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六期:给现代社会来几坨“冷”笑话

2010年06月09日 14:24
来源:凤凰网读书

奶猪、李海鹏、黄集伟、杨树鹏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临时搭配的量词将是中文生机勃勃的一个方向

杨树鹏:我大概是在2005年第一次看奶猪的博客。我记的印象很深,首篇是写一个小偷被人抓住了,分成了三、四段来写,我完全没看懂,我说这写的什么玩意儿,这是汉语吗?因为我从小就在浸淫古典文学里头,我发现我没看明白她写的什么,我就再看别的,慢慢发现她有她自己的逻辑,有她自己叙事的方式和风格,所以我们下面请黄老师来聊。先看看这个--熊总。

奶猪:这个是熊总在扮“彪马”,不是我进行摆拍的,他自己看到logo,自己进行摆拍。

杨树鹏:还不错,学得还挺像。

奶猪:这个就显示了我们的家庭地位,熊总出现的形象永远都是骑在我脖子上的。

杨树鹏:拍的非常好,拍照片的人非常有心。

奶猪:昨天有一坨人送我一幅画,下面是一头猪,上面是一坨非常漂亮的浓眉大眼的熊总。

杨树鹏:很久以前,黄老师写一篇文章,说袁蕾对汉语的量词进行了重新的刻画,所有的量词全变成了“坨”。

奶猪:对,这也是文盲的结果,识字少。

杨树鹏:实在是不够用了。

黄集伟:我最开始读奶猪的文章,也是读她的博客,她用到“呸”这个词。她自己解释说没有更好的书名。刚才在楼下的时候,我听说这个书已经加印了,我觉得新星出版社或者袁蕾起这么一个书名是别有用心的,已经有很多网友给后续作品起了一个名字,第二部叫“我呸呸”,第三部叫“我呸呸呸”,对于奶猪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logo。昨天我在家里又重新看了袁蕾的新书,个人觉得,《我呸》还是一个百搭句。大家都知道百搭句的意思吗?在网络上,上一周百搭句是“织毛衣”,这一周可以是“我呸”,我想了很多句式可以用“我呸”。比如,俗话说,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你可以说“我呸”,假如绿豆还不降价,你可以说“我呸”,所以我觉得“我呸”在我们今天这个年代应该是一个很无力的,但是也很有力的百搭句。

为了来参加今天的读书会,我还查了好多字典。“呸”这个字表示斥责或者唾弃,它是一个叹词。我觉得在奶猪的博客里,这个叹词,无处不在,不仅仅她的博客,其实包括她的记者生涯,包括做编辑,她对很多事情可能是怀有自己的见解或者是自己的态度,但是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做职业编辑或者职业记者,有些事情也不得不做,有些文章也不得不写,有些稿件也不得不发,所以我觉得今天这样一个有互联网和微博的时代,还可以悄悄的“呸”一声,也算是时代的进步。这是第一个字。第二个字是“您”和“丫”。“您”是一个“你”的升级版,表示敬意的一个词。好几年前,为了这个词还打过一场架,研究这个词什么时候出现的。“您”一般是单数,至少两个人的时候不会说“您们”,“您们”是错的。但是这个“丫”字跟“您”字连在一起使用,是奶猪的一个发明,至少我是从她那儿听说的,当时觉得是非常古怪一个搭配。这个“丫”字在北京话里,是一个骂人的话,但是在现代汉语实际运用的过程中,这个“丫”字表示亲昵。奶猪用这个“丫”字不是骂人,就表示一种亲切,表达闺秘或者是死党的一种感觉。奶猪把这两个字放在一起,搭配出来的效果就非常诡异,因为前面这个词表示敬意,后面这个词表示亲昵或者骂人,她把这两个字放在一起以后,至少在媒体圈里面非常流行。一般我接电话的时候,如果出现“您丫”,我可以确定是谁来的电话。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听到这种话基本上是苦不得,笑不得,你也不能说他冒犯你了,他用了“您”,但是你也不能说他没冒犯你,他用了“丫”,所以我觉得这个词是很有意思的。我有时候会想到,在我们当代的生活中,有很多时候,这种矛盾的形态和诡异的组合,其实也是我们心情的表达,对有些事情,我们想冒犯一下,对有些事情,我们也心怀敬意,当它们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您丫”。

还有一个词是“滴”,它是一个表达单位的量词。我们通常会说“一滴水”。在新书里面,这个词没有出现,但是在奶猪博客中大量存在。奶猪的使用方法是把这个量词变成了结构助词,她消灭了“的、地、得”,全部用“滴”字取代。在网上流行语言当中,有一种叫“糖果体”,还有一种也可以直呼其名叫“奶猪体”,“糖果体”也好,“奶猪体”也好,与“滴”字的使用是有密切的关系,它容易使人想到另一个词--娇滴滴。所以,这个词大量使用实际上是强化结构助词不表达感情的弱点。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微博上可以看见视频,在MSN或者QQ的交流当中,都可以看视频。但是早期互联网是没有这些的,只有聊天室、论坛,或者是留言的方式来进行互动,所以这个“滴”字可以强化情感和情绪的甜蜜,所以,我认为奶猪把结构助词发扬光大了,让所有的文体在结构助词的表现上,在单一的同时,也丰富了。

最后就是这个“坨”。奶猪在楼下才告诉我,她原创的“坨”应该是石字旁的“砣”,故意为之。在出版当中,为了减少新星出版社出版奶猪这本书会提高错误率的压力,都改成“坨”了。“坨”是一个量词,但是通常不是用来形容所有的物体。奶猪把“坨”和“滴”字一样,广泛的使用。我查了一下《量词词典》,里面有一篇郭老师写的序,在序当中特别介绍了中文的量词。中文的量词有两种,一种叫主类量词,我们通常会用到的标配的量词,比如像“一公斤水”,“两升汽油”,这叫主类量词。还有一种量词叫次类量词,次类量词说的是那些作家、文学家,或者是写作者临时抓来当量词的词。郭老师特别强调,在中文当中,次类量词占主导地位,而且是中文生机勃勃的一个方向。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比如说“这哥们欠了一屁股债”。“屁股”本来是一个名词,但是在这儿被用做量词。再比如,“一嘴黑牙”。这个“嘴”本来也是一个名词,但是也被用作量词。而中文的魅力就在于次类量词的发达和随意。所以,我觉得奶猪最开始说一“坨”人,或者是一“坨”机构,或者是一“坨”导演,大把“坨”的放化使用,也同样跟“您丫”一样,显成一种非常诡异的美学效果,里面包含着很多不屑,也包含着很多轻蔑,同时也包含着很多热爱。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现代社会 笑话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