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裘锡圭:传统文化的“中华之光”

2012年03月22日 20: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裘锡圭 著名古文字学家

被采访人:裘锡圭 (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教授)

问:您觉得现在古籍整理和学术著作,尤其是古籍整理本身,还有古籍整理出版,包括相关的,与古籍特别密切的这部分学术著作的出版,一个是学术界的情况,还有出版界的情况,应该怎么样做得更好?

答:问题是这样,我感到中华书局还是起着很大的作用,从解放以后,“文化大革命”以后。你不要看现在,好像印古书的地方多了,有很长一段时期,主要就靠中华(书局)印,中华(书局)还能保证一定的质量,当然不是说质量没有问题。那么你看看,以前商务(印书馆),以前的旧中华(书局)质量也是有问题的,是不是?比如那个《四部备要》,我这个印象很深,就是王念孙的《广雅疏证》前面两个序,后面一页订错了,都有这样的情况。他当时说实话,好像《四部备要》没有错字,如果你们找出错字来他奖励多少。其实也是有错字,当然错字不是那么多,没有像商务(印书馆)那个《国学基本丛书》那么多,所以过去也不是没有问题。解放以后,应该说虽然有问题,还是做得不错,而且很长一个时期主要靠着中华(书局刊印古籍)。我刚才也讲了,当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一个制度,对于我们当时还是很有帮助,有些书当时买也买不起。那么以后说是要怎么做得更好,这个问题,我想这个还真是需要我们好好地坐下来,要想一想。当然中华(书局)出(书)的范围也还是很广,像近年来,出了好多现代学者的一些全集、文集之类的,而且很注意台湾,因为有一个时期,当时台湾的东西,根本也进不来,后来能够进来的,台湾的书也贵,买也不方便,好多一般人也看不到。中华书局像王叔岷,当然也有香港的严耕望,印了好多,这个我感到也是很有作用。其他的书局我看还没有这么大的气魄。所以像这些工作,不是中华做,就是现在,也不见得有人做。因为现在很多地方,它是唯利是图,古书它感到有利,不管这个书印滥了,它还在印。那么当然也有一些地方,也许是好一点,但是好像把关方面也还是不够严,这方面应该说,我感到对于中华(书局)是肯定的。我这回祝贺(中华书局百年华诞)的(题)字:“中华之光”,就有点这个意思。不能说是我们代表现在的那些新的东西,就是我们传统文化,这个是我们在这儿发了光,应该这样说。当然选题方面,我感到你们最近,选了现代学者,这个东西,这个还是很好,但是一定要严,我们不能说宁缺毋滥,至少要宁严毋宽,一宽你就没有标准了。

所以这个我感到,真正要做好,现在经营是重要,你也不能赔本,但是像这样的一种,真正是一种对学术方面是有一种追求,站得比较高,这种精神我们越来越少。包括比如我们出来的书,有时候质量不能保证,也还是由于这个原因,编辑尽可能就要快,这样对他收入有利,但是没有一个责任心。所以(编辑的)水平很重要,怎么提高他们很重要,最根本的还是个态度问题,你有了水平态度不对,也照样没有用,就是这个问题。这个标点(整理古籍)是很难的,我前一阵用到皮锡瑞《今文尚书考证》,就是你们那个像《十三经清人注疏》这套书,就出得很好。我就刚才说标点(整理古籍)难,当然这个书(《今文尚书考证》)现在老实说,我们也很少从头到尾翻,就是需要用的部分看。这个时间可能太多,标点出了错真是不应该的,前面一看是谁标点的,陈抗、盛冬铃,那他们水平应该说相当高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不是吴树平搞那个《史记》,我是搞《殷本纪》,陈抗看的,他就给我指出来了,《殷本纪》里的榖木的榖,一种树,跟五穀的穀字非常相近的,我就稿子上写了一个五穀的穀,他说你这个有问题,应该下面不是禾,是一个木,差一点点。我知道盛冬铃水平也不错,但是你看他们也有很不应该的标点错误。我就说明这个事情的难,不能够轻视。所以我是想能不能把这个质量再提高一步,尤其防止一些很不像话的错误,能够少一点,这个我感到这应该是一个方向。

裘锡圭简介:

裘锡圭,著名古文字学家,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教授。著有《古文字论集》《文字学概要》《古代文史研究新探》等。

裘先生回答怎样把古籍整理和学术著作的出版做得更好的问题,提出了许多批评,希望中华书局进一步提高古籍整理水平,对学术著作的把关要宁严毋宽,坚持对学术的追求精神,炳发传统文化的“中华之光”。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裘锡圭 中华书局 百年 凤凰网读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