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胡适浅薄

2012年03月28日 11: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今天大部分做学问的人都会说胡适其实很浅薄,其实这个所谓他很浅薄的讲法,早在当年就已经很多人说过。为什么说他浅薄呢?首先第一我们知道他的老师杜威教授,杜威先生发创的这一套美国版本的或者美国非常本土化的哲学流派,pragmatism,当时他叫实验主义,今天一般叫实用主义,这个名字一翻译,你就觉得这个好像学问思想拿来讲实用,这本身就好像很肤浅,这叫顾名思义。
   
    第二,就是因为大家觉得胡适当年不喜欢跟人高谈一些比较深奥的玄理,喜欢谈一些很浅薄、表面的一些方法问题,概念理清问题,于是也让大家觉得这好像不符合年轻学人有时候觉得谈问题必得要谈出深度,那样那种倾向。比如说你要喜欢有深度的学问,你应该去谈存在主义,去谈海德格,去谈现象学。但是你讲美国实用主义就好像怎么看起来都觉得不大对味,好像没有什么兴味,不够深奥。的确,胡适当年就常被人批评,其中一点就是围绕他总叫人少一些主义,那个时候流行讲各种各样的主义,无政府主义。但是胡适全部都不以为然。
   
    我们看看在这本他的选集《容忍与自由》胡适读本里面,有一篇非常经典的文章,叫“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他怎么讲呢,你可以看到他完全受了杜威的影响,他说凡是“主义”当然这里面讲的主义,今天看来我们要了解这些文章都不是严格的学术论文,所以其实他虽然身体很强调谈论问题要界定概念,要界定的清清楚楚。比如说他不喜欢人家,像他的同辈梁漱溟讲,一谈东西文明就好像能够说到东方文明重精神,西方文明重物质。他认为这样的讲法太粗糟、太简单,缺乏一些很严格的推敲。当然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很多人这么讲,但胡适当年看来是觉得不行的。
   
    尽管他这方面要求很严格,但是他写这种小文章也跟难说完全令人满意,或者达到他自己定下的这个高标准。比如说我们看他说凡是主义是什么?回到这里,他说凡“主义”都是应时势而起的。某个社会到了某个时代,受了某种影响,呈现某种不满意的现状,于是有一些有心人观察这些现象,想出某种救济的法子,这就是“主义”的原起了。
   
    那么今天中国有这么多的问题,于是大家想到用这么多的“主义”来观察似乎也很对了。然而胡适说,现在中国,他讲的是当年,应该赶紧解决的问题,真的多得很,从人力车夫的生计问题,到大总统的权限问题,从卖淫问题,到卖官、卖国问题,从解散安福部问题,到加入国际联盟问题,从女子解放问题到男子解放问题,哪一个不是火烧眉毛的紧急问题呢。我们不研究人力车夫的生计,却是高谈社会主义,不研究女子如何解放,家庭制度如何救正,却是高谈公妻主义和自由恋爱,这样子我们说总在谈这叫做根本解决,在他看来这只是自欺欺人的话。
   
    他这样的一个态度包括在做学问上也看得到,比如说他另外一篇文章《新思潮的意义》,他回顾五四新思潮是什么呢?他这上头他说道,新思潮主要就两个趋势,一个是讨论种种文学、宗教、政治、社会问题;第二就是介绍西洋的新思想。前者是研究问题,后者是输入学理。然后他又再次强调为什么要研究问题呢?这一点恰好就点到了为什么胡适那一代人能够成为时代弄潮儿的原因,是因为当时那个社会背景,你真可以说是就算没有胡适,也要出一个胡适。
   
    比如他就说到,我们的社会现在正当根本动摇的时代,有许多风俗制度,向来不发生问题,现在不能够因为适应时势的需要,不能使人满意,渐渐变成困难的问题。于是,研究问题就变成很必要的事。这就是他一辈子都在强调的东西,包括做学问也是。
   
    研究问题该用什么方法呢?他总是在提倡各样的方法,其中最重要的方法当然就是他的老师杜威的方法,这杜威的方法里面也有一些他本人的诠释跟原创,但是我们还是回来看看,他讲到《杜威先生与中国》这篇文章的时候,他特别提出了杜威的实验主义可以分两部分,一个叫做历史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制度跟学说不是看成抽空于社会时代背景,而是要放到他的时代之中,看看他前面接的是什么,然后再看看他后来引起了什么样的后果来评判他。
   
    第二,要注意实验的方法,就是从具体的事实与境地下手,一切学说理想都只是待证的假设,而非天经地义,一切学说与理想都需要用实行来实验过。然后他讲了一句话,说后来毛泽东也讲,邓小平讲的更有名的,实验是真理的唯一试金石。从这个角度来看,没想到后来的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居然受了他们当年批判非常猛烈的胡适的影响。
   
    我们还可以再看到他另外一篇文章,他介绍了不起的剧作家易卜生到中国,他那一代人,胡适跟鲁迅都很推崇易卜生,易卜生也对中国的戏剧跟文学有很大的影响。他在这篇《易卜生主义》里面他说到,易卜生他的创作,他对这个社会,对人生看到的都是像病一样。他就像个医生,看到一个病人。他开了很多脉案,却不肯轻易开药方,他知道人类社会是极其复杂的组织,有种种绝不相同的境地,有种种绝不相同的情形。社会的病种类繁杂,绝不是什么包医百病的药方所能治得好的。因此他只好开了脉案,说出病情,让病人个人自己去寻医病的药方。
   
    因为他总是有这样的观点,所以大家就觉得他不够深刻,或者是不够系统,不够全盘,他从来没有一种关于怎么样救国,怎么样解决中国问题的一个系统的、全方位的方案,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很多人认为胡适版本的自由主义的魅力不如马克思主义的原因,因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能够好像解释历史规律,社会所有现象一个庞大的理论系统,但是胡适不相信这一套,因此胡适他认为对社会的改革也就变成是这样,比如说非个人主义的新生活,他说社会是种种势力造成的,改造社会需要改造社会的种种势力,这种改造一定是零碎的改造,一点一滴的改造,一尺一步的改造。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开卷八分钟 梁文道 胡适 容忍与自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