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上海生死劫》精彩段落摘录

2011年04月01日 14:54
来源:凤凰网读书综合 作者:郑念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中国人已得到一个经验,就是自己不假思索,仅照上级的指示办事,那么上级就会更相信他们、赏识他们。

◆“凡事总要往前看,不要往后看。财产并不重要。想想我那些古董,在属于我以前,不知被多少人拥有过,经历过多少战争和天灾人祸。我之所以能得到它,是因为有人失却了它。当它们为我所拥有时,我可以玩赏它们,现在,我失却了它们,就让别人去玩赏它们吧。人生本就是个过渡,财产并不是最重要的。”

◆这些红卫兵造反派在我眼前晃动着的身影,比丧失财产更让我难熬。他们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尚未开化的野蛮生物,我与他们没有什么可说的。

◆长期来,中国老百姓已学会了读报的唯一方法就是,细细领会它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他们除了注意公开的新闻外,也注意被封查的新闻。事实上,在中国,真正的新闻并不来自报纸,而来自民间传播的政治杂谈。老百姓常以含蓄的语言或各种手势来进行不指名道姓的杂谈,称之为“小道新闻”,意思这新闻不是公开来自政府方面的。

◆长久以来,中国人为了失却民族自尊而痛苦。那些从没有离开过故土、或与其他国家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尝尝把其他地区国家的人成为“鬼子”,认为他们是不开化的,有着迥然不同生活习惯的一种动物,称他们为“洋人”或“洋鬼子”。中国长期所形成的闭关自守,极大地加深了中国人夜郎自大之感。当邓小平向世界各国实行开放政策之后,立即博得一片颂扬之声。显然,洋人带来了大量资金到中国投资;还互相进行意识上的交流。中国人民在这种外来冲击下苏醒了。为此,他们觉得痛苦、羞愧、自责。他们为了争取真正的“文明”,开始对西方文化采取一种比较开明的态度。

◆在那些没有和极左分子较量过的人看来,我与他们这种持久不息的抗争,或许会认为是无用又无谓的。但事实上这些人骨子里都是欺软怕硬的。假如我任他们随心凌辱我,他们就会得寸进尺,我在看守所的度日,将会更不可设想。而且,我在审问室里所说的话,一字一语都录了音。我永远是个乐观主义者。我盼着有一天,会有一个公正的人来调查我的问题。那所有我说过的,可能都会协助他给我作出一个正确的结论。

◆整个文化革命中,造反派花了不少公家的钱四处外出“调查“阶级敌人的罪行,他们就利用这个机会游山玩水,寻亲探友,不少人故意拖延着出差期限,以便游遍各处的风景区。因为上海,是中国人最向往的购物城市,所以造反派都希望到上海来转转。

◆不论我在这里的遭遇如何,但当我面对告别上海这个事实时,我还是觉得十分伤感。中国人,都持有浓厚的乡恋,不论我们走得多远,离开多久,但最后总希望能倒在自己的故土上,所谓:“树高千丈,叶落归根”吧。不过,我已铁了心永不回来了。

——以上摘自程乃珊译本《上海生死劫》

◆“有人在高压之下无法在忍受下去,就被引诱写下了一些不真实的事情,哟过来满足审问者、解脱自己。一旦你开始交代,他们就要你承认更多的罪行,不管是不是虚假的,通过行使压力得到他们所有的。最后,这人就陷入了颠倒黑白的纷乱之中而不能自拔。我看到过这种情况。”

◆主管我居住地的警察,第一次不打招呼就闯进我的家门。警察在门前不理会老赵,就直接进入起居室,并在地毯上吐唾沫。我第一次看到了权势造成的无礼态度,以后,我认识到,党的下级官员往往用这种傲慢无礼的态度来掩饰自己的自卑感。

◆我想,凭借野蛮行为达到目的的人必然相信野蛮的力量。

◆“是的,你刚说过和外国人跳舞是不爱国,我可以通过和我的瑞士朋友跳舞使他不爱国,因为在他眼中我是外国人。如果通过简单的跳舞行为我能使其他人不爱国,不正是有用吗?从这点可看到这种可能性,即你可让我和全世界中国的敌人跳舞,让我使他们不爱国。那样,不用开一枪,他们都不爱国了。还有什么人能比这样做更有用?”

◆难道人的本性中确实具有破坏欲?文明的表层是非常浅薄的。在我们的人性下面潜伏着兽性。

◆“适应它,生活下去。只要你长寿,就能看到我们国家的变化。”

——以上摘自方耀光等译本《生死在上海》

[责任编辑:张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