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打工妹诗人郑小琼:同情到城市从事色情行业的女人

2012年04月01日 17:23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咏梅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3

“90后”农民工是无根的混的一代

羊城晚报:如今的农二代已经不以挣钱后回家乡盖楼房养老为理想了,他们对乡村一点感情也没有,但是,城市里会有他们一席之地吗?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理?

郑小琼:我说的农民工二代大部分是90后这一批农民工,这一代的农民工几乎没有从事农业工作的背景。比如我调查过的那个小玉,她是湖南人,我在大朗认识的一个农民工二代,1992年出生,她前八年是在湖南度过的,由爷爷奶奶带,是中国众多的留守儿童中的一个,后来爷爷奶奶去世后,留在老家没有人带便到这边来,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她努力地想洗掉她来自乡村的气息,做一个城市人。实际上她也知道在城市,像她这样的普工很难待下来,城市只会消费掉她们的青春,然后将她们抛弃。如果说,小玉的父母一代在情感与价值认同上属于有根的漂泊一代,在那一代的心里,还有一个故乡的根在,他们知道自己要回老家,起大房子,是他们的眺望。那么对于小玉这一代,他们属于无根的混的一代,反正不会回老家,也无法在城市安家,那就这样混下去吧!他们是游走在时代边缘的灵魂。我告诉小玉,现在工资还可以,她大约有两千多块一个月,工厂包吃住,说我一年存一两万块,在工厂做个五六年,然后找一个对象,两个人回湖南的小镇或者城市开一个小店也不错。她说,想倒是这样想,就是存不了钱,一两千块钱一个月哪够花。她眼里只有迷茫,更多的时候渴望一下子暴富,现实总是让人失望。

羊城晚报:主要原因何在?你在调查中有没有进行一些归纳?

郑小琼:去年,我跟一个在工厂做人事的朋友交流,说起现在工厂的流水线工人,90后的工人增加,工厂的管理越来越难。她不断埋怨90后的工人难以管理,太自我。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主要是成长环境。后来,我和她对她们工厂三十几个90后工人进行了调查,结果有百分之三十五的90后工人生活在父母婚姻破裂的家庭,有百分之八十的90后工人从小就没有跟父母生活在一起,他们要么跟爷爷奶奶生活,要么跟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或者跟亲戚邻居一起生活,一年跟父母待在一起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在这种环境成长起来的儿童,他们的心灵肯定会有一些问题。

4

我更担忧男民工

羊城晚报:你跟这些女工做调查的时候,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郑小琼:我跟很多人说过,就是一种茫然。我有时会问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也许大部分女工根本不会看,或者写这些又能为她们做什么!她们很胆小,我这几年是人大代表,有一些工友因为欠薪等找过我,实际找我的人是男工多一点,女工很少。她们更多的是屈服于命运,她们以她们周围工友的行为标准来看待自己。

我跟她们交流,她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大家都这样,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或者就说“这是自己的命。”还有“现实一点。”这是我听到最多的话。有时我会告诉她们,可以这样做,但是她们却说没有用的。我感受的是生活让她们学会了比现实更为现实的现实主义。

羊城晚报:中国女工群体最大的困境在哪里?

郑小琼:我不认为这种困境仅仅是女工的困境,是中国底层的困境。中国阶层不断固化缺少流动,底层上升途径被越挤越窄,越来越艰难了。在现实生活中她们找不到可以预期的未来,让她们更加困惑。相对于女工,我更担忧的是我遇到的男工,如果女工们在最后还有婚姻作为改变自己命运的一次机会,那么男工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