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陈徒手《故国人民有所思》 (三)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梁文道:我们仍然给大家介绍这本《故国人民有所思》,陈徒手这本书,就像我昨天跟前天跟大家讲的,他用语很精简,他描述一个人的故事真的就只是个侧影,所以他没有太多的历史背景大环境大脉络的一个分析交代

 

梁文道:我们仍然给大家介绍这本《故国人民有所思》,陈徒手这本书,就像我昨天跟前天跟大家讲的,他用语很精简,他描述一个人的故事真的就只是个侧影,所以他没有太多的历史背景大环境大脉络的一个分析交代,对于一个人物完整的故事的前前后后也说的不多,所以有时候他很考验读者,就你这个读者,如果你对那个时代有些了解,或者对他所说的人物有些了解,看起来感觉会很不一样,但是今天我们仍然侧重的是他这书提出了几个当时的一些共通的趋势跟线索,我觉得是有意思的。
   
    我们继续讲讲傅英,傅英是1950年建国后一年从美国赶回来参与国家工作的化学专家,非常有名,在北大化学系教书,后来来当过副校长,我们昨天讲了,他被毛泽东钦定为中右的标兵,本来是能够把他保护起来或者不要太过分,但是他所在的北大化学系党总支却在之后接近4年的时间里面始终认为,这尽管上头毛已经定了他是中右,但下头仍然坚持认为他是没有戴帽子的右派,他们很多人坚持认为他就是右派,刚上任的校党委书记陆平曾经说服他们接受中央的意见,但是没有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后来就只好一次又一次的不管上头的意见,继续揭发他继续批判他,而当时他们甚至又像我们前天所讲的,用来证明他这个人有问题的一个证据之一是什么呢,是这样的,说当时曾经有学生上课说,在下课之后跟同学们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哎,我们奋斗一生能够学到傅英先生的十分之一就很好了,为什么这句话都能够证明他是个右派呢,这句话是用来说明他让他的学生受到了迷惑,让他的学生中了毒,认为他是不可超越的。
   
    所以后来调整专业方向的时候,不详经考虑就断然取消他领导的胶体化学教研室,这种情况在当时看起来是十分常见的,后面再加上他又谈了很多具体问题,比如说他说当时大跃进的时候,化学系在报告里面说他们一年内完成了一千多项的科研项目,傅英对此非常不以为然,他好几次向校方提意见说,根据系里教师的力量水平,一年内完成几项就很不错了,有时纯化一个原料也得要三个月的时间,两到三个月怎么能够完成几百项呢,这些数字层层上报领导无法核对,这样的献礼够严肃吗。
   
    所以他就觉得这样的一个做法非常有问题,但是后来还是没办法,后来慢慢的大家要把他,他的系的党部就是要把他变成一个负面的代表人物,要树立对立面,所以当时让一批学有所成的老教授和一些刚刚毕业甚至还在念书的青年师生分别编写讲义,比比看谁写的好,谁写的厉害,那么(00:03:41)教授,当时半导体化学教研室一位团员大声的对资深教授唐有祺宣布,你的资产阶级观点如果不改造,你的知识就等于一堆垃圾,后来他们要编写的讲义,其中一篇讲义叫红色化学热力学,请注意,并不是说有一门化学学问叫红色化学热力学,这红色指的就是政治,就说化学热力学这本讲义是依照红色观点来写的,当时参与的同学就提出了,我们苦战一夜就写出了大纲,傅英觉得很惊讶,一夜搞出来不容易啊,觉得你们一天晚上就能够写出一个教学大纲,我这个老先生很佩服,真是不如你们,而这种情况我们在后面还看到一个更好的例子,就是像王尧或者是还有一些别的学者,他们都谈到了当时的很多学生,几乎是不学无术,你也很难去教书,都不知道这个书该怎么教才好。
   
    比如说他讲,他说现在考试前同学先要复习提纲,然后要指明重点,有了重点又要求先生讲出简明扼要的答案,那为什么学生,你要考试学生还叫你考前给出简明扼要的答案,这怎么行呢,他不能不行,为什么呢,王尧这位教文学的北大中文系的教授就说,我们不敢出偏题,出的题目是重点而又重点,又都是理论化,因此考试总成绩是5分,但是问题是这些学生学了半天文学史,居然不知道律诗有八句,他说过去我们做老师的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学生谈自己的体会,现在我与学生个别接触,就很戒备,说不定哪一次接触他说你给他散布了资产阶级影响,要来批判你,两个人的谈话无从查对,一揭发出来无论如何大家都说学生总是对的,你只有检讨权没有解释权,而越解释越糟糕,本来三篇文章批判你,最后变成三十篇。
   
    更好笑的例子发生在蔡旭的身上,就当年的北京农业大学的农学系主任,是中国非常重要的农学家,我们直到今天都还受惠于他的一些小麦品种的培育的研究,那么那个时候北京农业大学是出了名的左,就算有一些学者,像他们的学校已经被认为太左,把一些人给搞走了,要他们别再那样,但他们就是忍不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往左搞,然后在这时候反而有些想维护的学校教授的老领导就会被认为很不积极,像这个小麦王,当时有名的小麦王,他就觉得看到大跃进的时候报纸上面登的说亩产3530斤,他觉得很不可信,于是当然就要被批判,后来还被迫的要有别的学校提出说人家可以亩产8000斤,那么他就说好吧,他代表他学校应战,要比谁厉害,他说我们能够亩产8100斤,结果校方大为不快,党总支再三逼迫下,又涨到了8500斤,那么这些荒谬的故事我们听了很多,但是在这里面重要的一个观点是什么,就说当时原来很多运动就算上头就算是毛他有时候觉得不要太过分,只要收一收,下面收不住,中宣部说不要搞的太过分,中央说不要搞的太过分,校的党委书记就要搞厉害,校党委书记说你们也别把这个人斗的太惨了,结果系里面的党书记就要把他弄下去,这什么意思呢,说明了就是某种斗争的势头已成,某种左倾的倾向一旦形成之后,他很难制止住,大家几乎是自动化的继续往那个方向发展,我们这本书就看到了多少知识分子,就几乎是在这种自动化的斗争环境之中一一被改造成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梁文道 陈徒手 故国人民有所思 开卷八分钟 知识分子

人参与 评论
2014-03-20开卷八分钟 陈徒手《故国人民有所思》(三)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3/21/59df0a64-2f78-4f38-b392-e4e0a9a98e5d.jpg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