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伊沙 还原诗人曹操

2013年05月27日 09:2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永熹

伊沙

短歌行

曹操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辍?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评价曹操“名托汉相,实为汉贼”,以浓墨重笔将曹操塑造成一世“枭雄”。宋元戏曲中,曹操也一直是“白脸”奸臣的形象。

奇怪的是,诗人伊沙小时候开始看《三国演义》,最先迷上的就是曹操这个“坏人”。伊沙说,那年头看电影,喜欢的似乎都是“坏人”,他认为这是他写《曹操》的一个沉淀最深的情感底蕴。

关于曹操究竟是“奸雄”还是“英雄”的争论,很早就已经开始了,为曹操“翻案”的工作,已有不少人做过。对伊沙来说,最初单纯地对一个有魅力的“坏人”的喜欢,变成了对一个在时代风云中运筹帷幄的复杂人格的兴趣,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一个大文学家、大诗人。他意识到,这是一个魅力无穷光芒四射的文学形象。尽管“三国”故事历朝历代已经过了无数的编排,但伊沙意识到,迄今为止其实还没有一部关于曹操的历史小说,遂发生了对其人其事加以“再造”的兴趣。

伊沙在小说中创造了一个他称之为“亡灵叙事体”的叙事方式,文中的曹操是从一个站在天上的亡灵的角度说话,反思自己一生中的作为和得失。你会发现,这个曹操甚至“穿越”到了21世纪,当然,这不是指他带兵打仗用的是热兵器或使用电脑监控,而是指这个作为曹操的亡灵,开始以现代文明观来检视两千年前发生的故事,这种参差,是伊沙版曹操的特色。

“三国”已经成为中国文化中最重要的母题之一,物是人非,对于三国人物,每一代人都会有不同的说法。可以肯定的是,关于曹操、关于三国的故事,我们还会一代一代地说下去。

对我来说,曹操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坏人”

新京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三国故事所吸引的?最早看的关于三国的书是什么?对你来说,三国题材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

伊沙:小时候。最早看的当然是《三国演义》。我总是趁我放学而父母尚未下班回来的时候,溜进他们的卧室去读他们的枕边书,好多中外名著就是这么读完的,其中就有《三国演义》。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最大的吸引力是战争(我到现在也认为战争场面和战役过程是这部名著写得最精彩的地方),随着年纪增大慢慢转成对于书中人物性格、命运的兴趣,曹操无疑是众多人物中对我吸引力最大的一个。

新京报:为什么要写《曹操》这个人?中国民间历来将曹操当作一个大奸臣,但为曹操“翻案”的工作其实不少人已经做过了,比如鲁迅先生就说过“曹操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至少是一个英雄。”易中天教授在《品三国》里面也说过“真假曹操”,你还是用一整本书来写曹操的一生。

伊沙: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读《三国演义》时就很喜欢曹操这个人物,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坏人”看待,或者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坏人”。那年头我们看电影喜欢的似乎都是“坏人”——我相信这是我写作《曹操》的一个沉淀最深的情感底蕴。至于说“翻案”,我肯定不是为了“翻案”的目的来写作一部小说的,就“翻案”这种“大事”而言,我绝对属于人微言轻,岂敢作此非分之想。我只是喜欢这个人物,觉其大大的有戏可做,如果以我所理解的加以还原或曰“再造”,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魅力无穷光芒四射的文学形象,于是便写了。

新京报:为写《曹操》,你做了哪些资料上的准备?

伊沙:除了我书架上现有的书,我又到书店里去买了一些,还从网上下载了800页资料,从2009年10月开始着手准备到2011年3月1日动笔,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几乎天天泡在这些书籍和资料里。有两本书对我来说至关重要:《三国志》和《三国演义》。

[责任编辑:吴珂] 标签:曹操 伊沙 诗人形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