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2010年06月01日 09: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杜庆春、诸葛沂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库布里克书店)

大陆没有人认真写安哲的电影

诸葛沂:很多资料拿过来以后,就开始看(关于)他的书,包括台湾出的那本,看完之后我再去搜集中国人写的关于他的文章、著作,发现很少,几乎就没有。所以当时我就在想可能这个工作我可以来做,是怀着一种试试看的心情。首先是初稿,后来又经过编辑提出的很好的意见,我们又修改,修改以后得以更为体系化。但是我觉得自己没有达到一个非常高度理论化的程度,但是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们中国人观看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时,有些东西是看不懂的。不知道在讲什么样的故事,或怎么样去理解它,我觉得这本书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很好的帮助。

我觉得当安哲知道我们在这里开这么一个读书会做交流的时候,他肯定觉得很诧异。回头一想,又觉得或许他并不会诧异,台湾早就在九几年的时候就已经这样做过。今年香港也在组织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回顾展。当我们现在再去从事创作,再去追寻一些(新工作时),可能需要人们很好地看一看前人走过的历程是怎么样的。所以我觉得这本书也许适逢其时,它可以提供一个很好的视角。

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还有一个(可谈之处),我觉得他使用这些语言时,可能并不像我们一样,我们是在拿他的镜头语言来用,但他(自己)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包括他的家庭经历的时代,四几年的时候希腊解放战争--我们这边是解放战争,他那边不知道什么说法--人民战争或是什么战争。当时,他自己的家庭也经过了一个颠沛流离的过程,曾经他和他的母亲在尸横遍野的郊外,去寻找他父亲的尸体,在尸体堆上翻来翻去,结果没有找到。后来突然有一天,爸爸回来了,在一个下雨天,这样的场景一直呈现在他的作品当中。也就是父亲的归来。

姜丽芬老师曾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安哲罗普洛斯是在用诗歌影像语言来写作的一位电影诗人,同时又兼有哲学的深度。所以我的工作可能只是让安哲罗普洛斯跟中国的读者、观众见了面,或者说跟中国的观众有了交流,有些人可能从中发现了一点东西,所以我觉得这本书可能是迟来的。它对于安哲,对于我自己都是一个迟来的礼物。这是我想说的关于写作这本书的过程。

下面,我们请姜丽芬老师来谈谈对长镜头的看法。我看过姜老师的电影,非常的好。因为她不是完全引用或者是直接使用了长镜头这样一种语言,它有一些语言背后的文学、艺术,以及一些情感层面的东西潜藏在当中,这要请姜老师来谈谈。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哲罗普 洛斯的影像世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