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荣荣:如果你爱上我的诉说并潸然泪下 | 凤凰诗刊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by宋晓杰)

更年期(组诗)

文 /荣荣

声明


别试图从我的诗句里探寻秘密

我只是两手空空的絮叨妇人

我只是描画了我现实的欢喜

煞有介事地许下生许下死

这稀世的梦境早渗入世俗之沙

这建在纸上的殿堂已被宿命之火舔噬

当我一次次纠结于流水

当我一次次抱住狂风

凋残的秋日之叶

正配合我嘘唏的鼓点

如果你爱上我的诉说并潸然泪下

你也正在经历黑夜

只是别重复那些失意和背叛

它们全来自我被摧毁的想象

来自坎坷的现世之痛

这被反复吟咏的欠缺之美


心舍利


多少年了她用黑夜追着他的星光

当他猜忌挑剔使小性子

她也正在猜忌挑剔使小性子

“神啊,愿他是完美的。

不猜忌。不挑剔。不使小性子。”

“神啊,如果这辈子他无法完美,

让我继续迷信他的不完美。

无限依恋他的猜忌,挑剔和小性子。”

生物概念

他爱她的青春如果她是美的

她又被爱一遍像是有了另一副子宫

这让她相信在小腹正中

她曾经的身体藏过两座宫廷

膀胱在后直肠在前

她的盆腔也能虚度光阴

并积满了灰尘看见孩子就疼


时间碎片

她所理解的时间碎片更多的是那些无用之物:

镜面上的斑痕眼底的杂质

脏器里的小结节和血液里

清除不尽的淤积物

还有日益迟缓的脚步

有时她还会长久地停留

努力辨认黯淡辰光里那些流失之物

仿佛想重新挽留

她所理解的时间碎片也有归来后的欢喜

当她的记忆越过他柔情的言辞和那一场迷乱

看到暮春的雨水偏离了花朵

又一次澄清了眼前的天空

我如此热爱它绵柔里的筋骨

我如此热爱它绵柔里的筋骨

爱它维系的悲伤或下一刻的移情别恋

这只穿过多年风暴仍抓紧内心狂草的手

这只在别处翻云覆雨只给我晴朗的手

这只拉我入怀又将我推开的手

这只挡我视线又替我描画天地的手

这只挽留的手说着再见的手

当它揽过我身子或像柔风轻拂我脸

我看到了它真实的怜惜和克制

看到了一只手迷人的灵魂表情

他是存在的

右边还是右边

她又一次挨近它暗中的瓷光

这是干净的干净的身体

如果她亲吻她就能接住它高处的焰火

如果她想飞那颗心

就会从昂扬的鼓点里跳起来呼应

这是身体与灵魂的相见

狭窄的爱是镜子而她是自我的宽宥者

那一刻他是存在的

而她仍然是美的


从众

还不到刨根究底的时候

挖掘者还没有出现

那个真相被埋得很深

那朵邪恶之花藏在泥土之下

这个善意者也自始至终参与了掩饰

甚至用身子压住了被风卷起的一角

他不自觉想抵制的也是

自我的意志

还有岁月堆积在他花白毛发里的虚弱和

迟暮之爱


沙湖

那些沙覆盖了更多的沙

那些水只为了明日的流逝

多么简单的事实

身形笨拙的水鸟被缓缓地惊飞

那些抛空的船只为了转弯时

与迎迓而来的苇草相见

随后更快地远离只有我

一再地回头竭力分辨

从中消逝的那一张脸庞


还可以哭

还可以哭换个地方哭

在没人听的地方哭

在没人看的地方哭

哭得毫无顾忌哭得没人心疼

哭得死去哭得活来

哭得不像是哭更像在分解悲伤:

先是干净的水再是干净的盐

最后是干净的声音

哭着哭着残剩的爱有了远离时的模样

这些年的煎熬全有了名分:

高处的水低处的呜咽

一粒干渴的盐细弱的光芒


循环

他们一次次看见那些人走动

世间变化太大他们仍坚持着旧时模样

一些灰尘停留在往昔的桌布上

一堆乌云孤立者的深渊

静夜里细小的声响灰的黑的事物

太多的旧眼光无法被一只蛰伏的野蜂带走

不通灵性的人还在盲目地前行

他在惊惧或逃遁

他亲历的险境早被那些人忽略

我不是他们的同谋我只想绕道远行

我也只是反复地看见

一个远逝的人留下的回忆里的针芒


杯水

有限的看上去安静的一杯水

消极在往昔里

细分下去一滴水挨着许多滴

被耽搁的激情

或许还有微小的波澜

藏在更紧致的缝隙里

她一直静止在一个乐曲里

突然挤入了分裂之词

突然有了某个指向

突然开始荡漾——

一杯水就要离开杯子

一滴水就要成为另一滴的

伤痕


残句

如果从一首歌进入是否会快些

如果追加一次舞蹈

她心仪已久她就在眼前并用宽宽的眉眼

容下你堆叠时光的腰身有些累赘

但现实远在放浪之外

你总在赶路你也远在她的左右或前后

你可以文章学问让夜色之乎者也

你也可以游手好闲爱上自渎之乐

像两个阵营的人以相俘的方式走到一起

像英雄相惜和平太久了

夜半的刀剑声只锁紧浓眉

一杯无原则的酒在暗自宽慰


诉求

有人形容她年轻时的际遇是

没有及时收起的庄稼又遇上坏天气

现在是一句走调的唱词

如此请允许她在内心藏一头烈马

当它奔跑嘶鸣蹄声激烈

她放任之手仍来得及丢开早年的

孤寂那洁净之源


这一天


这一天她动用了哪根筷子

尝了什么竟满嘴荤腥

她只是亮了下小心包扎的伤口

她只是趁嘴唇仍然饱满

让亲吻跟着欢喜跑了一阵

一个负罪者剩下的时光只有羞愧

她低下头不为看路

只想躲开内心那个素净的爱人

组诗《更年期》原发于《诗刊》2014年1月号上半月刊“视点”栏目,获得刚刚颁发的2014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优秀作家贡献奖”。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 荣荣 诗歌 诗刊 诗人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