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来新夏:我和中华书局是道义之交

2012年03月22日 20: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来新夏 著名历史学家

来新夏:中华(书局)有个副总是赵守俨,赵守俨大家都知道,学术界都知道,因为他是世家子弟,跟我又是同学,当然他是师弟。那么后来跟赵守俨很熟,所以跟中华开始有了交往,开始有了交往,我跟中华的第一项交往,最早的交往,是《林则徐集》。

原来是中华要出《林则徐全集》,后来没用“全”,用了“集”,集出了日记、奏稿、文牍这些东西,没出全,后来海峡(文艺出版社)出全了。他(中华书局)出这个书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在写《林则徐年谱》了,我从50年代一开始就写《林则徐年谱》,所以守俨就把《林则徐全集》的整个稿子给我运来了(要我审读)。

50年代末60年代初,让我审这些东西。这个审议方面,我提出了一些审议的意见,另一方面我也得到了好处,我把《林则徐年谱》初稿完成。我从1974(1970)年被下放,我在那儿(天津翟庄子)呆了四年,所以农业活儿我全会干,我已经达到赶大车的水平,套绳子赶大车的水平,所以我有一次我自己也自我解嘲,套着大车小车出去以后,我就站在车帮子上,挥着鞭子,我说很有像“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意思,乘战车,苦中作乐。1978(1974)年我回来,我在那乡下四年,恢复和写作了三部书,我恢复了《(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的(编纂)。我也重新编写了《林则徐年谱》,材料一大包。我下去东西都卖了,就是把书这些材料带下去。同时我在那儿写了一个《古典目录学》的初稿。回来以后,1978年以后不就是要甄别要什么的吗,我1978年回来以后不久就算落实了。那么这个时候,守俨说,你要是有东西,现在可以在中华帮你出版。我第一部拿到中华的书,是《古典目录学浅说》。那个时候(80年代初),我那个《(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已经成了,那个时候是初稿,第一稿,大概50多万字。守俨就跟我说,在中华(出版),可是中华有一些人好像说这个书有市场问题,正好那个时候守俨不知怎么回事,没在家。这个时候上海就来人把这个书拿走了。所以这个书的第1版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了以后,守俨就很懊恼,他说怎么阴错阳差你这个书就跑到上海去了。这个我在九十年那个(《中华书局成立九十周年纪念文集》)里头提到这件事。后来他就很懊恼就说,你如果有朝一日要增订,你必须在中华出。我说好。我承诺这件事,这是我跟我师弟早年的一个约定。后来我始终就是为了守俨这句话,我就许了愿努力做《知见录》,但是也可惜,他没看见,他死了。比较可惜,无论学问,无论为人,他还是值得怀念。这个《书目答问汇补》这件事,在你们中华也是个佳话。

因为你们中华当时有个地利,它下火车正好到中心区。103、104(公交车)都在你们门口有一站,所以我下了火车也不考虑干什么去,先上中华我常坐的地界,是崔文印的那个编辑室。他跟何英芳一屋,那么当时在那儿聊,聊呢当时我手头正弄两个书。一个我那次还带了《书目答问(汇补)》我个人的批校本,让他看看。啊,这个好啊,再加一点东西,这是好书啊。我说恐怕还得很费事,那我得全国各地跑。他说你这个事,我只要不死,即使退休,我也得当责编。

这30年的诺言,80年代90年代10年代,30来年的诺言,他当中还花了很多(精力),我不知道的事做了很多,我在前言里头谈到。这两个书的话呢,我就说我对得起守俨,算我完成了(诺言),我也对得起老崔。所以我觉得,我和中华应该说是道义之交,就是说在我还不得意的时候,在我困难的时候成果需要帮助的时候,中华还是比较主动的。

在中华百年之际,我应该说,中华也是扶持我成长。所以这两个书出来以后在社会上有相当的影响,我的电话都是这样的。他们在网上,都是给我加个顶字,顶什么,顶什么,我也不懂,后来我问一下,我说网上别人写个顶字是什么意思,他说那是最高的奖赏。

所以我这一次,天津一次出版会议上,我说编辑有两种,一种是(技巧性的)编辑,另外一种则是学者型的编辑。一种他就是编书、编文章,他不是学者,但是中华的编辑,基本上是学者型的。所以,一个出版商,他就是出版家,出版机构,这是两种,一种是出版家,一种是出版商。现在大部分出版社是出版商,你知道这个书多少钱啊,这个书怎么样啊,我就替你审审。但是,中华、商务这类的出版社,应该还是出版家的,它不纯粹是出版商,但是它不能不言商,因为人家要吃饭,但是它本身的作风,它对待学术对待稿件,等等这些作风,还是出版家的作风。

至于说是对于中华的期待,当然有所期待,我希望中华应该是能够作为中国出版行业的一个名片,能够讲得出去,因为我认为作为一个出版家的出版机构,它不是说,给你编编稿子,改一个错字,提点意见。而是什么呢?而是能够帮助作者,扶持作者,为作者探路,铺平道路,这才是真正合格的编辑。

来新夏简介:

来新夏,南开大学教授,著有《书目答问汇补》《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古典目录学》等。

来先生回顾了写作、出版《书目答问汇补》和《近三百年人物年谱知见录》的曲折,称与中华书局是道义之交,在他不得意的时候,是中华书局扶持他成长,希望中华书局为作者铺平道路,成为中国出版行业的一个名片。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来新夏 中华书局 访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