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沈从文:苦辣酸甜皆是泪(图)

2012年12月27日 11:08
来源:天天新报(原新闻午报)

沈从文:苦辣酸甜皆是泪

沈从文与张兆和

《浪漫沈从文》是作家高维生所著的沈从文评传。书中记述了沈从文的人生、作品、性格、命运,是对沈从文浪漫人生的感悟和致敬。高维生感性的文字和奔涌的想象,让读者认识了另一个沈从文。本版摘选的文字,记述了沈从文人生中的几度落泪。这位文坛大家的真性情,于此可见一班。

日本受降令他喜极而泣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沈从文一家居住在昆明呈贡的乡下,被敲响的搪瓷盆子震醒,加拿大老人彼得满村子奔跑,把喜悦传递给饱受战争灾难的乡村。一声声撼耳的敲击声,撕裂夜的安宁。破碎的瓷盆震动沈从文的心灵,他永远不会忘记。

放下笔,抬头向窗外望去,天色放亮,新的一天如期降临。在澄澈的空气中推开门,沈从文离开了家,向着滇池的方向走去。

清晨大地,微风轻送着让人抑制不住的兴奋。阳光下的野花,似乎开得和往日不同。叶脉上滚动的露珠,处子一般纯美,沈从文流泪了。这不是个人的小资伤感,而是大爱和大恨。一个民族经历了8年艰苦卓绝的战斗,终于把侵略者赶出了家门。

9月9日,是沈从文和张兆和的结婚纪念日。报上刊登消息说,日军这天在南京举行了受降仪式。两件大喜事一起来了,就像中国传统的双喜字,喜上加喜。对于情感丰富的沈从文来说,又怎能在睡眠中度过这不平静的夜呢?

面对滇池,阳光在水波中欢快地跳跃,群峰在雾气中时隐时现。大自然清洗了淤积的痛苦,一缕雾岚,一朵阳光,扑面的风儿,把沈从文牵往远方。眼前流动着逃难的日子,在天津,在烟台,在济南,在武汉,在常德,在昆明,饥寒交迫的人们,在逃难的路上,生离死别。大好河山沉沦在战火硝烟的背景里,沈从文记住的情景,是不可愈合的伤口,不是文字所能录下的。想起了家乡,想起亲人,沈从文的眼泪流了出来。

几天前,沈从文已邀约了几个在昆明的朋友,来乡下相聚,一则酬答夫人十余来年操持家务的劳累,一则庆贺战争的胜利结束。前一天夜里,他又写成了一篇题为《主妇》的小说,作为送给张兆和的礼物。9年前,在结婚3周年的时候,他也曾以同样方式,写过一篇同题小说,送给张兆和作纪念。

天亮的时候,沈从文已经搁下了手中的笔,但他的心态和9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时间改变了人的年龄,经历过的种种,使他的人生有了沧桑的味道。而印在沈从文眼里的,仍是大地深处的地方湘西的山山水水。

感激郁达夫雪中送炭

沈从文曾面对过数次生死场景。但他还算幸运,在北京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曾给几位作家写信,诉说自己遭遇的艰难境况。郁达夫当时正在北大担任讲师,沈从文也给他写信了。

接信后,郁达夫冒着大雪,在寒冷的冬夜,来探望沈从文。推开那间“窄而霉小斋”的房门,郁达夫发现屋内没有火炉。沈从文穿着两件夹衣,用棉被裹着两条腿,正坐在桌前,用冻得红肿的手提笔写作。

听见门响,沈从文回过头来,见是一位年约30岁的年轻人,身体瘦削,面庞清癯,下巴略尖,正眯缝着双眼,站在门边。

“找谁?”

“请问,沈从文先生住在哪儿?”

“我就是。”

“哎呀,你就是沈从文……你原来个头这样小。我是郁达夫,我看过你的文章……要好好写下去。”

默默地听着沈从文倾诉自己来北京的打算和目前的处境,郁达夫感到脊梁一阵阵发冷。公寓大厨房里,正传来炒菜打锅的声音。

“你吃包饭?”郁达夫问。

“不。”

瞧瞧沈从文的神色,郁达夫明白了一切。他站起身来,将脖子上一条淡灰色的羊毛围巾摘下,掸去上面的雪花,披到沈从文的身上。然后邀沈从文一道出去,在附近一家小餐馆吃了一顿饭。结账时,共花去一块七毛多钱。郁达夫拿出五块钱会了账,将找回的三块多钱全给了沈从文。一回到住处,沈从文禁不住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沈从文生活困窘,袋中无钱,郁达夫小小的帮助可就是救命啊。沈从文的哭声,从胸膛中爆发出来,如同呐喊伴着冬夜,向人生宣战,向黑夜宣战。饥饿和寒冷、贫穷和艰苦,虽然会使人的肌体遭受磨难,却也让人坚定了信心。

[责任编辑:马俊茂] 标签:郁达夫 主妇 浪漫沈从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