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皮耶·诺哈《记忆所系之处》

2012年10月18日 13:5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0月17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过去两天介绍了杨瑞松教授的那本书,谈到了一些对于现代中国人来讲很重要,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的一些形象“睡狮”跟“东亚病夫”这些形象到底是什么呢?其实它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的一个集体记忆的部分,我们透过这个集体记忆形成了一个中国的认同,有时候这个认同是故意从负面角度来达到我们一种要雪耻的欲望,而来的一种正面的动力,比如说我们是东亚病夫,这并不是贬低我们自己,而是要透过表面上的贬低自己来振作自己的势气。这些记忆本身就像我们昨天介绍的这本书一样,这些形象,它其实是有历史的,它不是从来不变的。人家东亚病夫原来并不是这个意思,是被中国人改造成这个意思,这里面有历史的发展,看它历史的发展,就能看到我们国家走过了什么样的过程,什么样的经历。       

说到这里,我必须跟大家介绍一部巨著,史学巨著,这一套巨著可以说是影响了整个当代史学上关于怎么样重新研究一个国家历史的一个观点,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新的想法,就是我今天手上给大家拿的这本书《记忆所系之处》。《记忆所系之处》它的作者就是法国当代最重要的历史学家之一皮耶·诺哈。但是皮耶·诺哈其实并不算是这本书的作者,他是总编辑,编辑了这么一套书,那么这一套大书,所谓的《记忆所系之处》是出版于1984年到1992年间,全套三卷七册,收录了135篇长文,5000多页文字,是一部很震撼的大书。这本大书,我记得我念大学的时候就知道它的存在,那时候很想看,但是我不懂法语,只好等英文翻译,英文翻译等半天没等出来,到了十多年后才陆续的有两家美国重要的大学出版社把它接力出完,而中文版终于到了今天我们看到了,但是必须要跟大家讲,这个中文版也不是一个全译本。事实上这套重要的大书没有什么太多人有工夫、有心思、有兴趣全译。它是一个截译本,所以它就有一个白色的盒子装的很漂亮,里面放了三本,这三本里面其实只收录了大概好像是九篇、十篇文章,只占了原书的1%而已,1/10不到,1/10多一点点而已。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套书的中文版其实已经把原书很多的精髓,或者主要的观念做了一个示范拿出来,而且它的翻译者戴丽娟也正是我们刚刚说到的皮耶·诺哈这位大历史学家的弟子,所以在他的指导下跟他商量一下编选,重新把它翻译成中文应该还是很可靠、很可信的。       

讲了半天,我们必须回来讲。到底为什么这套书这么重要,记忆是怎么回事。我们首先来看看他一开始讲到一个问题,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皮耶·诺哈在考虑一个问题,怎么样帮法国写历史。这对我们来讲,你帮一个国家写历史当然很困难,但是好像本身不是一个问题,如何写,有没有一个新观念,新的角度来写,这是一个问题吗?他觉得是,他就说到,所有法国史著作,毫无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致使就预设了法国是一个由众多真实事物聚合而成的有机体,而这真实事物有待历史学家加以整理、分析、综合排比,斟酌衡量。但是他发现更重要或者他更感兴趣的,是一些想象和象征层面的事情。       

在这个角度下,也可以把法国定义成为一个充满象征的事物,也就是说构成法国的象征是什么?那些充满想象层面的东西是什么,那些东西也许是真实存在的,比如说巴黎铁塔、埃菲尔铁塔,但是我们都知道埃菲尔铁塔它不只是一座建筑物,它是全世界人对所谓浪漫花都巴黎的印象,是整个法国的国家地标,这里面有我们很多投射进去的感情跟想象,这些感情和想象是怎么回事,他在这里面把这种感情跟想象定义为一种记忆,记忆跟历史,看起来好像关系很密切,密切到我们不容易分得开来,但是他认为,这个记忆跟历史其实是有相当大的分别的,这个分别是什么?这里面皮耶·诺哈在这本书,他写的这个导言里面就说到了,所谓的记忆其实是首先来看,为什么这本书叫做《记忆所系之处》,记忆它是黏着在一些东西上,这些东西有些是抽象的观念,有些时候像歌曲,像这里面提到《马赛进去曲》,有时候就像巴黎铁塔是一个实际的东西。它可能是象征的、物质的,可能是功能的,这些记忆它只有在一个,比如像档案馆好像收藏了很多记忆,但是只有当我们想象力赋予了它象征光环的时候,它才变成记忆所系之处。也就是说构成记忆所系之处是一种记忆与历史之间的游戏,它能够存在,是因为它能够化身变形,意义不断的死灰复燃,能够不断的演变,并不是所有的历史事件都是记忆的重点。       

比如说法国的宪法。1793年的宪法是个宪法,1791年的宪法也是一个宪法,但是从记忆的角度来讲,尤其对形成一个国家集体记忆的角度来讲,1793年的法国宪法绝对比不上1791年,为什么?因为1791年有人权宣言,而人权宣言不是说它真的有多重要,而是记忆中我们把它看得很重要。因为考古遗址,过去历史上从来没人说过,从来没人提过,现在被发现了,它很重要,它历史上重要,但它不是记忆上重要。什么叫记忆上重要?你比如说你今天找到了庄子的陵墓,它很重要吗?它重要。但不是记忆的重要,记忆的重要像曲阜孔陵那样子,那个叫记忆的重要,世世代代我们围绕着它,我们记住它,把它变成我们身份的一部分,所以说这本书,这套书更严格的讲,是要探讨法国之所以成为法国的,一连串的集体记忆,那些记忆怎么产生,如何被记住,关于那些记忆的内容又如何变形,虽然讲的是法国,但是我觉得对全世界各地历史爱好者一定都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