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开卷八分钟文字档 > 正文
梁文道读《礼物、关系学与国家》:中国人的“关系学”
2010年02月05日 12:26凤凰网读书频道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但是在这里面,他提出了一个人类学上面一个很有趣的论点,这个论点是现在大部分人类学家也同意的。他就说,他慢慢的就发现,他要采取一个策略,让他北京的调查工作可以顺利展开,就是他从来不向他访问的其他人透露他还见过什么人,他尽量跟他的每一个连络人之间都保持单线的联系,也就是一种低密度的单线联系,这样子就能够让这些人都能够放心的跟他讲他所要知道的东西。他要知道什么呢?他要知道的就是在北京在那个年代,80年代头,文革刚结束没多久,中国人怎么理解关系呢?然后他进一步发现,他这么难混进工厂,打进某个圈子的过程,使他了解到研究关系的艺术,最好的方法就是接受这种形势本身作为田野调查。也就是说,不要再想着自己能够打到某个社区,在那住下来,成为其中一分子,不要再想着进入某家工厂打工,成为打工妹的一员,观察你身边的同事。而是你要研究关系嘛,你就把你为了要研究这个东西累计下来的这个关系网络当成你的田野。如果这么看的话,这个网络它不是个传统意义的田野,为什么呢?他的空间、疆界是不固定,它这个关系网可能一串,比如说我认识这个谁,这个人又认识哪个谁,我这么去跟他们混的话,一混就说不定能从北京混到广东,能从一个开的的师傅到一个清洁工人,一直到某个党政的官员都有可能。

但是他就认为,这样的一个田野概念,才是一个比较现代现实的概念,田野概念仅仅是个理想架构,以网络方法所开展的田野工作不单单限于工厂,也不单单限于北京城,甚至不单单限于中国。中国的熟人和朋友的关系网,告诉了我发生在北京的关系学和中国的事。

好了,请注意这里面,他特别强调一个字眼,叫关系学,这个字眼,它里面说他常常在中国听到,但是我们今天仿佛已经不多听到这个字眼了,那么这是一个当时他常常听到的一个字眼,就文革后,很多人强调文革之后开始讲究关系学,就把关系上升到一种学问的地步来看待,这就是我刚才一开头所说的那种情况。

他这本书就是要研究关系学,但是他会得出一个跟我们平常很多人所认识到的东西完全不同的结论,首先我们先来看看,他作为一个人类学家,在做这样的研究的时候,遇到了困难,跟他解决方法。第一个困难就是刚才我说的,当年来中国,中国这个社会比较封闭,恐惧外人,尤其他这种背景的人,台湾出身的美国人类学家,所以他要改变他的田野,把田野从固定的空间跟社群转变为一连串的人迹关系网络。

第二,他就说到当时他觉得自己像个骗子,或者是间谍,因为他作为半个本地人,他跟生活在这里的本地人,分享了他们生活在恐惧文化中的主体经验。其次又因为他不是本地人,所以他又不能够敢在这个社会里面应付自如而产生的恐惧。那么这都是他当时面对的独特的问题,如果你喜欢人类学的话,你会在这里面读到很多这种有趣味的观点。他用了很多很后现代的理论,来谈论这个研究的方法跟结论。那么这些东西呢,一般读者可能会觉得很沉闷,很无趣,甚至很深奥,没关系,里面有一些对关系的一些判断,因为他假设他的读者是不懂什么叫关系的,外国的学术读者,我们中国人看来也会觉得相当有趣。

比如说这里面就替外国人介绍,中国人常常讲一个人“油”,油水很多的油,石油的油。有时候说我们一个人老实,他就说这个“油”是什么意思呢?外国人就很难掌握,他说看起来“油”和“老实”之间的歧异是个有意味的社会现实,一方面“油”被人认为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但是又会觉得用太油,你会觉得他有点坏。老实表面上看来是诚实,但是也很容易,你会觉得是一个老实人,他柔顺、服从,被权力的驯服工具等看法搞乱了,或者说他变得太笨了。

那么所以可见,你说一个人油,好像在这个关系网里面,如鱼得水。说一个人老实呢,就好像说他是会吃亏的一个傻蛋,到底这些名词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坏,该怎么掌握,也要当成一个关系来研究。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