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亚东:悲观并快乐着

2012年09月14日 09:09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我要当导演,只因太爱北京】

镜头前的张亚东快乐得像个孩子,平均每一分钟就会嘴角上扬一次,“没什么事能让我郁闷超过十分钟”。即便已是不惑之年的成功人士,他也还像十几年前刚到北京时那样,有麦当劳的外卖吃、有可乐喝就能高兴到热泪盈眶。能睡上俩小时再切两盘实况足球,那就胜似神仙了。

准时、谦逊,有着这样优秀品质的名人倒也不少。不过到了采访现场却先当起学生的倒还真不多。张亚东就是其中的一个,不停地在向摄影师请教着相机和镜头等问题。难道大音乐家最近迷上了摄影,“就算是吧,其实是我想当导演了,术业有专攻,剪辑什么的与做音乐也是相通的,但镜头画面这些真得跟专业人士学习了。”

好好的音乐教父心血来潮想当导演,这是哪门子事?“别看在北京十几年了,但我之前都比较孤僻比较宅,近几年走了世界那么多地方以后,我突然发现北京却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来到北京许多年,在这里取得成功,但却未必真的了解它。”

因此,宅男张亚东在四十岁这年变成了胡同串子,“却发现北京的那种独特的美,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

那未来的新晋第N代导演张亚东,是打算像第五代那位鼎鼎大名的张导那样做足传统文化文章,还是像第六代另一位著名张导那样玩转现代元素的北京呢?“应该都不是,任何具体的意象都不能代表北京,能代表它的只有那种大的氛围,那种包容的情感。”张亚东觉得,只是把音乐当作事业,则哪里都可以做,但却不是哪里都会像在北京那样、时刻都能发现感人的东西,这让这个因为悲观而对美好更加渴望的男子,觉得自己和北京因相互需要而相爱。

上海也是顶尖的城市,但那里就更加现实,上海人会在意很多。比如打车,上海的司机就不喜欢你叫他师傅,他觉得杀猪的人才叫师傅,请叫我先生。北京的哥不会在意这些东西,虽然不会有那种过分的客气和所谓的那种礼节,不高兴了就是告诉你不高兴,你这个活我不想拉就是不想拉,但不会是那种礼貌得却很冰冷的感觉。”

他去的最多的国外城市巴黎,“喜欢巴黎只有一个时候,和不喜欢北京时一样,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必须去巴黎的音乐书店买自己需要的书。但那种高高的礼帽、礼节下的那种冰冷的漠然,还是饶了哥们吧!这样一比,在北京连挨骂都觉得舒坦。”

【以父之名太累,当哥最好】

如今的张亚东除了制作人之外,还有个身份就是东乐唱片公司的老板。在很多人看来,这是成名之后求名利双收的必然之路。张亚东却哭笑不得:“恰恰相反,我其实不是老板,是辛辛苦苦做出音乐,然后把利都贡献给盗版的打工仔。其实我开公司就是为了自己玩,顺便扶持一下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年轻人。”

因此,公司这一经营实体,反而成了张亚东独善其身的外壳。“没东乐我什么都干不了了。连报纸电视都不敢看。看了会让我更没安全感,上面说的都是现在的人如何太过欲望、太过物质。让我更觉得物质世界必将导向灭亡。”因此,能和公司的一群年轻朋友在一起,是张亚东难得的快乐源泉之一。

音乐教父的眼光自然不能不毒辣,那他对自己公司的年轻后辈怎么看?“乒乓球有几个打得不错的,PSP还打不过我这个四十岁的人,年轻人这样可不行啊!”这样的回答让人大跌眼镜。“大家是因为在一起开心才在一起的。我不愿意给任何人压力,别的老板总是强调一套很严格的公司管理制度,我其实非常鄙视。人应该是自由的,不需要那个东西。”而张亚东对下属的维护看起来完全不像个老板,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站在资方的角度看问题,“咱做音乐时间上没谱,晚上做到那么累,明天大家就甭来了,我自己干活就行了”,而只要他不在北京,其他员工就自动放假,这也让别的管理者很是纳闷:“您到底是老板啊,还是工会主席?”

张亚东其实不喜欢别人加在他头上的“教父”头衔,“教父得不怒自威,可根本就没人怕我,我也不喜欢别人怕我。我讨厌所有的那些商业模式下的东西,也不想通过剥削比自己弱小的人来获取利益。”从小在传统家庭长大的张亚东虽然走的人生道路颇为前卫,但骨子里还是认可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观,也更希望自己当好其中的老大哥。“大家愿意跟着我过,我也能让大家生存下去、相互依赖,那我们就呆着;如果有一天,不行了,那咱就分家单过也一样。”

至于产生丰厚的经济效益,那不是他的终极目标。“还是那句话,我要是图钱就不开音乐公司给盗版打工了。我认识的有钱的大老板,没人快乐。让我牺牲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快乐去换钱?我有毛病啊我?”因此,“从棚里出来头昏脑涨时,能找到人一起打乒乓球”,东哥觉得,这就是在公司最快乐的时候

[责任编辑:吴毅恒] 标签:张亚东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