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母女对话”里,全是爱的表达

2013年02月08日 07:16
来源:解放日报

母亲(左三)为叶蓉(左二)颁奖。

今年,主持人叶蓉第二次荣获上海“名播音员主持人”称号。在颁奖典礼上,叶蓉从母亲手里接过沉甸甸的奖杯,泪水随之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对母女之间有着怎样耐人寻味的故事?叶蓉为《解放周末》撰写此文,深情讲述陪伴她成长每一步的“母女对话”。

那一天,正是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2012“名、优、新播音员主持人”的颁奖盛典。当母亲手捧奖杯,从舞台正中的台阶上一步一步地走下,我突然眼前一片模糊……主持人陈蓉说:“叶蓉哭了。 ”她看见了我眼中的泪光。我急忙掩饰道:“我妈妈膝关节有伤,我怕……”曹可凡热情地宽慰我:“没事,有我们呢! ”

当陈蓉要我发表获奖感言时,我脱口而出:“和妈妈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这是第二次……”我感恩命运之神的眷顾,时隔25年,又让我和妈妈站在了同一个舞台,重新回味当年“母女对话”那美好而温馨的时刻。

25年前,妈妈引领着我走上舞台,我们母女俩惊喜地捧回了“成都市首届家庭文艺电视大奖赛”的第一名。那时,我还是一名16岁的中学生,我和母亲参赛的节目就叫《母女的对话》。

母亲的朗诵从王蒙先生的诗作《不老》开始——

“三十岁的人觉得四十岁的人老了,

四十岁的人觉得五十岁的人很老啊,

五十岁的人觉得六十岁的人在老着,

六十岁的人觉得七十岁的人真老了!

四十岁的人觉得三十岁的人年轻;

五十岁的人觉得四十岁的人还小;

六十岁的人觉得五十岁的人风华正茂;

八十岁的人觉得七十岁的人不算老。

谁又能不老呢?

我的女儿明天过十七岁生日,她说:

我都老了,已经失去了十六、十五、十四,

留下了一串串跳皮筋、戴红领巾的日子。

所有的先人都羡慕我们年轻,

地球和月亮觉得我们幼小,

人类本来就年轻,

活着便是年轻,

留下那青春的、鲜活和记忆,

追求,奔跑! ”

我朗诵的小诗叫《我十六岁》,还记得有几句是这样的——

“我,十六岁,

四岁的娃娃管我叫阿姨,

四十岁的阿姨管我叫娃娃,

老师说,你不稳重,像夏天一样狂热急躁,

同学说,你有激情……

妈妈说:不,你就是你,

既是春夏也是秋冬,

因为你十六岁,

才有这样彩色的性格。

呵!我知道了,

十六岁,只属于我一次。

……”

当我写到这里,突然发觉,这样的“母女对话”其实是一种生命的互动和精神的互通,是一种尊重与平等,是一种引领和培育,并且在我的成长经历中一直延续着。

颁奖典礼上,妈妈在送给我的贺卡里写道:“我陪伴并见证了你近20年来专业的成长与事业的发展……”而我从18岁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就远离了家乡和父母,这种陪伴与见证,通过的就是“母女对话”。

我大学毕业刚到上海时,担任《东视财经》节目的主播。我当时非常困惑,我这个连存款取款都不在行的女孩子怎么说财经?妈妈说:“学啊! ”

当我把曹可凡邀请我唱京剧、我自己完全没底的事告诉妈妈时,她说:“学啊! ”并似乎不经意地加上一句,“我年轻时也唱过京剧。”这让我一下子没来由地多了份自信。

当我已担任上海卫视首席主播,有机会可以进行财经人物访谈时,想成功,又怕失败,畏难情绪开始滋生。妈妈知道后,在电话里对我说:“学习,只有学习。你必须要去了解访谈对象的人生经历、行业和经验背景;要懂得倾听,真诚地与人沟通、交流。我相信你会成功的! ”于是,大量对访谈对象背景材料的阅读,以及更多通识性知识的掌握,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

新闻主播、节目访谈,双重的工作负荷与心理压力,让我有些不堪。还要去读硕士研究生吗?我有些犹豫。这一次妈妈对我说:一定要充电,要不断充实自己。她还提醒我,她在职读北师大的研究生课程时,已经54岁了。

去年,我荣获了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首届“名播音员主持人”的殊荣,今年我不准备申报参评了,爸妈都说:“行。”而当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鼓励我参评时,妈妈又对我说:“那就顺其自然吧……”

一次次对话,像一剂剂心灵鸡汤,滋养着我。亲情与幸福,牵引着我举步迈进,熨帖着我的事业与生活。

颁奖典礼上,我在获奖感言里说:“妈妈希望我认真工作,快乐生活,陪伴孩子健康成长。如今,我更深切地感受到这是一种态度、一份责任,更是一种需要自己不断学习与逐步具备的能力。”我身旁的妈妈则说:“我和女儿是母女关系,也是朋友关系,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她还说:“现在,不是我教她,而是向她学习。 ”

在母女的对话中,偶尔,我也会由“配角”客串一下“主角”。

妈妈在临近退休年龄时,受上级委派,去成都高新区创办一所全新的学校,她有些迟疑与犹豫。我对妈妈说:“你热爱教育事业,有些年轻时的梦想肯定想去实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我们支持你。 ”在办学的过程中,妈妈也难免遇到各种困难和麻烦,也会纠结于心。于是我对妈妈说:“你需要放松心情,你的健康最重要……”

在我的理解中,不管工作、生活,还是社会或家庭,心灵相通的“对话”往往能提供一个宽松的心境,能带来一种情绪的释放,能打开一道思想的闸门,能给予一些相互的启发,能酿造一份生命的幸福。

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师范院校教师,正是在数十年“对话”的氛围中,爸爸从一名美术教师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妈妈从一名普通的教育心理学教师成为四川省特级教师,并有幸荣登成都市首届公众评选的 “十大教坛明星”榜首。在我看来,这都或多或少得益于我们家庭成员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和“用爱浸润的对话”。如今,这种“对话”的氛围,也感染了我和弟弟,我们也常常通过这种“对话”,给予彼此鼓励,从中受益匪浅。

“母女对话”,是我与母亲之间爱的表达。这种“对话”启发了我对母女关系亲情之外两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之间“相辅相成”、“和而不同”的意义认知与思索。如今,我也开始了与女儿的“对话”……

我会记住妈妈在颁奖典礼上对我说的话:“对孩子的要求要严格,严而有格,把握好度,拿捏好分寸……”我也将以此审视自己,努力做一个好母亲,当好孩子的妈妈、老师和引路人。

(作者系上海广播电视台电视新闻中心首席主持人)

标签:对话 母女 表达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