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还叫悟空的诗歌艳遇 | 明天诗歌现场


来源: 明天诗歌现场

人参与 评论


【关于还叫悟空的总体评论】

弥赛亚:在论坛我们认识好久了,一直有个感觉,他的诗硬而韧。有灵光乍现的时候,缺点是结构性有些矛盾,思维偶尔落于巢窠。今日选的这十首,河南梆子读过,有响声有动静,恰卜恰也很熟悉,我更看重里面的风土和尘埃,而不是禅意。那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韵律感感觉欠一点。像第一首,第二句重复一次:落叶落光了好啊,感觉就舒服了。

楚雨:这几年几乎很少在论坛碰到还叫悟空,也比较少读他的作品,今晚还叫悟空的这十首诗歌给我的感觉和在今天论坛读到他的作品大不一样,一个总体的感觉是境界上去了,也许是藏地神秘的地域使然占一定比值。但他的诗歌开始跳脱出来,不再刻意为诗的时候诗味倒的比从前更足,更耐人寻味。通常读一个人的诗歌,读了一首(苛刻一点读三句)就知道这样的诗歌会会不会吸引人继续往下读,阅读还叫悟空的诗会不知不觉地往下探寻,他的诗歌比较纯粹,像一个站在或蹲在藏地雪山边缘、草场一角抽烟的男子,戴着墨镜,晃眼的阳光底下你只能看到眼镜上面的反光,你无法看清他藏在镜片之后的表情。而他就是这样进入电影的旁白,一边叙述一边隐身,把一些痕迹抹去。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幅幅关于他和藏地情感纠葛的画面,它的日常、风俗民情、恰卜恰小镇紧闭的窗户、在青海的无名小站、戴帽的男人和他的女人孩子们、露水、落在墓碑上的雪、嘶鸣着的异类、混迹于人群的羊只、在张掖到西宁的大巴上、陌生男子和他的鼾声、山坡上的坟茔、天葬台上秃鹫、乌鸦与麻雀们、仁青卓玛的红拖鞋以及对岸悠悠传来的河南梆子……

陵少:还叫悟空,我们比较熟悉,在几个群里一起玩,常在一起开玩笑开惯了,对他的诗,我比较熟悉,一直都在读,也有过选编。他的诗,总体来说,我个概括起来,有下面4个特点:1、贴着生活在写作。他的诗都是生活中的诗,真实,触手可及,并且都是有口语在写作,很有生活气息。2、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他的诗不是简单地照搬和呈现,而是用他那超强的场景重构能力,将生活中的场景打碎之后,在诗中按自己的意象重建,并发现诗意。3、他的语言简炼,诗中的叙述性和呈现能力非常强。当然也有人会批评他把过多的真相隐藏在事物的背后,而这却恰恰是我喜欢的地方,生活的维度太多了,每个人对同一场景和事物的切入点和观察点是不可能一样的,感触自然就会不一样,你不要试图把这些都说出来,既然说不出来,为什么不直观地呈现呢?而有些东西恰恰是一说就错。4、他的诗的题材都不是大题材,但是却都能写得非常有味道。这个我个人觉得,取决于他自己对生活的态度,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所以处处能入诗,事事能入诗。道在低处,只有把自己放在低处,你才可能发现生活中的小东西,而恰恰“上帝偏爱小东西”,我也是。

张鹏远:张灿枫的诗里面有浓厚的恰卜恰情节,让人喜欢。他的叙述很冷静,日常平实的语言里面呈现了他的生活,呈现出他的目光所延伸到的周边的场景,一种缓慢的忧伤。青海的恰卜恰小镇为这个山东人的诗歌增加了一些冷色调以及空旷久远的质感,哪怕他在福州、在广州、在洱海,在他的老家山东济宁,这种恰卜恰的质都感紧密地融入在他身体和精神上。恰卜恰会成为他这个阶段的诗歌符号,或诗歌标志。

叙灵:还叫悟空的诗,我是去年五月才知道的。看完之后,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又重读了一遍他写于藏区的那些诗,只觉得,真好啊!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中,一个人的心灵完全被洗涤干净,才有可能写出那样剔透、沉静又自在的诗。那些用所见即所得的方式来直接呈现事物的诗中,他写到羊只混迹于人群,写到小山包上的墓碑,也写到藏民简单而朴素的日常生活,那种悲伤,那种悲悯,完全是阳光底下平静湖面的感觉,没有波动,又好像一个人站在很远很高的地方,在用一双俯视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可以说,还叫悟空已写出的诗中,写藏区的诗,仍是最好的。我有一个小小的期待,一个好诗人,不论身处何种环境,都能写出好诗来。希望还叫悟空更进一步,拓宽自己的写作疆域,成为一个又好又牛的诗人。阿弥陀佛。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还叫悟空 明天诗歌现场 诗人 诗歌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