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佩甫谈《生命册》:储备五十年筑就心灵史

2012年04月13日 13:59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田超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生命册》 李佩甫 著

继创作了长篇小说《羊的门》和《城的灯》之后,河南作家李佩甫“平原三部曲”的收官之作《生命册》近期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上周,李佩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了创作这部长篇小说,他用了50年时间准备。“人要在外边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李佩甫借用泰戈尔诗句表达自己内心的自省。在书中,他用第一人称“我”回望了中国城市和乡村时代变迁的轨迹。

心理储备酝酿历时五十年

《生命册》主人公吴志鹏喝着百家奶从农村来到城市工作,不想再跟农村牵扯上关系,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逃,家乡无梁村的喜怒悲欢,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被来自乡亲们的请求搞得心力交瘁,也因无力帮助他们而羞愧,终于放弃教师职业而“下海”。在城市,他跟着大学同学“骆驼”一起打拼出一片天下,但在发觉到好友野心膨胀之后,他毅然离开了“骆驼”,并开始用客观的视角冷静地审视着“骆驼”所做的一切。

从1999年的《羊的门》到2003年的《城的灯》,再到今年推出《生命册》,李佩甫用13年时间构筑了他的“平原三部曲”。“这对我来说,好像是一个时间和认识的跨度,过程不能超越。”李佩甫表示,《生命册》是他三部作品中创作时间最长的作品,“从开始创作这部小说到完成,大概花了5年时间。但毫不夸张地说,我也准备了50年。我觉得如果写一个心灵跨度50年的人,至少要有50年的心理储备和酝酿过程。”

有距离才能看清人和土地

“旅客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边到处漂流,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内殿。”在《生命册》的扉页上印着泰戈尔的这两句诗,李佩甫称他理解这句话用了30年时间。“30年前,我看到了泰戈尔这两句话,30年之后,我才用到我这本书里头。人只有拉开距离之后,才能看清楚。比如你到了北京之后,你才能看清你的家乡那些人和事。对于生命有经历的人来说,如果你不拉开时间、拉开空间,你就不可能看清楚你这块土地。”

李佩甫表示,他们那个年代的很多作家都能理解这个感觉,他说:“曾经有一个作家跟我说,他父亲当了60年农民,他根本写不出来一个农民,他不了解农民,只有走出了田地之后才能看清他的父亲,真正的农民不可能看清自己的生活,只有拉开距离之后才能看清楚这块土壤,和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李佩甫称这种距离有时候又不能拉得太远,在创作《生命册》的过程中,他一度无从下笔,“有时候我写了1万多字,突然觉得没有语言感觉,于是又重新回到乡村,住了两三个月,在平原上到处走。回来之后,觉得这是在找一些过去遗忘的记忆。”

用树状结构表达生命状态

李佩甫“平原三部曲”前两部作品《羊的门》和《城的灯》,名字都跟《圣经》有关。对此,李佩甫解释说:“我也不是刻意从《圣经》里找名字,写《羊的门》的时候一边写一边想名字,小说写完了名字也没有找到。有一天半夜醒来,我随手在枕头下边翻出一本《圣经》,突然发现《羊的门》可以做长篇的名字。当时其实有些随意,一直没有想好,后来写《城的灯》的时候就顺下来了。”

前两部作品的名字有些随意,但《生命册》却不同,李佩甫赋予了它新的含义。他表示,这本书写的是一个人的生命史、成长史,也是自己50年的心灵史。“我想借用土壤和植物的关系,把人当植物来写。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都是有背景的。我写背景,写关系的,所以这个人背后站着一群人。为了写好这个土地上的一群生命状态,我采用了树状结构。所以有了《生命册》这个书名,还是采用了三个字。”在李佩甫看来,主人公吴志鹏是一个背着土地行走的人,他身上背着无梁村的人。他说:“吴志鹏是个孤儿,是吃百家奶长大的孩子,他身后背着3600亩土地,背着3000双眼睛。这样一个人走入社会的时候,他内心是怀有歉意的。”

现实中有很多“骆驼”

《生命册》主人公吴志鹏是一个用农村的古老智慧“喂”出来的孩子。在他身上,城市和农村的“根系”密切地连结在一起。

李佩甫透露,在“平原三部曲”塑造的诸多人物中,他最满意的就是吴志鹏。他说:“吴志鹏有很强大的内心自省意识,他之所以避过了很多陷阱,躲过了很多有可能使他走向覆灭的时刻,原因就是他懂得自省。他不断地认识自己,不断地丰富自己,不断地清洗自己。虽然他背着土地行走,虽然他背后有3000双眼睛看着他,虽然他有很多的困顿,但是他仍然在行走。”李佩甫认为,吴志鹏的这种生命状态是当前一批优秀青年的代表,是接近楷模式的人物。

问及吴志鹏身上是否有自己的影子,李佩甫称这是艺术创作,主人公身上有他的影子,但更多的是从社会中吸取素材。他以书中另一个主要人物“骆驼”为例,“现实生活中,的确有很多‘骆驼’这样的人,撒一泡尿就认为挣了1000万。路边有一个售楼处,他说我是买楼的,我把这全买下,然后就撒了一泡尿。第二年房子涨价了,撒了一泡尿挣了1000万。”在李佩甫看来,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细节浸泡后变成文学作品,它不是社会生活本身,也不是社会生活具象的某一个人,但跟社会生活是有关系的。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