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从一封七十多年的跨洋书信谈起

2012年05月08日 09:45
来源:福建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写在父亲郭虚中百年诞辰前

郭天沅

今年夏季,将是我的父亲郭虚中诞辰一百周年。他于1912年农历5月出生在福安一个经营坦洋工夫茶的商人之家,而自1971年逝世至今也已40余年。这个久违了的名字,前些时候又出现在一部题为《青木正儿家藏中国近代名人尺牍》的书中。该书由日本金城学院大学教授、文学博士张小钢编注,2011年7月由中国大象出版社出版。

青木正儿对于中国学术界来说并不陌生,他是日本近代极负盛名的汉学家,在中国文学研究上作出过重要贡献。这部中国近代名人尺牍,共收录影印了胡适鲁迅、周作人、马廉致、王古鲁、赵景深、卢冀野、傅芸子、傅惜华、郭希隗、郭虚中、钱南扬、梁绳祎、吴雪、欧阳予倩等15人致青木正儿的信札原稿。其中,郭虚中的一封信写于1936年。意外地获阅父亲年轻时的书信墨迹,我既惊喜又感慨,没想到75年后,这些书信墨迹能作为中日学者论学交流以至中国文学研究方面的珍贵史料公之于世。

就在龙年春节过后,我又收到以上尺牍编者从日本寄来的2007年秋季《名古屋大学青木文库特别展图录》,这是一册迟到的展示青木正儿研究中国文学成果的资料汇编。该图录专门介绍了郭虚中译述青木名著《中国文学发凡》的情况,亦附图两帧。一帧是父亲送给青木的《中国文学发凡》,1936年商务版译本扉页照片,见页中左上端题有“青木正儿先生正译,译者拜赠,一九三七·二·七”的字样;另一帧是上述父亲写给青木的信件照片。看到这些,才知道父亲的名字和这段经历,其实5年前就已被日本学术界重现。那本赠书现收藏在名古屋大学1965年建立的青木文库中,而这封书信原件一直为青木后人所珍藏。

关于书信内容,主要是对之前青木就《中国文学发凡》译本事宜的来信和所寄书序,予以回复并表示谢意,借此顺带且简要地谈及有关中国文学的一些现象或问题、青木的成就与影响等。

书信虽只有月日而未署年份,但查《中国文学发凡》译本为1936年10月商务印书馆出版,再阅书前青木序言也是写于这一年(昭和11年)的7月,故可断定此信系1936年7月25日所写。

信中所述“兼拜大序之贶”,指青木应译者请求为《中国文学发凡》译本撰序,而“承示误刊两则”,乃是青木前信对此书两处错误提出刊正意见,译者表示“已转达商务印书馆更正”。通过青木的序言,读者可从中了解到这本著作的译介由来:“复旦大学赵教授景深以所著数本见赠,余酬以拙作《中国文学思想史》、《中国文学概论》二书。其友汪君馥泉与门下郭君虚中皆曾游我国,甚熟日文,见而可之。汪君取《思想史》翻译,郭君乃译《概论》,易名《发凡》。余既为汪君作叙,郭君亦请为叙。”赵景深是父亲的业师,与青木关系致密,当时还写信向青木介绍:“郭虚中前在中国公学大学部随我读书,现曾从盐谷温读中国文学研究科于东京帝国大学。除兄之大著外,尚译有中村不折等之《中国绘画史》,又《中国书法史》及《中国经学史》。”青木的《中国文学发凡》日文原著,1935年撰成并出版,中译稿实际上也在同年告竣,见书中《译者赘言》是1936年1月写于东京,表明此前已基本完成译稿。那时译者郭虚中尚留学日本,为东京帝大研究生,其师盐谷温同样是非常著名的汉学家。《译者赘言》称青木“此书是著者去年(指1935年)才写成的新作,字数虽然不多,但内容却很充实,关于各方面都有周到而中肯的叙述。”并且还提到著者作为日本的中国文学专家,尤以研究戏曲成就非凡,“所以此书对戏曲一门有更精到的分析”。若论其价值与特点,这便是很显著的一项。关于首末两章的“语学”和“评论学”,译者联系当时的情形,认为“我们近来所有的《文学概论》等一类书,似乎还很少及到这方面”。因此,这也是此书在那个时代的优胜之处。不过青木本人在书序中却表现了令人感佩的谦逊态度,“余以异邦人论中国文学,固不免管蠡之见,唯中若有一二可采,而他山之石,能为攻玉之用,庶几不负郭君迻译之意乎”。

如今父亲致青木正儿的书信和《中国文学发凡》译著,已是日渐远去的往事旧物,但终究没有被历史所淹埋,包括另外几种早年著述也一直受世人关注。比如同是留日期间撰著的《白居易评传》,正中书局以“国学丛刊”本,在1936年至1947年间出过宁、沪、渝三版,直至近年仍为研究唐代诗人的重要书目。193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文学研究法》及正中书局出版的《中国绘画史》两种译著,也具有相当的影响。前一种是日本文学理论家丸山学的力作,自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末,台湾商务印书馆约十次重印这本译著,同时还被台湾高校列为文学专业的参考书;后一种是精通中国书画艺术的专家中村不折与小鹿青云的合著,中文本扉页书名由译者尊师蔡元培题写。书前的《译者赘言》一文,曾于1992年编入《诸家中国美术史著选汇》,后来成为中国美术史界频繁征引的名篇。

逝者长已矣,遗文终未泯。一封陈年书信,引出了围绕一本书所发生的故事,那是一位青年学人自身的一段经历,也可以说是文学史上留下的一则记录,而且还是中日文化交流的点滴见证。当初父亲译介青木著作和写给青木此信时,年方23,现已百岁冥诞在即。为了纪念他,中华书局据其生前手稿,出版《展怀史通批校》线装本五册。古语说睹物思人,凭借上述公开刊行的书信与书稿墨迹,也许能让曾经认识和知道他的人们,重新勾起一些追怀或绎思。

链接>>>

郭虚中(1912—1971),字展怀,福建福安人。毕业于上海东亚大学国文科、中国公学文史系,并留学日本,为东京帝国大学文科研究生。曾任商务印书馆编辑,国立暨南大学、浙江英士大学教授。后回闽执教过早期福州大学、福建师院。

标签:青木 书信 发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