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严彬 | 寻路海子:山海关日记


来源:"十九点"文艺沙龙

人参与 评论

山海关.严彬摄 文. 严彬 三月二十日 晴 离三月二十六日六天 大概,死是不能表演的。 前些天,胡涛和我说,凤凰文化要拍一个与海子及春天的诗有关的纪录片,问我是否愿意去一趟山海关,读海子的

山海关.严彬摄

文. 严彬

三月二十日 晴 离三月二十六日六天

大概,死是不能表演的。

前些天,胡涛和我说,凤凰文化要拍一个与海子及春天的诗有关的纪录片,问我是否愿意去一趟山海关,读海子的诗。我草草问了几句,说可以。当天去当天回,如果我不说,没有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

答应以后,便有了一个小剧组,叫做"山海关小剧组":徐鹏远、姜胜男,和我。现在是二十一号,它静静躺在微信里,成了昨天。

北京站.严彬摄

【北京站】

出发之前,一夜没睡好,醒了三回,总将当时想作五点。后来还是睡着了,五点二十闹钟响时,天微蓝。约六点到北京站,人不多,天像深色的蓝宝石。虽然我没有见过蓝宝石,却觉得蓝宝石总是那个样子。

在北京站录两段场景,我从对面的地铁口看北京站,沿着楼梯穿过天桥走进广场。剧组对我的提议是"负责忧伤"。于是我负责忧伤,戴着帽子看前面的大楼和楼门前的栅栏,它们渐渐一片模糊,没有引起任何联想。后来坐上D29,车开了。前一个小时睡觉,后一个小时读了一个中篇小说,叫做《没有语言的生活》。一个瞎子和一个聋子,父与子,扫除祖宗的阴霾和邻居的忧伤,过着他们自己的日子。

【山海关站】

九点二十左右,穿过秦皇岛站抵达山海关。蓝天,水洗过的站台很干净,没有一个烟头,向四面延伸,分不清方向。下车的人很少,上车的人更少,等我们抽完烟,站台上几乎已经没有人。我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的火车站台,火车载着坦克经过,它在阅兵。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朝鲜。

那天夜里我做梦,在梦中逃命,要我命的是个朝鲜人。他在窗口等我,呵呵笑着,仿佛老朋友找我要一件旧东西。

我们说笑着,走了。

一路上碰到许多拉客的人,三轮车夫,出租车司机,小商贩:"一块钱到古城","三个人十块钱,游天下第一关","要纪念品吗?"。

经过一个干净的有荷花的街心公园,听到《红楼梦》中的"葬花吟"。没有人做操,老人在舞剑,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严彬 海子 山海关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