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何怀宏:新国家的国民性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00
嘉宾在年度沙龙现场讨论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2013凤凰读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  主办:凤凰网·读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时间:2014年1月5日  地点:清华紫光国际交流中心  第二场:“国家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2013凤凰读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

  主办:凤凰网·读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时间:2014年1月5日

  地点:清华紫光国际交流中心
 
  第二场:“国家”中的“国民性”——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
 
  贺卫方:非常感谢钱老师。作为鲁迅研究的专家,钱老师对鲁迅整体的把握,非常好地给我们展现了鲁迅的国民性学说的整体风貌。这里面也有许多非常精彩的观点,比如说对于中国语言的游戏性的解读就特别有趣,这点可能在明恩溥的书里也有过一些论述。同时我也有一个疑惑,就是鲁迅作为一个思想家,对国民性有这么深刻的批判,但很讽刺的是,1976年前,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泽东为我们树立的最伟大的文化先锋却是鲁迅这样一个人物,我觉得这点至今还是特别吊诡的事情,是一个谜,一会儿讨论的时候再请教各位老师发表一些看法。

  在何怀宏老师的《新纲常》里好像不大提到鲁迅,倒是他在“仁、义、礼、智、信”这五常中间分别列了一个典型人物。其中在礼方面列的是胡适,说胡适是守礼方面最伟大的典范。我也不知道何怀宏老师今天要跟大家讲的是以胡适为主还是以鲁迅为主,或者是以《新纲常》为主?不管怎么说,我们欢迎何怀宏老师。
 
  何怀宏(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刚才听了钱老师的发言很受启发,刚才卫方介绍当中使我突然也想起,今年是特别值得纪念的一年:一百年前,1914年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一次战争开启了一系列的战争,二战、冷战等等,而且很多旧的国家消失了,新的国家诞生了,同时还引发了一系列的革命,十月革命、中国革命等等,到20世纪末才尘埃落定。20世纪可以说是由它开始的,真正的20世纪,霍布斯鲍姆所说的短的20世纪,作为中干的20世纪,就是1914年开始的。其实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应该都是跟这个有关的,我们虽然走出了20世纪,但是很多东西还仍然在我们的社会中、生活中发生着巨大的作用。
 
  1、两种“国民性”:传统的国民性与新的国民性
 
  今天我先谈一下国民性。我认为有两种国民性,不是一种,是两种。一种是中国人的国民性是什么,这是描述性的。还有一种,当然跟这个有关,也是中国人经常论述的,即希望达到的新国家的国民性。比较典型的像梁启超的《新民说》,还有刚才钱老师所说的鲁迅的“立人”,这都是试图探讨一种新的国民性。那么描述性的(主要是传统社会而来的)国民性,我列举了五点:勤劳、节俭、忍耐、随和、实际(实用),最后一点最重要,实际或者实用。那么,新的国民性是什么呢?我也列举五点:独立、合群、权利意识、公德心、责任感。这也不是我的发明,是参考了梁启超等人的意见来列举的。
 
  传统的国民性
 
  我们首先谈传统的国民性,就是事实的、反省的、描述的,甚至是批判的,和世界其他民族比较而言,这个应该是在近代中国谈的最多的。
 
  第一点,勤劳。好像最近有一个评比,说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这可能是中国人当仁不让的。但是也可能过劳,甚至有时候会被批评为“经济动物”。我记得前些年有个法国女总理批评日本人像经济动物,说礼拜天也不休息,从早忙到晚,而像巴黎全部到海边、到外地去了,很多商店也都关门了。
 
  第二点,节俭、节省。但是这不仅仅是单纯的节俭,包括置业、购房,甚至中国大妈买黄金,她也不是去奢侈浪费乱挥霍,而是作为一种投资,或者说是置业的意思。到了国外,华人置业的意识、产权的意识、产业的意识是相当强烈的。所以中国人走遍世界,到处落地、生根、开花,只要有一点缝隙,有一点有利可谋的地方,都会发现中国人在那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做事。
 
  第三点,忍耐。中国人坚韧顽强,尤其是为了生存非常忍耐,会想方设法活下去,不那么敏感、脆弱。美国打一场越战,回去好多老兵都精神出问题,中国人可能不那么在乎,不那么脆弱。当然也可能是对生命看得不那么重,但是确实很顽强,很坚韧。比如看莫言的小说,你发现他们非常艰难,但是也非常坚韧地活着,无论是好活赖活,要活下去。中国人活命也很不容易,但是活了几千年。当然,缺点可能就是有点麻木不仁、顺从、不勇敢,甚至被批评为奴性、奴才。
 
  第四点,随和。其实大多数人还是比较随和,比较中道。当然不是像西方那种同时扩展到两个极端甚至多个极端的中道。相对而言,中国人,尤其传统中国人,比较温和、妥协,也比较宽容、宽厚,不走极端,但也可能就是说不够维护自己的尊严,或者做事不认真,就像过去有一篇文章说差不多先生,差不多就好了。不止我们家,包括朋友家,经常碰到差不多先生送货来,稍微认真一点他可能就送对了,但是就差一点。还有就是像散漫,不够关注公共事务,明哲保身,得过且过,也许跟这个又有一些关系,好处是包容,甚至宽容,也能同化,但是坏处是有点像糨糊,甚至像柏杨所说的酱缸,不是很在乎是非,不那么坚持原则。
 
  第五点,实际。这是最重要的。中国不像西方或者伊斯兰、俄罗斯,甚至日本,它有一个比较超越的崇拜的对象,中国文化是人文的文化,人间的、现世的文化,不管是老百姓还是传统的上层君子、士大夫,更注重人间、现世,很实际。
 
  由此也许我们就可以下一个初步判断,就是中华民族其实是最适合于现代化的民族,当然更确切的说,是最适合于后发现代化的民族。它不一定是首创,比如说经济,在全球市场方面,应该说是后发,但我们现在走的最快,后发第一,山寨第一。我觉得中国崛起的秘密,很多人讨论中国模式,从这里找原因、那里找原因,其实还应该从国民性找原因。国民性的原因当然不是唯一的,但中国近三十年经济突飞猛进的一个奥秘就在这里,来自我们的国民性;而且如果展望未来的话,我们可以说现代化将越来越打上中国的印记。当然这可能让很多西方人很担心,因为中国的印记就是很实际、很实用,现在也可能被批评为很经济,很动物,就是很经济动物。
 
  所以,中国的国民性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糟糕的,我们现在还在得它的所赐。它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但最怕的是什么呢?就是在这一百多年,可能我们有些好的东西消失了,而新的好东西却没有产生。你就比如说中西,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孩子一会儿在美国待,一会儿在中国待,但这个朋友最后很苦恼地说,他的孩子没把两方面的优点学到,却把两方面的缺点集于一身了:不像中国孩子那么勤快、刻苦,但是像美国孩子一样坚持他的权利,绝不放弃,绝不尊重父母的权威。你看中国这一百多年,我们很多东西丢掉了,比如亲情、同情、随和、忍耐,甚至勤劳、节俭,我们这些年也变得相当奢侈、铺张,像暴发户一样。而像新的东西,比如我们现在就经常讲为什么这个社会上的暴戾之气那么浓厚,因为一点小事在公共汽车上就会把人给打死,为什么?
 
  现代国家的国民性
 
  接下来我谈谈现代国家或者说新国家的国民性。这是目标性的。我这里讲五条:
 
  第一,独立。刚才钱老师也说到了,用胡适的话说就是健全的个人主义,当然,健全的个人主义隐含着对制度的要求,制度、伦理和社会理想也要落实到个人,不光是个人要自信、自立、自强、自尊,也要争取制度来保证每个人的自信、自立、自尊、自强。
 
  第二,合群。为什么中国人一盘散沙?梁启超和孙中山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其实这个和独立有关系,不独立往往也不合群,独立和合群应该是同时要有的。这个合群,包括政治社会的合群,也包括社会组织的合群,乃至平时的合作精神。我觉得首先还是要有一定的国家思想,不一定是国家主义,这是梁启超和严复都经常讲到的,反对浪漫的无政府主义。当然,这里的合群不是从众,不是抱团,不是站边,不是拉帮结派,强调的是一种协作精神、合作态度,是一种共存,乃至共赢。
 
  第三,权利(right)意识。这实际上是对自由的热爱。我们以前说中华民族勤劳勇敢,酷爱自由,但我觉得这不是我们已经拥有的品行,而是需要遵循的品行。就是说,你要去争取自由,维护自由,珍惜自由;但同时也包含着边界的意识,就是同时你也要尊重别人的同等权利,也就是宽容。
 
  第四,公德心。这个和权利相对。我们过去说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国”“平天下”是对士大夫而言的,一般老百姓就是“修身”“齐家”,对“治国”“平天下”是不关心的的。但在一个平等社会,一个走向平等的社会,哪怕是观念平等的社会,大家还是都应该要有一种公德心,关心公共领域的事务。这是需要培养的,就像孟德斯鸠所说的,共和体制最重要的就是德性,指的就是公德心。
 
  第五,责任感。这是我在《新纲常》里所说的,具体就是私德对个人、对家庭、对朋友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对国家的责任,乃至对天下的责任,对众生的责任,对地球家园的责任,这是最广义的。
 
  以上五点就是我所说的作为现代国家希望达到的国民性。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其实中国人很适应现代化,至少在经济上已经证明了,那能不能证明自己也适合政治上的现代化呢?这的确比适应市场经济要困难,但看来也是可行的,其实也已经有证明,所以这是一个需要努力的方向。
 
  3、胡适和鲁迅与国民性的关系
 
  最后,我想简单说一下胡适和鲁迅与国民性的关系。我觉得鲁迅可能更多的是对第一种国民性的反省和批判,而且是非常彻底地批判,甚至到了完全否定的程度。而胡适虽然也有批判,但更多的是在倡导后一种国民性,就是符合现代化尤其现代政治的国民性,因此应该说更具建设性。
 
  鲁迅对中国的国民性有深刻地认识,比如他的小说《药》、《阿Q正传》等很多作品,但这种批判我觉得有夸大的地方,更重要的,我认为没有指出应当怎样建设,甚至方向有误。鲁迅是有思想的文学家,而胡适是有思想的学问家,相较而言,学者更重视理性。虽然鲁迅的才华是超过胡适的,但是这有点像法国的萨特的才华超过阿隆甚至加缪一样,按照我的判断,就是萨特没有阿隆、加缪那么正确。
 
  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儿,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在对话中再讨论。谢谢。
 
  贺卫方:谢谢怀宏兄。刚才怀宏兄讲到中国是一个最适合现代化的国家,这个观点让我想起一个日本的年轻的历史学家与那霸润,1979年出生,比我们在坐的(熊)培云兄还要年轻。他写了一本很有意思的书叫《日本的中国化》。什么叫日本的中国化?他认为日本本身的社会结构虽然跟中国确实非常不一样,但是日本在历史上非常想走到中国这条道路上,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但是始终不容易走到。而且他发现,只要日本学中国,两个国家关系就很紧张;而只要日本保持独特性,两个国家就比较合力。有人说这两者可以结合,对此他提出了一个“葡瓜效应”的观点。什么叫“葡瓜效应”?就是如果能培养出一种植物,像葡萄那样,一结一大串,而且每个都像哈密瓜那么大,这样的瓜肯定特别好,但结果最后培养半天,每次只能像瓜一样只结一粒,而且还都像葡萄那么小,这就是“葡瓜效应”。与那霸润的书里说,从宋朝开始,全世界第一个现代性的国家是宋朝的中国,这个特别有趣,我们一会儿可以接着再讨论。

  现在有请王人博教授发言。
 
【2013凤凰读书-新民说 年度文化沙龙实录】
 
 
 
 
 
 
 
 
 
 
 
 
 
 
 
 
 
 
 
 
 
  第二场:“国家”中的“国民性”——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

  主持/贺卫方

  嘉宾/钱理群、王人博、何怀宏、熊培云

  时间:2014年1月5日14:00-17:00

  主题阐释:

  近世中国有两个关键词:新国家与新国民。如何建设新国家,如何塑造新国民,以及二者之间的纠葛,一直是中国思想的核心。

  而胡适和鲁迅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因此,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展开,将“国家”中的“国民性”作为切入点,纵论“新国家”与“新国民”的关系,“国民性”于“新国家”建设的意义与价值,以及如何构建现代中国、塑造现代公民,对于现世中国而言,意义重大且深远。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年度沙龙 新民说 凤凰读书 鲁迅 胡适 国民性 何怀宏 新纲常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