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多米尼克·斯垂特菲尔德《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

2012年12月11日 14:0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凤凰卫视12月10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我们知道朝鲜战争的时候,中国派去的志愿军牺牲惨重。为什么会死伤那么多人呢?原来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我们的中国军队太过仁爱,太过慈悲,在跟敌人对抗的时候,射击美军、英军的时候,我们都把枪是举向天空以免射伤对方,这是真的吗?这不是开玩笑的事,不是我瞎编,而是当时真有人如此见证,而说这话的人还不是什么别的人,居然是一个英国士兵。为什么他会说这样的话呢?原来他是一个战俘,他在朝鲜战争之中,被中国跟朝鲜的军队俘虏了,然后过了一阵子他出来在电台(00:00:55视频卡)说,他得到了中国人民跟朝鲜人民对他的多大的宽爱,对他多么的宽容原谅了他,那么他现在要出来坦白交代。

那么,当时还有一批这么一些英国战俘、美国战俘出来坦白交代的事很多。比如说原来美军在朝鲜战争期间,不断的对朝鲜地方洒下细菌,做细菌作战。那么,结果全世界就傻眼了,因为后来大家发现其实当时美军其并没有真正发动细菌战,而刚才我们说的那个英国士兵的见证也未免太离谱了吧,我们中国军人居然会这样吗?在彭大将军的率领下,在朝鲜那边看到美军注意别射到人家,往天上射就行了,人家打死我们,我们让他打,这可能吗?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这就牵涉到我们今天要讲的这本书的主题了,《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那么作者是英国作家多米尼克·斯垂特菲尔德。

那么,这本书它讲这个洗脑并不是一般我们所讲的广义上的针对社会面的洗脑,比如说用广告,用政治宣传,怎么样大规模的在整个社会层面来做洗脑,而是针对个人的思想控制。比如说像刚才我说的那个故事,那就很明显大概就经过一种思想控制,假如它不是被胁迫,而是真心诚意要说这样话的话,那就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那我们如何知道他们是真心诚意呢,是这样的,朝鲜战争结束之后,其实当时朝鲜这面也释放了很多战俘回去,可是还是有20几个人坚决不回国留了下来,他们认为共产主义才是出路,资本主义太过腐朽,而他们来打共产主义国家其实背叛了二战的时候,他们为正义作战那一方的光荣历史跟传统。那么是有这样子一个想法。

于是,当时朝鲜战争表现出来这件事情,立刻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军事部门的注意。他们就想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开始注意到所谓苏维埃阵营或共产主义阵营里面出现奇怪的现象了。

最早的时候,他们是注意到当年斯大林在苏联做大清洗,有一场很有名的莫斯科审判。那在莫斯科审判里面,他们就这些西方去的外交官或者是他们的记者就发现有很奇怪的现象,这后来我们都晓得是被冤枉的。那很多当年跟斯大林一起参与革命,从列林时代开始就投身革命,奉献共产主义理想的人一一上台接受审判,说他们叛国。

怪的是哪呢?怪的是这些人全部坦白,而且坦白到什么程度呢?坦白到歇斯底里的程度,一一的在法庭上面说我错了,我背叛了共产主义革命,我背叛了革命,请处我以极刑,然后呢最后当然宣布他们都枪毙,然后他们还要纷纷感激留涕的感谢判他们死刑,对他们来讲真是太好了,太漂亮的一件事。怎么会这个样子,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在整个冷战时期,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一直在研究洗脑这个课题,就在研究苏维埃主义阵营是怎么来洗脑。

那么,这本书的作者是英国人,所以他是从这个是这个角度来看。当然我们也晓得英美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也很懂得洗脑。事实上双方总是在互相学习的,我们就来看看这本书里面,它就说到,当时他们就发现了苏联的审讯很有效。苏联的审讯方式那么有效,所以后来西方的情报部门也学习了。

那么,这种审讯方式其实今天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了。比如说犯人们意识到不彻底屈服审讯就不会结束,犯人们会开始编造罪行,向审讯人员摇尾乞怜,通过这个方式犯人实际上有力的说服了自己的确犯这些罪行,他们再也分不出这到底是真实还是虚构。那么而苏联厉害的地方是早在三四十年代就运用了大量的行为主义心理学,跟其他心理学的法门来进行他们这种审讯或者洗脑工作。

比如说最有名的一个东西叫做魔法屋,魔法屋是什么呢?就有这么一个房子,它的屋内物体的形状跟这个建筑本身都是不规则的。要让犯人丧失正常的方向感跟空间感,里面的灯不停的转动,在墙上投射出旋转的图象,家具摆设都是半透明的,床倾斜的角度让人难以入眠,房间内还有隐藏着扬声器播放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然后,他们用餐的时间经常变动,有时候两次送餐的时间只隔5分钟来扰乱犯人的时间感。然后,他们也会被下安眠药赤身裸体的睡觉,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忽然穿戴整齐。然后又有时候穿着衣服睡,醒来的时候却一丝不挂。

用这些方法是干吗,就是要扰乱犯人的心智。那么扰乱犯人的心智更好的方法,就是后来中情局作了一个,美国的CIA作了一个更好的一个方法,那就是感官剥夺。这感官剥夺其实灵感也是从苏联那里面来的。他们是这样子嘛,就是说我们这边有一些那边来投诚的人来告诉我们这边,你那有用什么方法,然后我这边也有人被他们那边抓了,于是他们就从那学到了我的方法,所以冷战的时候,东西两大阵营有这种古怪的洗脑互相学习交流的经验。

那么,CIA他们这个感官剥夺是怎么搞的呢?我们来看一看,他们比如说有这么一个学者,他们设计了这么如此一个方法,当时英国的一些特种兵去参观过他们这审讯方式,做法是把犯法关在住满华氏94.8度液体胶的水箱里面,犯人赤身裸体,四肢被绑,头部则包在类似潜水员头盔的东西里来维持呼吸,犯人吊在水箱里面。因此,他们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那么,也就是说这样子慢慢就让你所有的五感都丧失掉。那么这时候一个人的感官丧失掉了,这些讯息进入不了大脑,久而久之你会把人逼疯的。结果当时那个英国特种兵想到一个方法来对付这种审讯,怎么对付他呢,专心盯着自己的阳具,然后做各种色情想象,这时候大脑又继续很活跃,身上还是有些感官能发挥作用。

[责任编辑:王露] 标签:开卷八分钟 梁文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