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黄宗智《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二)

2012年10月09日 15:3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0月4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道文:昨天我们跟大家提到了传统中国的社会里面,人口非常多,于是就业不主,就很多人失业,那失业意味什么呢?就无地可耕,无地可耕就表示他可能活不下去,因为传统的失业就是说你没耕地了嘛,你没办法耕作,你没办法种地,你怎么养活自己呢?       

这个状况下中国会出乱子,这是个中国的基本的国情。起码按照我们今天要讲的这本书,黄宗智先生的《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里面再度延续跟发展他原来一贯的观点,他如此判断中国的情况。       

那么,在今天他认为中国走到了一个历史契机。第一,因为计划生育;人口的膨胀,压力总算受到一定控制。二来呢,就是改革开放;有大量的外资涌入,我们沿海多了很多的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能够从农村里面吸走很多人出去。       

那么剩下来还在农村干活的人呢,他们现在采用新技术,做新农业,开始生产肉、畜牧各方面的产业。产值增加了,而且你看看,还有一些新的耕作方式,比如说用塑胶棚,我们在农地也看过,塑胶棚像温室一样,来种菜。       

那么,这个种菜方法,它有什么特点?它其实投入地每亩上的劳动力,那个人啊,它还要比原来更多。但是这说明什么呢?因为它的技术,它产出来的菜比原来的产值高,量也大。但它投入的劳动力多,这表示它用比以前更少的土地就能够吸纳掉最多的、更多的这些农民人口,也就是所谓的就业人口。       

这个就业人口的压力在他看来一直都是很严重的问题,证实这一点上面的一个看法是,他跟很多经济学家观点不一样。比如说有的经济学家就会引述舒尔茨,一个有名的诺贝尔奖的得主,他的讲法,他认为,按照理论来讲,根本不可能出现人口过剩的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市场自己会均衡,怎么会有劳动力过剩?劳动力过剩是不太可能的状况。       

因为市场总会推到一个最高效率的均衡,那么,劳动力也是一个稀缺资源,不可能会出现,怎么讲?就比如说你真的是有人觉得他干活,干到他边际效益已经是零了,他怎么还会愿意干呢?对吧?       

然而,黄宗智说,这个讲法不符合现实。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情况是家庭成员的劳动力是给定的,一个家庭农场既是一个生产单位,也是个消费单位,在人口的压力下,也就是土地不足的情况下,一个家庭农场会为了生存需要而在土地上继续投入劳力,逻辑上到了边际报酬下降到近乎零。那么你如果说这个农场是个资本家,他早就不干,但如果你是个家庭他不能不干,要不然他吃什么呢?所以呢,黄宗智是不太赞成舒尔茨这种讲法,认为没有人口过剩的问题。

那同时他也不同意近来很多人常常提到的一个学者的观点就是刘易斯,刘易斯很有名叫刘易斯拐点,就说因为刘易斯的舒尔茨就不一样,他就承认传统的发展中国家真的是有人口过剩,劳动力无限供应,他在发展起来的时候会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么于是这个国家,这个经济就是二人经济。就少部分人就有点像今天中国这样子,先富起来,发达了,住的很好,吃的很好,睡的很好,大部分人在下面还是很穷,那么怎么办呢?只要继续发展下去,城市化、工业化继续开展的话迟早农村的传统的大部分的贫下中农都会被吸收到一个经济里面,然后大家的工资都会上去,都会提高。

那么黄宗智先生呢也不同意这个讲法,为什么呢?他认为这个二人经济说忽略了,说二者之间在一个城镇的,比较高收入的这种经济之间跟农村的比较低收入经济之间,还有一种非正规经济,所谓非正规经济是什么呢?最简单的,包括我们今天讲的民工,你说这农民工吧进城来打工,他到底是农民还是市民呢?他来城镇里面干的活,城市里面干的活没有得到市民资格,没有什么福利保障,那他又不是在传统村子里面种地的农民。

而这个非正规经济的规模其实相当大的,而现在就看不出来有什么势头,这个非正规经济会完全的被城市给吸收掉,而城市的经济工业再发展、服务业再发展恐怕也吸纳不了这么庞大的非正规经济,以及后面还有更多的农村里面的农民,那该怎么办呢?他认为就该就地解决。什么叫就地解决?就看清楚中国农村这个小农的这个状况基本是不变的,那么你就干脆让他们安心的在那好好种地,然后让他们呢种出来的东西产值增加,改善他们生活,说不定那还更好。

那么这该怎么办?是不是就把钱还给他们解决这个产权问题,就我们昨天开始讲的问题,他也不赞成,为什么呢?他认为正如很多左派学者会强调的讲法一样,就是你一旦把农地的产权交给农民,就会出现土地兼并,这个土地一卖他们无地,就什么都没有了,而没有的时候就连那帮非正规经济里面的农工都会出事。

怎么讲呢?这些民工是这样,他们农村里头出来,农村里头呢靠种那个地,一家人活下去很困难,他进城打工,他进城打工了赚的钱多,但没保险,风险很高,不晓得哪天工厂倒闭,经济不好怎么办?到时候他回农村,没有什么福利,起码那块承包地还能够种种地,勉强日子能过的下去,但要是没了这块地,他后无退路那该如何是好呢?那么所以他认为土地承包制还是对的,应该保留。

同时呢也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一些小农为基础的合作社,而不是大家一起把农地卖给一个资本家,搞集约式的大农场,那么但是这里面又出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正是我觉得黄宗智先生呢没有办法很好的去处理问题,虽然他这本书反复强调今天的国家在这个整个过程里面的责任,比如说我们的官僚开始变成一群谋利的官僚,政府部门变成谋利的政府部门,那些政府部门呢主动的参与了,甚至剥削民工跟农民的事。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你想想看今天我们的农民产权不是很清楚,那个地不是他们的,他只是被承包而已,那么也就说这个时候政府具有很多名目,很多方法去强行征地,那这种方式又怎么该制止呢?如果说这个地直接给了农民,你怕他们会卖掉,或者被人巧取豪夺,但是难道现在不给他们这个产权,把这个地承包给他们,他们的地就会被巧取豪夺吗?这个问题恐怕又变成了另一个层面的政治问题了。

[责任编辑:赵毅波] 标签:梁文道 开卷八分钟 黄宗智 中国的隐性农业革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