、威尔逊、哈金森、缪尔、利奥波德等博物学家,或者像《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的作者刘华杰教授。刘华杰老师在北京大学地质学读的本科,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读的硕士、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国家社科基金博物学文化重大项目首席专家。他谦称自己只是一位植物爱好者,因机缘在2011年到2012年间近一年时间沿着博物学家洛克的足迹,探寻夏威夷群岛的植物,之后成书《檀岛花事:夏威夷植物日记》(以下简称为《檀岛花事》)。

受邀参加这次活动的嘉宾还有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刘兵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博士生导师田松教授。借着这部《檀岛花事》,让我们一起在北大,听听三位老师的博物人生,留下一段关于花草的时光。

刘兵:很高兴来到凤凰读书会。谈读书,就是借着书大家进行交流,作者和读者交流。今天的读书会有三位嘉宾,用相声的话来说,我和田松都是捧哏的,主角是刘华杰教授,他是逗哏的。三个人集体在这说“相声”,但不能喧宾夺主。我们可以先讲一下每个人的想法,再聊一聊天,然后我们跟读者、本次活动的参加者交流一下。先把话筒交给今天的主角,我们的刘华杰教授。因为刚才主持人已经类比了很多,不知道除了称他刘华杰教授,我们是否应该叫他刘霞客?有请刘华杰!

刘华杰:今天讨论的书《檀岛花事》与夏威夷有关,“檀岛”一说来自梁启超。写此书是因为我参加了北京大学跟夏威夷大学合作的一个交流项目。此项目与洛克(Joseph F. Rock)这个人有关。云南人可能非常熟悉洛克了。我到夏威夷之所以能够行走一年、玩一年,还有人资助,最终写了一本书,没有洛克和田松这些都无从说起。洛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我先快速地给大家放一些我收集到的照片,接着请田松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洛克的背景,我再往下面说。


约瑟夫洛克(Joseph F.Rock, 1884-1962)

这是洛克年轻时候的照片。有本洛克传叫《苦行孤旅》,已经有中译本,由哈佛燕京的李若虹博士翻译,非常好的传记,把洛克写活了。


民族植物学家、洛克讣告撰写人俦克(Al Kealii Chock)先生

这位是洛克去世后第一个发表洛克学术讣告的俦克(Al Kealii Chock)先生,他是夏威夷民族植物学家。

洛克遗嘱执行人韦西奇(Paul R. Weissich)先生

这位是洛克的遗嘱执行人韦西奇(Paul R. Weissich)先生,他手里拿着大风子的果实。这株大风子树就是洛克从亚洲移植到夏威夷大学的。果仁此前我也尝过,很香,当时不知道是大风子,吃完之后脑袋很疼!洛克的一部分标本保存在檀香山毕晓普博物馆里面。


洛克墓

这是位于瓦胡岛的洛克墓,他1962年去世于夏威夷。这张显示的田松老师坐在洛克的墓边上。


五加科宽叶桕叶枫

这是洛克当年拍的五加科植物宽叶桕叶枫照片。

关于洛克的照片我就放到这里,有请田松教授简要介绍一下洛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为什么要到中国来。谢谢。

田松:洛克的研究中存在一个空白

洛克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在中国非常有名,被认为是纳西学的鼻祖,这个人在中国的云南生活了25年。他最开始来的时候,身份是植物学家,先后接受了美国农业部、哈佛大学、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等机构的派遣。他不断从这些机构“忽悠”钱,拿到钱之后,就在中国云南一带生活,当然他要做一些工作。早些时候我们把这些人称为“帝国主义的植物贩子”,因为他从云南搜集了很多珍稀植物的种子,通过各种渠道运出国外。这些做法有可能是合法的,但也可能有不合法的。民国的时候一片混乱。他在搜集植物的时候,进入了云南丽江一带,接触到了纳西族和东巴文化。如果大家去过丽江都应该知道,那个东巴文、象形文字、东巴经都画得特别漂亮。他被这个东西迷上了,就开始学习。所以到后来,他在中国的后半部分时间里,逐渐把精力投入到对纳西文化的研究和介绍上。到了1949年,他想继续留在中国,不想走,但是经过多方的侦查、咨询和讨论,觉得新的红色政权应该不会喜欢他这么一个人,于是乘最后一班飞机离开了丽江,回到了美国。在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回来过,也回不来了。他晚年生活在夏威夷,在夏威夷期间继续做东巴文化的研究。他当年收购了很多的东巴经,这些东巴经现在主要收藏在美国的国会博物馆、国会图书馆,哈佛的燕京图书馆,很多世界其他的机构也收藏了一部分。他从当年的大量收购中挣了很多钱,他是一个很会挣钱的人。到了晚年,他把这些钱回馈给东巴文化,他写了几厚本著作,最著名的叫做《纳西与英语百科辞典》,还有很多专门的研究著作,比如对于“署”的研究。我的博士论文做的是纳西族,很自然地就了解到有这么一个人,发觉这个人很神秘、很有意思。实际上在我们整个的东巴研究领域里,对洛克的研究仍然是非常不充分的,研究和介绍都很不够。尤其是对于洛克的另外一个身份的研究,基本上是空白,这个身份便是植物学家。国内最了解洛克的人是纳西学学者,他们大都是人类学家,关注的是民族学、人类学,而对于洛克的植物学研究,大家一方面不感兴趣,另一方面也确实没有能力。洛克作为一个植物学家,在植物学的谱系里面,他的地位可能远远不及在纳西学中的地位,中国的植物学家可能不会认为他是一个很重要的植物学家,不会愿意花更多时间去了解他。所以至少对于中国学者来说,洛克研究中有一个空白。这个空白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洛克在中国的植物学工作,没有人做过很好的说明和研究,另外一部分,对于夏威夷本土植物的研究,也没有人梳理和介绍。

2008年,我跟刘华杰教授以及另外一个朋友,在北京热热闹闹开奥运会的时候,来到云南“避运”。我们在雪嵩村住了几天,那里有洛克的遗址。这个村子在玉龙雪山脚下,洛克在那里住了很长时间。洛克当时的住址被雪嵩村开辟成了洛克纪念馆,有人在那里收门票。当时跟我们同行的还有一个纳西族的学者和力民,他也是一个东巴。当时我就怂恿刘华杰做洛克这个部分的研究,因为这个部分还是一个空白。我想做,但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对植物学没有研究,不像刘华杰这样从一个业余爱好者,不断“升级打怪”,现在已经进化成一个专业的植物学者,他有这个能力和心情。这是这本书之前的故事,下面有请刘华杰。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冯率]

标签:檀岛花事 刘华杰 博物学 夏威夷 植物学 多样性 生活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