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钱理群、王人博、何怀宏、熊培云对话录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2013凤凰读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  主办:凤凰网·读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时间:2014年1月5日  地点:清华紫光国际交流中心  第二场:“国家

 贺卫方:我们现在一大堆书面的提问,我稍微来一段快速的抢答,每个人回答在三五句话之内,中间的标点符号不要太多。

    请熊培云教授回答,知识分子在当下的历史条件下怎么定位,也不能为商业服务,也不能为官场服务,也不能搞大众启蒙,那你们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熊培云:我想知识分子更多的还是要为理性去忙碌,我印象中如果中国过去的历史缺少什么东西的话,我觉得缺少一批人,就是探寻真理的人。今天的知识分子应该肩起这个责任。
   
    贺卫方:请问钱理群老师,您退休以后为中学推动语文教育改革做了很多的工作,但也遭遇到了不少挫折,因为应试教育的评价还是能够统领一切的,所以我认为大学因其自由的氛围才是教育模式改革最好的试验田,你为什么不在大学的改革方面多做推动呢?
   
    钱理群:历史上搞教育的人依然是两派,一派认为重点应该放在大学,以蔡元培为代表;另一派认为教育应该从中小学教育抓起。你仔细看我关于教育的言说,我在退休之前主要言说大学,因为我在大学里面,我谈了很多关于大学的看法。退休之后我把重心转移到中小学,是因为我认为中小学更能决定中国的未来。还有一点,我有个人的原因,我老了,我什么都可以绝望,唯一不能绝望的是孩子,如果孩子也绝望的话,那就活不下去了。但是我在关注中小学教育以后,我概括为:我是屡战屡挫,屡挫屡战,战到最后认识到,中国的教育问题,从大学到中学到小学,已经不是观念的问题,也不是方法的问题,而是自从2000年中央提出教育产业化以后,教育变成了赚钱的工具,从大学到中学到小学都一样。2000年到现在的13年以来,从大学到中学到小学已经形成既得利益链条,既得利益链条不打破,中国教育毫无希望,而既得利益的打破已经是超出我的能力了。因此,我从去年开始宣布告别教育,告别教育干什么呢?今年年初我提出一个口号,就是我要干的事,好人联合起来,做几件推动政治改革的好事情。
 

相关专题: 2013凤凰读书·新民说·年度沙龙   2013凤凰读书·新民说·年度沙龙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年度沙龙 新民说 凤凰读书 鲁迅 钱理群 王人博 何怀宏 熊培云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