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二)

2013年10月08日 10:4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非常坚诚的这些宗教的信徒,有时候会有一种神秘的体验,这种体验就是好像忽然之间自我消融了、升华了,与整个世界结合在一起,或者是天地合一了,或者是与神结合在一起了,或者是迈入一个无限的宇宙能量之间了。那么这种融入大我,消融小我的这种感受对很多人来讲,都是一个转化性的经验,那么甚至是一个他们不断渴求的经验,觉得只有达到了那一点的存在才圆满,你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而有时候你不需要通过宗教或者某种特殊灵性的修行,才能得到这种感受,也不需要经过一些哲学的训练或者自己很奇特的沉思,你很简单的直接爱国就可以了。因为有时候国家就是那个大我,当我们消融进大我的时候,我们的小我不见了,你会觉得生命格外的崇高、格外的神圣,而如果这样的大我还能够透过一些仪式活动具体的,本来不能够,那种感觉是说不出,言语难以形容,难以具体呈现,但有时候他真的可以具体呈现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分外感动。
   
    例如说群众的大型集会,我今天继续给大家介绍这本《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在这本书里面古多·克诺普做了一千多个访问,来谈当年那些在希特勒统治年代底下长大的一些德国年轻人他们的经验,也做了很多的历史档案的研究。比如说他就谈到了当年波斯坦体育场曾经1932年10月1号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全国青年大会。那么当时希特勒本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愿要去参加这个活动的,但是呢,他的手下向他保证,这些青年团的领袖保证你放心吧,年轻人们非常踊跃,他们渴望见到你元首,你来跟他们讲讲话,他们会很感动的。
   
    果然,大批大批从德国各地骑自行车、坐卡车、坐火车、步行的孩子们来到了这个古老的普鲁士首都,原来以为只有五万人,最后来了七万多人,把整个城市周围塞满了一些的帐篷。然后在一刹那,有一些当年的亲历者说,以前我们人们大部分在一个很小的小组织里面聚会活动,现在在这里,头一次有了整体的概念,以及跟这个整体联系在一起的政治信仰力量凝聚的感觉。而希特勒出现的时候,人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当时就连希特勒自己都被感动了,眼里流出了泪水,这个景象使得他如此激动。于是他很煽动的跟这些年轻人说,我知道你们中间有很多人的父亲失业了流浪街头。你们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今天或者后几天会有什么样的命运落到你们家庭身上,但是你们应该超越一切职业等级社会阶层,超越一切威胁要分裂你们的东西,去寻找并找到德国人的共同性,你们要去保护它,牢牢的掌握它,不能让人将它从你们手里夺去,应该尽早的教育德国青年,最最重要的是自认识德国人,我们纳粹党的青年教育不是为了我们党的利益,而是为了德意志民族的利益。即使有一天纳粹运动等同于德国富于牺牲精神,德国青年对于纳粹思想统一认识就是民政,让别人嘲讽,让别人讥笑,你们都是德国的未来。
   
    好,那么这些年轻人被吸收进去了、被洗脑了,这里面大家就会互相比赛,他们进行各种各样的运动,目的是希望能够获得更高的荣誉,有那种制服感、有仪式感,穿制服的这种东西很吸引年轻人的好奇心。那么比如说你可以加入一些精英学校,在那个精英的,类似军官预备学校里面,你会获发一把荣誉的短剑,那么获得这把短剑就格外威风了。

那么在这个学校里面学什么呢?其实也不用学太多的东西希特勒讲的很清楚,最重要的是学好体育,学好体育不只是为了锻炼好身体,锻炼好你的耐力跟刻苦耐劳的精神,而且是为了学好一种更高的纪律感,那么一种更强大的竞争精神。竞争永远都是法西斯里面很重要的事情,出于一个竞争的这种理由,出于一种对粗俗的演化论的相信,他们会觉得精神病院的病人都应该人道毁灭,因为他们只是浪费公众资源,脱慢了人类进化的脚步而已。
   
    而女人呢,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面,妇女,他们的女孩子也被教导,比如说女孩子说话,说什么?你们女孩子的任务是什么呢?就是美丽和生育。雌鸟为了她的丈夫打扮自己,为他孵蛋,丈夫寻找食物,平时他站岗击退敌人,这个就是女孩子该做的事情,而女孩子上大学也根本没有意义,他们应该做母亲看好家,为家庭繁殖人口。而那些男孩子们呢,在精英学校受的训练,比如说在这个结了冰的湖面上凿两个洞,中间隔十米,这个洞跳下去游到那个洞上面再出来,那么当然有人泡死在下面,但死了那叫活该对不对?活了下来那你就是一个很纯种、很优秀、很值得为自己骄傲,国家也会为你骄傲的雅利安人了。
   
    而他们上数学课的时候,他们的问题居然是一架飞机从两千米高处,以每小时108公里的速度投掷炸弹,请问炸弹将在多少时间以后及在何处落地?就算研究拉丁文,那么在拉丁文的古典文学里面,他们都能够找出罗马作家和犹太人问题类似的荒谬的争论。然而,你也不要当年轻人是傻子,你给他灌输一套非常完整的意识形态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裂缝,什么样的裂缝呢?比如说既然我们日耳曼民族都是兄弟民族,为什么我们还要说被我们形容为也是日耳曼的英国人要打仗呢?为什么要进行跟苏联的战争呢?元首我的奋斗不是写过绝不再进行两条战线的作战吗?

 那么犹太人既然是虐的民族,但是根据演化论,他们两千年来都被迫害、被歧视,现在还活的好好的,那难道他们不也是很优越吗?甚至当时有一些他们的年轻人还会去问。比如说他们的这些精英学校,一些很重要的部长这个脸很浮肿,一看就是酒喝太多了,他凭什么来教育我们不能够当酒鬼,要锻炼体格呢?那些领导他们的体格又怎么样?他们的精神状态又怎么样?他们真的很纯洁吗?他们也去包二奶有情妇,为什么教我们要做一个道德的高尚的好党员呢?这难道不是很荒谬吗?当然这样的意见会浮起,但是又要被压抑,因为你要跟随主流,那么到了最后在纳粹末日的时候,这里面就出现了一些娃娃兵,十四五岁真正遇到美军的炮弹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吓哭了,随着这个帝国一起崩溃。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开卷八分钟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