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追寻故园:十年朝圣路

2013年01月06日 15:12
来源:京报网

看到王以培,觉得他将随时远行。身材高大,背着双肩包,走起路来健步如飞;沿途采撷,意兴盎然。无论到哪里,他都会带着一个羊皮壳的小本子。那里是古镇的手记:有始龀儿童幼稚的字迹,有耄耋老人颤抖的笔墨。那更是古镇的随想录,记录了他游访长江古镇的所观所感,点点滴滴。十余年,他在古镇间游访,一刻不止。

读到王以培,觉得他又从未离开。十年游走心系故园,他没有停止脚步,但似乎又从未走远。他始终身系大地,始终没有离开长江——这支维系古今的文化命脉,始终没有离开心灵——这处始终纯洁与忠诚的所在。

在这套《长江边的古镇》之一《江有汜》中,王以培写道:“我只想这么一直走下去,不想在哪儿下船,又想在每一站都下去看看。”这是个融进滔滔江流的生命,这是个化入文化长河的灵魂。他庆幸自己喝长江水长大,获得洁净的灵魂。冥冥之中,一种力量牵引着他,沿江而行,寻访古迹。或许,是自己在江边丢失了什么;或许,他想提醒古镇的人,不要丢了什么东西。于是,就这样走走停停;白天寻访,晚上写字,与江风一起度过几万个日日夜夜。

早些年,王以培曾游历欧洲各国。一日,他来到意大利庞贝古城,在维苏威火山下,他似乎窥见当年古城的煊赫盛象。恍然间,他顿悟觉醒:这里曾被火山掩埋;我的故园,长江三峡的古镇家园,也即将被上涨的江水淹没。生于南京的王以培,胸中的长江血脉瞬间奔涌起来:我必须回去,记录现实、历史,为民族做一点贡献。2001年,王以培归国。这十余年,他再没有去别处,只在长江边上朝圣,并记录长江的每一次奔流,每一声咆哮。他把这千年古镇,称作“家里”。

十余年,他从鱼嘴到木洞,从万州到新田,从白水溪到白帝城,一直没有停歇,走得满面风尘。他与渔民们一起登船,与乡亲们一起睡棚屋。他熟悉古镇的每一个角落,没有落下任何一个音符,甚至清晰地听闻到,日夜驱驰的长江,在夜凉如水的小镇上,一丝丝的呜咽。白天,他与古镇人们同行;晚上,就独自记录古镇的点点滴滴,与古镇夜谈,与心中的故园,心中的理想,促膝而谈,仿若如邻。

不仅足迹遍布三峡的几十个古镇,关怀故园的心灵,也留在镇上,每一个有知的生命间、无语的灵魂里。见到王以培时,他刚刚从三峡回来,发须依稀还挟裹着穿越千年古镇的风尘。他把长江古镇称为“圣地”,而自己,则是常年朝拜的圣徒。因为所谓“圣地”,就是信仰的依托,心灵的归属,永恒的故乡;而在长江岸边,那些沉入江底的家园,古镇村落,烟雨楼台,亲人墓地,正是王以培毕生所求的圣地、信仰和根基。他为找到这块圣地而深感幸运。

尽管写了十二年,王以培并不以此自足。记录古镇,思接千载,寻找家园,追回信仰,似乎已经融入他的生命,流进他的血液。“想记录淹没区的历史文化,十二年实在太匆忙,太短暂;但相对于我个人而言,还是卓有成效的,它帮助我找回了失去的信仰,心灵的家园。”

王以培的笔触是出离忧郁的,甚至是敏感而又焦虑的。故园已逝,他无法掩饰心中的留恋和忧伤。古镇的人们,未来何去何从?抹去了古镇的长江,千年文明又将奔向何方?长江在日日常新,长江又将日日坚守。

王国维谈作词,境界一说颇受称道:“诗人对宇宙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入乎其内,故能观之;出乎其外,故能写之。而眼下这套《长江边的古镇》,王以培走访长江古镇十余年,观之思之,访之念之,心血之作。他徒步丈量千年古镇的历史坐标,生意盎然。他身在古镇,心系故园,理想的高致,也穿越风雨。而不管是入乎宇宙人生之内,还是出乎宇宙人生之外,最终都是为了融入宇宙,回归人生。王以培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与长江命脉相依相存的人和物,离开长江命脉,寻找发展的人,最终还是要回归。”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长江边的古镇》 王以培著

漓江出版社出版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