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当务之急:2014-2017中国的最大风险》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邱震海 / 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东方出版社 / 2014-3-1 / 39.00

邱震海:本周一、本周二两天我用两天的时间给大家介绍了一套欧洲经济史里面的两本,一个是介绍欧洲的工业化的进程,一个是介绍欧洲从早年的手工业者到后来最后的Bankiers,所谓的外贸整个进程,然后这个中间是包含着一个技术革命的过程。昨天我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谈了中国今天的双重转型,包括未来中国一方面从农业国向工业国转,一方面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在转。

今天我要老王卖瓜自吹自夸,有一本书是兄弟我自己写的一本书叫《当务之急:2014-2017中国的最大风险》,大家可能会觉得很奇怪,说这个人见过不要脸的人,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怎么自己介绍自己的书?我说一方面想向大家证明我不是不读书,读书虽然不多,而我自己同时还在写书。另外我认为这两本书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绍。我自己写的这个书对未来的中国,我认为这是我的一得之见,一家之言,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朋友一起来感兴趣。

刚才我说看看别人的经验,人家是怎么走过来的,虽然只是他山之石,是我们希望能够对我们今天和未来中国的这块玉,我们起到攻玉的作用。然后我们又看看我们中共政治局的常委和一些委员他们的经济学的导师厉以宁先生,认为的双重的转型,那么我们看未来中国到底可能存在哪些风险?

我在这书里面首先是把时间点局限在未来的三年,2014到2017年,为什么这样说要三年呢?因为我们知道这一代的中国领导人包括我们现在整个的实现伟大的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之路。中国梦这个进程,我们基本上是到2020年,虽然说不能完全实现,但是是我们一个点,如果到2020年中间的一本就是2017您,这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2017年中国要发生一件重要的事情,也许我给大家卖个关子,给大家一两秒钟去思考一下,如果你没想出来,我告诉你,一告诉你马上就知道了,中共十九大马上就要召开了。时间过的很快,十八大刚开完再过三年中共十九大就要召开了,中共十九大意味着未来会有新的包括一些新的成员会加入中共政治局的领导班子,包括也有新的思路更完美的思路会来触及未来三年的发展。所以这个三年2014年开始的中国改革进程到2017年,应该说是一个试金石,应该说是一个时间表,晴雨表,会给我们很多启示。

未来三年中国有很多风险,当然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从现在我们实实在在就可以看出。首先是金融的风险,经济的风险,当然我们还会有一些社会的风险,但是我不认为社会风险我们应该予以夸大。今天和未来的中国,未来三年首先是经济的风险,经济的风险。我们知道从2012年开始用我的话来说中国经济就一路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大家如果去把每一个季度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每一个季度的经济数据拿出来看,然后我们做成一个图表,你就会相信我说的风雨飘摇,起起伏伏时好时坏,时高时低,忽冷忽热这种状态。

去年的三月到五月中国经济非常之差各种数据,用我的话来说一片漂白。然后从去年8月份开始中国的各种经济数据,用我的话来说又是祖国山河一片红,怎么会去年3月、5月就一片漂白,然后8月之后就祖国山河一片红呢?这个中间跟我们的高层的经济思路是有关系的,因为去年7月30号中共政治局专门开了一个经济工作会议,就在我们节目播出的时候,我相信今年的中国政治局的经济工作会议也已经召开,并且已经完成,去年提出的三大口号,第一稳增长,第二调结构,第三促改革,把稳增长放在第一位。

把稳增长放在第一位,就必须要寻找能够使中国经济稳步增长,甚至迅速增长的这种途径。从去年下半年情况来看,无外乎就是投资。投资当然从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看到投资是拉动中国经济的不二的法宝,非常之好,灵丹妙药。但是投资拉动经济从纯经济学的意义上来说,也不是没有争议的。我记得2009年当时世界经济陷入低谷的时候,当年我在做《有报天天读》的时候,我从美国的传统基金会多年研究日本经济的报道中,提炼了一份报告。当时我在《有报天天读》节目里给大家引用了,他说从日本的经验上来看,1993年到2003年投资是一个拉动经济的重要的法宝,但是这个投资,它会体现在GDP的数据上,但它不会体现在老百姓的口袋里,同时也不会体现在企业家的印单上,所以这就从纯经济学上来说,投资不是一个没有争议的问题,关键在中国经济的转型形态上。

昨天我们不是说了嘛,中国经济是双重转型,第二重转型大家还记得吧?就是我们正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在转。而在这么一种已经脱离计划经济,但又没有完全迈向市场经济的这么一种状态当中,我们今天如果一投资,马上就被翻译成政府投资了。而政府投资一来就会变成多多少少2009年之前的那种状态,马上就都回来了,什么状态呢?政府一投资那就是民营企业就开始萎缩,政府一投资那就可能是市场价格就会大幅上涨,国进民退就会产生,然后市场价格大幅上涨,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就会下降,社会矛盾就会上升。所以投资本身已经成为问题了,如果在今天中国这种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艰难转型的状态当中,一投资或者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政府投资的话,问题就会更加的严重。从去年下半年情况来看,我必须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政府投资的一些影子,或者一些端倪。

所以去年下半年我眼睛闭着我都可以知道,中国经济是很好的,我们只要看一看去年除了铁路总公司铁老大他做了多少的铁路投资之外,我们看看很多其他的省份做的投资就可以知道了。我名字就不举了,这个中国中部有一个省,去年信誓旦旦地宣布,说未来两年它这一个省就要投资4.26万亿的人民币。天呐,想想看2009年之前中国中央政府才投了4万亿,一方面是挽救了中国经济,挽救了世界经济,在另一方面也留下了无穷无尽的后果。要不然我们今天就不会说前期经济刺激的消化期。所以一个省为了就要投资4.26万亿。所以这个投资一定是强心针,强心针一打没有理由脸色不红润,但是一定是未来有无穷无尽的后遗症。

所以今天和未来的中国经济到底如何走,包括明天我会跟大家继续分享我们的微刺激的措施,微刺激是不是一种措施?微刺激会不会变成强刺激?今年下半年也是非常的值得我们关注。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邱震海 开卷八分钟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