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消逝的燕京,大学的灵魂

2012年05月21日 09:5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今天还知道燕京大学的人并不多了,但是其实你想知道燕京大学是个什么样的学校,你随时可以发现它,那就很简单,你到今天的北大,现在北大的校址原来就是燕京大学的校址,是在后来院系调整的时候,北大才搬到这个地方来。而现在我们看到北大未名湖,那些我们大家都很喜欢的漂亮的校园建筑,其实那些老东西过去是属于燕京大学,也就是说燕京大学是在历史中被吞、消逝掉的一个老大学。

而这样的一个大学,直到今天,据说在某些北大人跟燕大人心目中,仍然存在着情谊结,就有些过去燕大出来的老师或者学生在北大里面,会让北大人觉得他们有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而北大人看了也很不爽,有时候是不大想提燕大的事,你要查燕大的校史档案,还要经过现在北大的校领导来同意才能够让你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说你都觉得燕京大学是个很神秘的大学,我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本书,叫《消逝的燕京》,是著名的民间史学家陈远,也是一个资深的传媒人,他做一系列的口述史研究,做得非常扎实,这是他其中一本非常小的书,但是我觉得非常非常好看。

在这本书里面,他就先讲到,燕京大学存在时间只有短短33年,也就是1919到1952,但却创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两个奇迹,奇迹之一是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烂摊子”,一跃成为中国乃至国际知名的一流综合性大学;奇迹之二是不长的时间内,为中国各领域培育了不少顶尖人物,在两院院士当中,燕大学生多达52人;1979年,邓小平访美,21人的代表团就包含了7个燕京人。那么燕京大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学,要谈它当然不能够不说,它的非常重要的灵魂人物,也就是大概很多中国人都熟悉的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我不知道现在中学教科书怎么教,小学教科书怎么教,反正以前大概我这岁数的,在大陆成长的人都会看过毛泽东当年怎么样写信告别司徒雷登,怎么样批评他。所以我们印象中的司徒雷登就是一个美国的传教士,来到中国做最后一任当时的国民政府时期驻华大使,后来轰走了,跑了,这些美国佬、西方的帝国主义的走狗也就该走了。

但是其实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首先他是1876年出生在中国杭州的,也就是说,他家起码是两代的传教士,他爸那一代就已经是传教士,他从小就在美国传教士家庭中长大,后来他又回到美国念过书,又回到中国来继续传教士业,同时办教育,那时候在南京有金陵神学院,那么办教育办得相当起劲的时候,忽然被叫去准备接手燕京大学。

那个时候燕京大学是另外两家教会学校合起来的,情况非常不妙,又没有钱,“烂”得一塌糊涂,那怎么办呢?我们昨天、前天还介绍过,清华大学当时被认为是比较有钱的学校,对不对?他有庚子赔款做后备,虽然也不能说是太有钱,因为那个钱是按月那么供给的。燕京大学一开头就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是我们看看燕京大学初创时期,司徒雷登就请到了很重要的名士了,洪业、刘廷芳。到了后来,又来了一大批人,比如说有顾随、容庚、郭绍虞、俞平伯、周作人、郑振铎、陈垣、邓文如、顾颉刚、张东荪、还有雷洁琼、冰心、费孝通、王钟翰、侯仁之都是那个时候的学生。

而真正让燕京大学挤身世界一流大学地位的是哈佛燕京学社的建立,这个学社到现在还存在,中国的学术界对它也熟悉,因为很多人现在去哈佛交流都跟它发生点关系的。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呢?是美国当年一个铝业大王霍尔有一笔巨额遗产,捐出来当教育基金,声明其中一部分研究中国文化,让一个美国大学和一个中国大学联合组成机构,这就是所谓哈佛燕京学社。

当时的燕京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居然能够透过司徒雷登种种的操作,办学理想、计划得到了他的垂青,能够跟世界一流的哈佛并肩,哎呀,多高兴,他非常高兴。他当时说承蒙哈佛当局欣然允诺,将他们那所大学的美好名字同:中国一个小小教会学校联在一起,实在令人感激。陈远就说了,我们可以注意到司徒雷登在哈佛燕京学社成立之后说的那句话,在说那句话的时候,他完全是一个中国人自居,并且为此感到欣喜。事实上正是如此,他不仅把燕京看成自己毕生的事业,更把它看成是中国事业的一部分,认同它是中国人的大学。

他对这个大学的影响实在是太深了,这里面,只讲一个小例子大家就能够了解到,1934年,就我们前两天也说了,1934年的时候,北京全国各地的学运风起云涌,为什么?就抗议那个时候的蒋介石,光顾着跟共产党打内仗,对日本反而不抵抗,学生们很愤怒。当时北平的学生也纷纷南下请愿示威,而燕大这个学校,虽然是个教会办出来的私立大学,但是在搞学运上面一向不落人后,事实上他还是北京各个大学里面共产党、地下党最活跃的大学之一。当时这些学生也来南京,学校无法解决,联电催促正在美国募捐的司徒雷登返华解决问题。而那个时候,他返校当日,正好碰上了南下请愿的学生北上返校,师生在校门口碰上了,学生们不知道如何面对校长,怕校长责备他们荒废学业,然后当天就召开了一个学校大会。

这个学校大会司徒雷登上来,看着底下这帮示威回来的学生,不晓得该怎么挨骂,司徒雷登先沉默了两三分钟,然后说,我在上海下船,一登岸首先问来接我的人,我们燕京的学生可来南京示威请愿了吗?他们回答我说燕京学生大部分都来了,是大部分都来了,我听了之后才放下了心,如果燕京学生没有来请愿,那就说明我教育几十年就完全失败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