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读书 > 书评周刊 > 文档 > 正文
“俊杰”熊培云
2010年07月14日 16:24 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一世豪情,飘零南北、大江寥廓。酒侣诗朋,樽前未老,你我皆沉默。莺飞草长,万千心事,笔底风卷云捉。看红尘,淘尽霜雪,谁把苍生折磨? 江南浮花,江北浪蕊,宝刀曾识悲歌。叹我少年,乡关踏破,共神州蹉跎。适之百年,慷慨人道,风尘满、真理烙。换此生,文明再造、新新中国。”

这首《永遇乐·新新中国》的作者叫熊培云,一个把自己的一生当做远大前程的人,一个耽于建设思想国和重新发现社会的人,一个让我们对中国知识分子重燃期盼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

熊培云出生于江西乡村,毕业于南开大学,工作于某党报七年,然后赴巴黎留学,回国后任南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曾任或现任《南风窗》杂志驻欧洲记者,《新京报》首席评论员,《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东方早报》、《亚洲周刊》、《凤凰周刊》等知名媒体专栏作家、社论作者及特约撰稿人。著有书籍《思想国》与《重新发现社会》,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的、人本的、宽容的、每个人都可以自由思想的中国与世界,2005年和2007年以其理性且有情怀的思想、温和而向上的力量两次入选世纪中国网友“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

这些只是熊培云的“外貌”,而他“本质”上是我们这个时代“货真价实”的“俊杰”。何谓“俊杰”?古语有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时务”应该包括两层含义,表层是指时代事务、时代大势,深层含义则为时代价值、时代精神。而且光“识”是不够的,还要“做”。真正的“俊杰”应该是“识时务”且关注时代事务、引导时代大势、宣扬时代价值、倡导时代精神的人,如五四时期陈独秀、鲁迅、胡适等。而熊培云便是当代“识大体”“顾大局”的俊杰之一。

熊培云首要“身份”便是时评作者,在他看来,所谓时评就是“识时务”,他相信“参与一个时代书写”最关键处就是要“识时务”。的确,随着“热言时代”的到来,随着公共空间的成长,随着“人民”的虎虎生威,时评越来越发挥着重要作用。它是新闻的内核和高地,是解析新闻、传达民意、引导舆论、督促公权的主要载体。说明政策利弊,分析社会现象,批评官员言行,时评作者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敏感最“可恨”的人,他们“无事生非危言耸听夸大其词”,“破坏着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从网上海量的发贴“拍砖”到遍地开花的专栏文章,时事评论已成燎原之火,而熊培云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纵火者”。如前所述,他担任着国内几大时评重镇的评论员,甚至担任过评论界大本营——天涯网站关天茶社版的特邀斑竹,在国内外发表过千余篇评论。仅以2009年为例,该年的热点事件如张海超“开胸验肺”、治疗网瘾、“钓鱼执法”、重庆打黑等,熊培云都一一没有放过。他发表在《南方都市报》的评论《救救家乡,救救公共精神》入选《南方周末》2009年十大评论,就唐福珍一案发表在《东方早报》上的评论《屋顶上的矿难》入选《时代周报》评出的2009年度十佳评论,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的专栏文章《说说我为什么不高兴》获“首届中国新锐媒体评论大奖”时政评论金奖……

在熊培云看来,写作是对时代尽责的一种方式。“在这个社会,生活于这样一个时代,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中的一员,我们又无法说谁更幸运,谁更不幸。因为我们最需要面对的,也恰恰是我们共同需要解决的问题。从孙志刚案到‘躲猫猫’,从‘短信狱’到跨‘省追捕’,从‘周老虎’到‘临时性强奸’,没有谁可以对此视而不见。”很多时评作者对时评写作常常感到无力沮丧,写了白写,一切照旧。对此,熊培云回答道:“而这一切,都不是一天可以完成的。在推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你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你不要去掂量你此前堆积的那根稻草不是最后一根稻草就说它份量过轻,或者没有重量。当然,在推动社会进步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这种‘无力感’也是无比真实的。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无‘力感’,才更需要执着。许多人,之所以平静而坚定,活得从容,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上世纪做不完的事情,可以这个世纪来做;那些一天永远做不完的事,可以用一生来做。”实际上,时评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公民行动,一种表达自己心声和社会民意的行动,如另外一位著名评论员长平所言“与其说时评是一种写作,不如说它是一种行动。现在时评文章越来越多,如果你把它看作一种写作,可能会发现很多文章很粗糙,因而感到很失望;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把它看作一种行动,你就会为这么声音而感到欣慰,你就会发现这是中国社会的进步。”

在赞赏时评的同时,也有一些质疑声音,如时评没有深度不成体系,甚至有人讥为“脑残体”,任何人都能写、任何事都能评。不可否认,时评就事论事一挥而就的确很难有多深多阔。对此,一方面要坚守时评的价值,如另另一著名评论员梁文道所言“时事评论要做到的是快速反应,把眼前的复杂现象解剖成简单的问题,又或者把简单的事件分析成复杂的议题,好让大家每走一步都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它未必能够指出长远的方向,可是人走路也不能一直远眺前方却置脚前的一块石头于不顾。”另一方面也要承认时评的局限性,在保持“本色”的前提下要尽量拓宽和延深。熊培云在这方面的努力便是“榜样”,他的时评往往能比别人多看一“眼”,比别人多“走”一步。如他把唐福珍之死称为“屋顶上的矿难”,在批评拆迁暴力的同时还指出“应该结束的是自己杀死自己的那一场‘暴政’”。

而且如其他“粉粹性”批判不同,熊培云的批评既理性又兼具建设性,他并不满足于指出问题更关心解决问题,他总能让我们看到事物美好的一面和光明的未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的人说当他看到唐福珍事件的时候,内心觉得这个社会十分不好。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判断,是因为的确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对中国还那么有信心’,我是这么理解的:你看到的是拆迁队去拆唐福珍家的房子--那是悲观的一面--而我看到的是事情发生后,社会上有很多人在声援他,以及后来废除拆迁条例的出台。我看到的是社会积极、光明的一面。所谓建设性,很多就是这样,即需你把好的东西指出来。曾有人打比方说,如果让你选择,你是做闪电还是阳光?闪电虽然可以刺穿黑暗,但代替不了光明,真正的光明是持续燃烧的。”

比这些更“技高一筹”的是熊培云的目光远大与见识卓越,他没有停留在时务和社会现象的表面,而是持续深入不断思考,终于重新发现了社会,指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势所趋。他最新出版的《重新发现社会》可谓是一本应时而生的“绝世好书”。他认为,在完成对改革前“革命第一”的政治主导型全能政府以及随后“效率优先”的经济主导型政府的超越后,中国将从此进入“共建共享”公民社会的宽阔之境。“八十年代是群体争民主,波澜壮阔;九十年代是个体争自由,润物无声;而最近十年,是社会与国家充分博弈的十年,不断地从旧有体制中抢回或者救起自己,从集体到个人,从政治到生活,实际上也是中国人重新发现社会的维度。正是因为社会自发自我的生长,渐渐恢复了应有的活力与创造力。”的的确,公民社会的成长是中国这几十年来最赏心悦目的成就,也是顺利地通过历史三峡的必由之路。改革开放就是一个国家萎缩社会勃起的过程,没有公民社会的自主就不会有人民的作主就不会有个人的幸福和国家的进步,没有社会空有主义也绝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但公民社会仍然“在路上”,一个光风霁月的公民社会还需要我们各尽本分共同努力。实际上,当下中国的时评既是公民社会的产物也是其重要的推手,时评作者应该参与到公民社会的进程中,与其同呼吸共命运。如另另另一著名时评家笑蜀所言,时评人身份具有双重性,“一方面必须既在局外,以独立的第三方来观察、来审思公共进程,另一方面又必须置身其中,必须是公共进程的实际参与者,推动者,才能对整个公共进程有全息感受。”熊培云的《重新发现社会》一书无疑就是“火上浇油”,将对公民的“启蒙”与公民社会的成长产生不可估量的意义。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张守涛 编辑:张哲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