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未都:潘家园,另一个神奇的世界 | 凤凰副刊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有文、有识、有趣——凤凰副刊


文/ 马未都

潘家园的名气今天大得不得了。北京市民中有许多每周必到者,若有事情耽误了,像犯了烟瘾一样难拿。潘家园聚集的人气叹为观止,没有思想准备的人一去能吓一跳,古老灿烂的中华文明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各色人等,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我实在说不清逛潘家园人的目的。人稠的时候,站在哪里都是受罪。只有摆摊的高兴,面对川流不息的人群,盘算着囊中的收益。改革开放,给北京意外带来了这样一块神奇的土地。其实潘家园的童年并不光彩,也不在如今这片富丽堂皇的地方。

它在现址的西边,有个几百米的地方,童年的乐园今已是高楼大厦。当时,潘家园只是一片工地,而且是一片荒芜了许久的工地。渣土成堆,犹如丘陵;残墙断壁,是许多路人解决内急之处,随风随雨散发着令人皱眉的气味。

最早的最早,只有几个人在此交易。那时的交易不能明目张胆,如同地下党接头,暗号照旧。买个古董真叫不易,搞得买卖双方紧张加心酸。谁都可以以公家面目出现,抄走别人的赖以生存之物。“抄”这个字极有意思,介乎于抢夺与没收之间。抢夺是犯法,没收是依法,唯独“抄”无法无天。

我最早在潘家园认识了许多勤快的投机者。他们游走于乡间市井,喝街(即无目的游走收购)喝出不少人弃我取的宝物,辗转带到潘家园,冒着被抄的危险,以求知音。经济的力量最大,有需求就会形成市场,潘家园由几个人迅速发展到几十人到上百人。十多年前历史不需多说,凡自发市场一定混乱,混乱就有人要来管理。

我是无数次亲眼看见戴着红袖标的人气宇轩昂地整治潘家园,看着那些做鸟兽散的小商小贩,心酸得不行。来不及逃脱的叩头如捣蒜,可怜相至今难于言表。有机灵的主儿,就攀上渣土山练摊儿,抢占制高点,居高临下,可随时观察敌情,一旦有情况,把包袱皮一攥,胳肢窝下一夹,装作无辜的购买者,躲过一劫。潘家园在游击战中完全运用了我军的十六字方针,一天天地壮大,也一天天地规范。商家和藏家都在自觉不自觉地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社会法则。终于有一天,在敲锣打鼓、鞭炮齐鸣中揭开了潘家园市场崭新的一页。我曾经说过,也写过,今天再写一遍吧!

每当周末的清晨,天尚未亮,北京市有两个地方万头攒动。一个是天安门广场,在抬头看升国旗;一个是潘家园市场,在低头寻国宝;那还有什么比这样的生活更让国人自豪、更有乐趣吗?!

摘自《茶当酒集》

>>>>>欢迎关注凤凰网读书频道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辛未]

标签:马未都 潘家园 收藏 文化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