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Gordon Mathews 《重庆大厦》(三)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梁文道:直到今天呢,还有很多人觉得香港的重庆大厦是座很危险的地方,有一些外国人写的旅游指南会说,假如你想住进一个旅店,这个旅店在你睡到半夜的时候,上面的天花板会蹋下来,然后里面一窝老鼠撒在你身上的话,那你一定要去重庆大厦住住看。这样的说法仍然很常见,那么于是久而久之呢,大家甚至开始觉得重庆大厦里面那些跟我们一般熟悉的华人不同肤色的那些人,或者我们,你知道华人有种很奇怪的种族歧视,就是觉得白人虽然跟我们不一样,但是他们是比较高等的,那么接下来就是西方深棕色的肤色或者黑肤色的人,我们就觉得那些比较低等的外国人,那么于是看到一群人聚在这个大楼的内内外外,所以你就觉得很危险,你觉得这些人大概都是穷光蛋,都是瘾君子,都在做非法交易。

也许真的很多人在做非法交易,但是你说是不是他们真的是瘾君子,真的就是穷光蛋,很不文化很野蛮呢?你完全错。我们看看今天给大家继续再谈这本《重庆大厦》,本来不想再谈了,但是我觉得因为故事太有趣了,忍不住还是要多介绍一集。

Gordon Matthews,麦高登的这本,Gordon Matthews的这本《重庆大厦》,那么这里面它就让我们看到,其实很多来香港住在重庆大厦做买卖的人,你别看他来了好像省吃俭用,住这么便宜的旅店,吃那么便宜的东西,他在他老家是有办法的人,是有钱人,要不然的话你想想看,一两个月搭一趟飞机来,这笔数字在他们老家可以是天文数字。

又比如说我们作者人类学家麦高登,曾经跟着一些他在大厦里面认识的一些的印度人回到他们老家,结果发现在印度他们老家里面,他这个朋友在香港是以非法的劳工的身份待在这里面,一方面回避警察,偶尔会检查,虽然警察通常你不犯法,他不管你,你是不是非法移民或者非法劳工,他其实不太管,那么他们要躲。然后另外一方面呢,收入非常低,一个月可能才一千多块港币。你想想一千多块港币在香港怎么生活呢?偏偏他能回到家,给老家盖房子,家里面还买了一个摩托车,然后全村的人都以这个,到了香港住在重庆大厦做非法劳工的人为骄傲为荣,你能想象吗?

那另外还有一种人更有趣,就是避难者。什么叫避难者?就是一些来香港躲避说要申请政治庇护,要申请难民资格的人。2009年的时候,香港有6000个这样的人,大部分来自南亚和非洲国家,大部分也都集中在重庆大厦。

而这些人呢,为什么要来香港,那是因为香港入境非常方便,非常容易,几乎都不太限制因为他们来。来了之后,就赶快跑去香港的联合国难民公署,申请辨别自己的难民身份,如果一旦被确认这个难民身份,你将来就可以永久的移居到比如说美国、加拿大或欧洲某些地方去,只不过这个时间非常长,有人在这边一等就等了好几年甚至十年。

那么你说这些难民他们是什么样的难民呢?他们有的其实只是假装是难民的经济难民,但是有一些是真正的政治难民。而这些政治难民是什么人呢,比如说这里面就说到,麦高登在重庆大厦里面也义务做很多义务工作,比如说教书、教英文等等。他说我经常惊讶的发现,班里有的学生在他们祖国是名人,有几个人呢在网上是热点人物,有一个人呢,前一阵子曾经做了一个政治选举发言人出现在CNN,结果在警察抓到他之前赶紧逃离出国,现在就住到了重庆大厦。他们乐于发言又非常聪明,引用一位学生的话。教授,您在这件事情上的观点有五个错误的地方,让我逐一向您解释。是这样子来跟我们的教授说话的,这都是很牛很牛的一群人。 

那么当然不要忘记重庆大厦还有很多的游客,而这些游客呢,现在越来越多大陆来的游客。这边就说到有一个中国大陆的游客,用粤语告诉我,我从来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多非洲人,太吓人了。而另一个游客则向他抱怨,我想吃中国菜,但这里根本没有中国餐馆,为什么一间都没有呢?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那么你从这些说法你大概就能够了解他们对这个地方跟对香港的误会跟不理解,那么同样也有一些游客像是一些60年代,还没死光一些老嬉皮长存下来现在寄居在这儿,比方说有这么一些梦想家。

有一个年长的阿尔及利亚加拿大作家喜欢写间谍小说,并给我看他那些让人读不下去的章节,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英文语法上的建议,但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那么这个人他总觉得将来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成名的了不起的间谍小说家,然后这里面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比如说有一个土耳其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仿佛来自西方六十年代嬉皮士,他向我描述了他穿越亚洲的旅程以及写一本关于伊斯兰书的计划,结果我们所在的小食摊的职员用乌尔都语嘲笑到,为什么教授要跟一个傻瓜说话呢。他不是傻瓜,而是一位梦想家。

那么你可以想象这里面各种各样的人,那么这些人除了华人跟大家距离稍远之外,平常大部分怎么样互相打交道呢,更重要是一个打交道过程里面,可能会牵涉很多的种族矛盾,种族歧视。种族歧视是人类很根深蒂固的一种本能之一了几乎是,我们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关于,比如说中国人关于各省其他人的一些笑话,这些笑话建基于某种定型的偏见。又或者是关于各世界、各国、各种种族的笑话,我们在这本书也看到很多这种例子,比如说南亚人告诉我,他们认为非洲人智商低以及天真,而非洲人则说南亚人只会计划和思考怎么做生意,印度人认为巴基斯坦人总是想打架,东非人则说尼日利亚人不可信,如果你发现有尼日利亚人住在你隔壁的房间,赶快换房,不然尼日利亚人会施法害你。

那么但是也有很罕见的时候,比方说有这么一个经营旅馆的中国大陆人发表一番言论,那么让我甚至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我最喜欢的顾客是西非穆斯林,因为他们很老实,从来不骗你,日本人也很好,我特别喜欢一些中国游客,那么尤其携带小孩的中国大陆游客简直是噩梦,因为他们宠坏了孩子,小孩干什么都可以。因此,这个我来自大陆的旅馆老板反而讨厌大陆来的游客。那么但是所有人来到这里,目的很简单,都是为了挣钱,而挣钱果然能够让大家很和平相处,看来这个全球化的某一种铁律,即便在低端也是行得通的。

比如说在巴基斯坦、印度,他们的老家,他们的祖国,常常处在战争的边缘或者是敌对的很厉害,但是来到这里了,他们就算互相有点瞧不上,还是会和和气气的相处,为什么?反正都住在这儿,住在这儿就是为了赚钱,打架有意思吗?打架赚得了钱吗?赚不了,所以就成就了我们现在看到的重庆大厦。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开卷八分钟 重庆大厦 梁文道 香港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