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君婷:混得最差的女作家,和吃了最多唐僧肉的“白骨精”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从矫情小公主到欢乐老母鸡》的作者君婷(Yolanda)的简历看去令人厌恶。从人大附中实验班到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专业 (期间还兼职新东方创下上午教英语下午教西语的记录);离开人人艳羡的外交部,赴美攻读新闻硕士,职业道路从《华尔街日报》女记者到欧盟商会的辣妈新闻官......如果“白骨精”这个词还不算老掉牙,那么她可算吃掉最多块唐僧肉的白骨精了。

同时,用她自己的话讲,她又当之无愧是“混得最差的女作家”——最擅长写扫兴、尴尬和急赤白脸的文字,不遗余力反鸡汤、反素食、反知心。她的上一本长篇小说《女北京》不惮以最大的腹黑去揣测一座城市,写给一切“同呼霾、共焦虑”的人;而这次的《从》则创“恶趣味女哲学”,写尽从腹黑矫情女走向欢乐老母鸡之路,为广大迷茫中的文艺及不文艺女青年斩断从小丫头到老妇女沿途的每一条荆棘。

“要一心一意当混得最差的女作家,只给活得无趣的人写作。” 也许,她是对的。

Q&A:

Q: 那么究竟什么是老母鸡的状态?一定要通过结婚生子来获得老母鸡的状态吗?

君婷:不是。这和结婚生子没有关系。就像梦想和三险一金没有关系。老母鸡是女人的一种成长状态。母鸡下蛋做喻,那些个热乎的蛋,可以是传统意义上的孩子,也可以是自己亲手创作的其他人生作品。这些个蛋,让我们心甘情愿地孵,从此卷起袖子干人生实业,不再兀自怅惘和闲得那没有的蛋疼。

Q: 是不是看了这本书后,我们就可以避免小公主的矫情,直接拥有老母鸡欢乐的咯咯哒并安心孵蛋?

君婷:我认为一只真正灿烂的老母鸡,她肯定诚恳地矫情过。从小公主到老母鸡是一个必经成长历程,年龄的变迁让人殊途同归。但是,你必须该公主时候就公主,绕许多弯路,磕得头破血流,这是成为老母鸡的必经代价和学费。老母鸡不是家长里短婆婆妈妈。老母鸡是身经百战、神功护体的女人。看似扫地神僧,实则人家就是神僧,一切笤帚只是伪装。

Q: 恶趣味女哲学是指什么,是戏谑的心灵鸡汤?

君婷:这是一本反鸡汤的书。是不敬女神,只敬女人。而女人是不能只靠鸡汤喂食的,那样会便秘。我们还得吃粗纤维,我们还得吃实在的鸡肉。现在的速食鸡汤和蛋疼知心姐姐泛滥成灾,其实也是一种暴力,貌似温暖的“暖暴力”。《从》就是要拒绝一切鸡汤暖暴力。

Q: 那么这本书是只写给女生和母鸡看的吗?比如,公鸡也可以看吗?

君婷:这本书不是所谓“女性读物”。其实,被矫情女友和老婆折磨得遍体鳞伤的男人更该看,读后可百战不殆。也许她也可以是一本男朋友买给女朋友的礼物书。一鸣惊人的公鸡和欢乐的母鸡本来就是相互依存的。书里也有许多助你找到好公鸡的宝典。比如《十五元男人套餐,你必须要薯条》那篇分析文章。

Q: 一个女生究竟怎样才能从“小公主”成为“老母鸡”呢?

君婷:这问题我回答了你就不看书了。(笑)。我们只能不停走,不停走,无论是向上爬,还是往下溜,每一天的人生,都是一段无法逾越和省略的距离。也许,没有任何人有周密的答疑方案,但是,我希望带着这份暧昧与矛盾,带着最大的诚意和自黑的勇气,与每一位阅读者对话。

作者介绍:

君婷 (Yolanda Zhang),媒体人,作家。代表长篇小说《女北京》。早年就读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专业,硕士毕业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新闻学院。曾供职《华尔街日报》和外交部。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文艺女青年 白骨精 女作家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