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白鹿原》背后的人生

2012年03月03日 20:01
来源:中国周刊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近50万字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是作家陈忠实所有作品中,最为人所熟知的一部。但《白鹿原》给陈忠实带来的,也不是单纯的荣誉。

1997年12月19日,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公布,已经发表多年的《白鹿原》摘得桂冠。但与另外三部获奖长篇不同,这部小说后面特别标明了“修订本”三个字,一时间,引发了众多读者影影绰绰的联想。

第二年3月,曾经担任《白鹿原》终审编辑的何启治,专门就此撰写文章披露背后隐情:“《白鹿原》自面世以来,固然是好评如潮,深受各个层次读者的青睐,但确实也有不同意见,甚至有尖锐的责难。”

根据何启治的文章,《文艺报》1997年12月25日曾有报道,茅盾文学奖评委会对这部小说做出了如下修订意见,“作品中儒家文化的体现者朱先生这个人物关于政治斗争‘翻鏊子’的评说,以及与此有关的若干描写可能引出误解,应以适当的方式予以廓清。另外,一些与表现思想主题无关的较直露的性描写应加以删改。”在随后的评议过程中,评委会主持人打电话给陈忠实,向他传达了上面的修订意见。

“借作品再版的机会,陈忠实又一次躲到西安市郊一个安静的地方,平心静气地对书稿进行修订:一些与情节和人物性格刻画没多大关系的、较直露的性行为的描写被删去了,政治上可能引起误读的几个地方或者删除,或者加上了倾向性较鲜明的文字……”

尽管何启治在文中一再强调“牡丹终究是牡丹”,“修订过的《白鹿原》不过是去掉了枝叶上的一点瑕疵,而牡丹的华贵、价值和富丽却丝毫无损”,坊间还是有文学青年认为“陈忠实骨头软”。

2007年8月出版的《当代》杂志,曾以“老周对话小王”形式刊发《文坛往事》一文,里面就通过“小王”之口,批评陈忠实“为了一个茅盾文学奖就卑躬屈膝,与《白鹿原》里面体现的经典气质不符”。

对于这一段“公案”,作为当事人的陈忠实,并不太愿意敞开谈。他先是跟记者态度平和、一五一十地解释“翻鏊子”说法的来龙去脉;接着很自然地过渡到自己的观点,并且反复强调“文中人物的观点并不代表作家本人的立场”,“朱先生并不是陈忠实”,越到后来,语速越快,语调越高。最后说到有关“骨头软”的问题时,明显地带有怒气在里边。

记者问他,当初在做那些修改的时候,是不是心里并不太情愿?陈忠实答,“不能这样说,不情愿怎么可能接受人家意见呢?调整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不接受是不可能作调整的。”

被改变的文学路

“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在《白鹿原》的扉页上,陈忠实引用了巴尔扎克的这句话。他出生的地方,也叫白鹿原。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故事,后来被陈忠实经过酝酿,写入了小说。

1942年,陈忠实在那里出生,夏日三伏的燥热天气,让他刚出生全身就起满了痱子,小嘴唇也暴起了燎泡。后来,母亲常把这个与他遭遇的坎坷联系起来,“你落生的时辰太焦躁了,那天能遇着下雨就好了。”

文学成了他的雨。在哥哥陈忠德眼里,陈忠实很早就显示出了文字上的天赋,大约是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陈忠实读到赵树理的小说《田寡妇看瓜》,也仿照着写了篇《桃源风波》,语文老师给了他一个比满分还要高的评价。

正当一个文学青年的瑰丽梦想刚刚开启的时候,“文化大革命”来临了。

看到古今中外甚至包括新中国成立后的文艺作品全都被拿来当做“毒草”来批判,甚至一些人的日记也被翻出来,捕风捉影地查找里面的“反动言论”。被抽调到公社新成立的各级革命委员会“搞运动”的陈忠实,赶紧趁一个周末返回老家,把厚厚的一摞日记一页一页撕下来,拿到茅房里烧了。

尽管如此,陈忠实还是没能逃脱厄运,一帮“红卫兵”小将从他的几篇作品

陈忠实

由王全安执导,集结了张丰毅、张雨绮、段奕宏等九位中青代演技派的民族史诗巨制《白鹿原》目前正在热拍中。近日原著作者、著名作家陈忠实前往拍摄现场探班,对电影《白鹿原》的布景和演员服装造型大加赞赏,并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了他与《白鹿原》的幕后故事。

[责任编辑:马俊茂] 标签:白鹿原 1986年 非文学因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