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梁文道评“凤凰网2012年度好书”(一)

2013年02月19日 10: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今天很轻松,我就什么书都不用拿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每一年,我们这个节目《开卷八分钟》都跟凤凰网有个合作,我们知道凤凰网每年在年底的时候就会召集一帮评审,从他们每个月都有一些好书推荐名单,总的名单,或者加上一些别的提名,或者一些漏网之鱼,请一群评审去选出大家心目中的年度好书出来,然后选10本。我们这个节目就跟去年一样,都会为凤凰网的年度10本好书的评选在这里面给大家做一个礼拜的特辑。其实现在这个时候才来回顾2012年度出过什么好书,当然已经很不切实了,已经有点晚了。
   
    但是如果大家知悉我这个节目的话,大概就知道我看书的风格,那就是其实不太管时间,比如说我们这个节目忽然会介绍一些很久以前的书,有时候忽然会介绍一些很新的书,或者即将要在大陆出版的书。因为在我看来,这也许是我个人的一个不太好的习惯,就我读书的时候很少太在意这是不是新鲜热辣的书。

干我们这行,在媒体里面工作的人,尤其在媒体要介绍书的人应该关心这个问题,可是我就好像很不上道,不太关心这个问题,所以现在才来给大家回顾2012年一些的书。
 
    说到凤凰网的评选活动,先不说我们是凤凰的关系,但是客观来讲,我觉得他也是办的十分不错,找到了一些专家评审,看他们讨论也都很认真。要是说真有什么问题的话,那恐怕就是今天各地中国的年度评书的活动都有的问题,什么问题呢?第一,你会发现那些评审好像就不出那几十人,来去只能在那堆人里面选择,所以这些书榜出来,雷同性还相当高。也就是说每一个书榜,自己的一些取向跟风格不一定是十分鲜明。第二,就是没有做一个太仔细类的区分,比如说一般西方国家喜欢分虚构、非虚构,有的国家要鼓动青少年儿童阅读,又会独自另成一类等等。
   
    也有时候我们会有一些人觉得应该特别要设立一些特别奖,来推动大家对书页里面某一件事的关注。比方说翻译,于是就有一个翻译奖,年度翻译奖什么的。但这个都是,将来也许整个大环境改变,大家慢慢调整细作。
   
    今天我就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在这凤凰网的年度十本好书里面,我今天先给大家介绍两部文集,第一部就是野夫的《乡关何处》,这部《乡关何处》被很多人认为是去年,2012年度里面,中国市面上其中一本最优秀的散文作品。其实这部书里面许多内容是之前我在另一集节目,前两年的节目就给大家介绍过,因为当时有个台湾版叫《江上的母亲》,那么《江上的母亲》这篇文章,这本书的书名就是里面一篇文章的名字,也《乡关何处》里面,其中一篇很多人谈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你读了它,你大概就能发现野夫这本文集带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笔调,他在写的是什么。
   
    很多人注意到这篇文章,就发现里面他谈的也是一些,我们在很多同类型的写作常看到的题材,就是怎么样透过对一个家人身世的追溯,去谈到自己在60、70年代,50年代到70年代,那30年很动荡的时期里面,家里面所经历过的种种变化,打击,甚至是惨剧跟悲剧。很多人写这样回顾的时候,会变成一种诉苦,或者意中哀叹,或者一种很强烈的控诉。野夫当然不是没有这些东西,但是问题是野夫的散文之所以卓越,是因为他的写法,他在写作上面采取了一种在我看来相当节制的,就算写他母亲,他有时候也会说他心里面会淌出血来。但是他能够节制的抽离一点,冷冷的,有一些笔调说是冷冷的去写一些东西,让你觉得是格外的震撼,格外的动人。
   
    当然除了这篇文章之外,里面提到他很多年轻来处的,他的故乡里面的一些人物比如说一些怪人等等,这些也都非常可观,难怪是一本很优秀的作品。
   
    第二本我要给大家介绍的就是周濂《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这一部书,也是去年很多书榜都评选它为年度最佳著作。那这部集子是一个时事评论集,好像这几年时事评论这种题材很流行,大家都写时事评论,当然到了去年,大家都说写时事评论是公知,公知都是挨骂对不对,公知都很混帐,又不接地气,其中还有一大部分人很可能是带路党,亡我之心不死,都很坏。当然也有很多如此批评周濂,但是问题是周濂这部评论集跟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时事评论写作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坚守了一个学者的本分。
   
    我们看很多时事评论集,看得出来一些作者文学的,文笔的底子很好,那他就会忍不住要用一些很聪明的写法。有时候我看他们写东西,我甚至会觉得那个作者一定一边写,一边得意洋洋的在笑,写的怎么这么漂亮,这么卓越,这么狠辣,这么调皮的一句话呢。但周濂不同,周濂其实跟我有点私人关系,所以过去我不太想在这里过度的去推荐他。他以前是我的学弟吧,算是我的同学,因为我们跟随过同一位指导老师,但是他则是学有所,我书没念完,他顺利拿到了博士,而且是当今中国年轻一代做政治哲学里面其中一个最出色的一个哲学家,现在在人民大学任教。
   
    他过去也有一部书是他博士论文改写,写的相当好,真有机会要给大家介绍。但说回这部集子吧。这部集子,首先他的题目就很吸引人注意,而这个题目其实也是彰显了这本书里面很多篇文章共同的主题,就是他所说的,在这一个我们人人对什么事都不相信的时代,他有一个形容词,他说这是一个人心冷漠,这是普世皆同的时代。就今天这样我们什么都不相信的时代,我们是这么虚无的犬儒下去呢,还是说我们能不能够追求某种价值,提出我要相信什么,我愿意相信什么。那么这是他要表达一个总体的愿望,而他这每一篇时事评论,就像我刚才讲的,都保留了作为一个政治哲学家的扎实的,一些学理的功底,但是又用一种很浅近的文字来谈我们现在身边看到的很多的社会政治问题。
   
    当然有人会说他掉书袋,但是我常常觉得大家不要轻易的去指责别人掉书袋,对一个学者来讲,读书是他的份内事,他把他读过的书用一些浅近的方法给大家提到的时候,这是顺理成章,这不是装什么,如果他完全不碰这些东西,那才叫装呢。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梁文道 开卷八分钟 凤凰网读书频道 野夫 周濂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