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44号孩子》(二)


人参与 评论

梁文道:简单的讲,《44号孩子》这个故事,它的作者汤姆·罗伯·史密斯提供给我们的不止是一个简单的追案推理,更重要的可能是它的主角里奥如何从一个前苏联的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个干员,一个二战的战争英雄

 

梁文道:简单的讲,《44号孩子》这个故事,它的作者汤姆·罗伯·史密斯提供给我们的不止是一个简单的追案推理,更重要的可能是它的主角里奥如何从一个前苏联的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个干员,一个二战的战争英雄,对苏维埃的信仰是忠贞不二的,毫不手软的,有的时候看来是非常残酷的执行国家派给他的任务,对最后,自己反而一步一步地被怀疑,被出卖,最后走上一个要逃亡的一条道路上面去。

那么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于是在这个故事里面,我们能够看到很多对于这些传说中很恐怖的部门,他们的工作,或者那个传说中很恐怖的社会的一些构成的一些心理分析。

比如说这里面就提到过,比如说我们这位里奥,他在部门里面,他的主管就曾经提醒他,多愁善感只会蒙蔽一个人的眼睛,让他看不到真相,为什么这么跟他讲呢?是因为他被要求去检查或者去调查一个他的好朋友,或者他们信任的人,而且那些人他只不过是一个兽医而已,要去查查看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时候他上司提醒他,不要被你的感情蒙蔽,于是这时候就提起斯大林有句很有名的警局,斯大林说:信任但是检查,可以把它解释为检查那些我们信赖的人。对于那些信任或不信任的人,都需要进行同等程度的明察秋毫,那么这至少意味着一点平等,而侦察员的职责是一点一点剥去无辜的表面,直到罪行昭然若揭,如果没有揭露出任何罪行,就表明你挖掘得还不够深。

比如说在刚才我讲的这个兽医案件里面,问题不是外国外交官,是不是因为他是兽医而跟他接触,而是这个嫌疑人为什么一开始想当兽医,是不是为了更方便去公开跟这些外国外交官接触,为什么他给开的诊所会离美国大使馆这么近?为什么他诊所开张之后不久美国大使馆的几名工作人员都买了宠物?为什么那些外国外交官的宠物总是比一般市民的宠物更加需要他频繁的看护呢?这难道不都再再的指向出这个兽医非比寻常吗?然后我们在小说后面看到,这个兽医他果然就是个兽医而已。

但是问题是当初的怀疑已经启动了,有一个国家文件有法律文件在这里面,我们的叙述者,我们主角里奥就说,他明知道这个人是个兽医,但是已经不可改变。因为如果这时候你说原来我们之前的调查错了的话,会有两个后果,第一个后果是主持调查的这个人会被认为他判断力有误,他能力不够,他身边虎视眈眈的同僚就会想办法借着这个机会把他搞倒。而他要是被搞倒了,倒起来要是到了最残酷的境地的话,说不定因为他的定位所谓父母争来的好的住处,父母都能够有肉吃这些待遇都会没有了。更坏的是我们后来看到他的下落,就是他当他的地位失去了之后,他的父母被迫搬去一些大杂院里面,而且那些大杂院里面,他的邻居或者跟他同住在一个居室里面的家庭,想尽办法要骚扰他们,小孩闹得很大声,为什么?小孩吵这两对老夫妇,吵得让他们睡不着,说不定就会得到有巧克力来奖励。

而这些家庭要是能够把这家人骚扰得快逼疯的话,说不定将来有机会,他们换到一个更好的公寓房,人跟人之间的信任,这个社会的纽带人情就是在这个情况下被利益的驱使,跟对一些的未知的事物的恐惧,而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的破坏掉。

那么这时候,我们再接下来看,他说,在当时的苏联的安全部门,卢布样卡(音)这个恐怖的大楼里面,他说这个地方大家都很害怕,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个处理反苏联分子、反革命分子建的地方。你很容易可以安慰自己,自己永远也不会道歉、强奸或谋杀,但没有人能够确定自己会不会成为反苏联分子、反革命分子或间谍,包括我们的男主角在内,没有人能够准确无误地知道这些罪行到底是什么?

那么这句富有弹性的话如果延伸,可以适用于任何一个人,上至高级政府官员,下至芭蕾舞家、音乐家、退休的补鞋匠,就连那些在这里面工作的人员,他们维持这个恐怖机器的运作,也都心知肚明,自己尽力维持的这个东西,有一天也会把自己吞噬。

比如说军官之间还流行着一个笑话,讲的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这个主角里奥,他说他很多次在半夜三四点,人家睡得最朦朦胧胧的时候,这是突袭的时候,用脚踹开人家的门,人家夫妇还躺在床上,把人家叫起来,这时候侦查把他们带走,对他们心理摧毁力量最大。

  那么他就说到,他们那个军官的笑话是什么呢?一个男人和他的老婆在床上睡觉,忽然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由于担心出现极其糟糕的情况,他们从床上起来相互吻别,“我爱你,太太!”“我爱你,老公!”吻别之后打开前门。站在他们前面的是个狂乱的邻居,过道里全是浓密的烟雾,于是男子和太太相视非常愉快地大笑:“感谢上帝,原来只不过是大楼着火而已。”

那么,这就是当时那个社会的气氛,而在这样的气氛底下,像这些安全人员,比如说所有男主角里奥,他娶了太太。这个太太为什么会跟他结婚呢?到后面我们发现,只是因为恐惧,因为来追你的是国家安全人员,他跟你求婚,你敢不敢拒绝?没错,你现在看他是个好人,你觉得他不会怎么样,但是万一你拒绝了他,伤害了他的心,你会不会得到很可怕的报复,你的家庭会怎么办?那只好怎么样?你嫁给他,要给他一个温暖的家庭,快乐的爱情的一个假象。而这个假象其实也就是他需要的东西,因为他需要就是在单位里面告诉别人,自己有个正常的家庭生活。

那么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底下,甚至会达到一个什么地步,比如说到了后面我们看到,当他们在怀疑他的太太是间谍的时候,他要跟自己的父母商量该怎么办。假如他按照他自己的良知跟事实去说他太太绝对不是间谍的话,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他们一家四口全部完蛋,尤其是他父母。但是假如这时候他出卖良知,说我太太就是个间谍的话,那么顶多就是牺牲掉他的太太而已,他父母跟他自己的命都保全了。

那他太太这时候就怎么办?所以他太太就假装自己怀孕了,就是因为如果自己怀孕了的话,这边这个生命的砝码的这一边,天平的这一边又多了一条人命,2比3,比较不好比了吧!是不是?才有接下来的逃亡故事可看。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梁文道 儿童 苏联 集权主义 开卷八分钟

人参与 评论
2014-03-06开卷八分钟 汤姆·罗伯·史密斯《44号孩子》(二)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3/06/a5a5d9df-b3be-42b4-8555-f5759c4c34a5.jpg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