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赵汀阳:在今天我们如何看革命?


来源:共识网

人参与 评论

中国的个人工程迟了不止一步

共识网王淇:德布雷有一个判断——涉及到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中国迟了一步;涉及到天地之间的关系,中国领先了一步。您认同这个判断吗?

赵汀阳:“个人”是一个现代产品,是一个由权利和意识所定义的概念,并不是每个人的肉身。形成个人需要很多道工序,我在《坏世界研究》里有一章讨论这个问题。

最简化地说,一个人成为“个人”至少需要两个基本条件:

1,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权,这是洛克论点;

2,自主意识(autonomy),这是康德论点。

个人的其它特性可多可少,但这两个基本性质缺一不可:有了私有财产权,才有可以自由支配的个人领地;有了自主意识,一个人才成为主体,成为自己的主人。按照康德的观点,有了自主意识,人就是一个能够独立运用理性进行判断的人,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奴隶,不是被肉身欲望所支配的奴隶,不是被自身利益所左右的奴隶。自主意识是自己给自己立法,所以,自主意识也翻译为“自律性”。

中国的个人工程尚未完成,私人财产权等待宪法规定,这一点显然“迟了一步”;自主意识却是每个人自己给自己的,别人帮不上忙,这一点恐怕迟了不止一步。

关于人与天地关系,中国甚至在《易经》时代就有了相当成熟的意识,自不待言。

要在全球化条件下重新理解“天下理念”

共识网王淇:接着上一个问题,您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天下体系。您认为周朝创立的礼乐制度经过充分改进是一种可以普遍化的资源。您的“充分改进”指的究竟是什么?而早在春秋时孔子就有对周礼进行损益加以推广的想法,历史上他并没有成功。那您的天下体系在何种意义上是可推广的?

赵汀阳:我所理解的“天下”是作为世界制度的天下体系,与周朝的包括礼乐制度在内的具体制度几乎无关。具体一点说,周朝制度只是“天下理念”的一种古代实践,是“天下理念”的一个特定语境个案,并非“天下理念”本身。在哲学意义上,我关心的是“天下理念”本身的意义,以及天下理念的未来时而不是过去时,尽管在解释天下理念时我会对天下体系的历史渊源有所叙述。

但所谓“改进”,要改进的不是周朝制度,那是孔子的事情。我说的“改进”,改进的是“天下理念”的思想空间和潜力,要使之能够摆脱古代语境而进入全球化语境。也就是,在全球化条件下重新理解“天下理念”。

这种“改进”其实是“重构”,不是修补维修。所保留的,只是“天下理念”本身的思想原则,比如生生原则、无外原则、协和原则、天下人之天下原则、以天下观天下原则,另外还增加了一些新的观念,比如,共在存在论、关系理性和孔子改进(一种普遍受惠的帕累托改进)。

全球市场和共治政治或将是新天下

赵汀阳:天下理念当代化至少有两个理由——

(1)全球化。全球互相依存的生存链已经基本形成。在过去,人在世界之中;而在今天和未来,人是世界的一部分,只能世界化地生存。就是由海德格尔说的being-in-the-world的状态变成了being-worldly,或者说being-of-the-world。全球资金、资源、市场、信息、知识、交通、物流的全球网络形成了世界各地空间都必须依赖的一个共同空间。于是出现了世界内在化,或者说,世界开始形成内在性,世界中的对立性正在退化为内部矛盾。将来,当全球金融一统,信息和技术一统,信息普遍平等共享,形成全球共同市场,形成全球服务体系,估计离新天下就不远了;

(2)国际政治的困境。现代的民族国家体系发展了国际政治,而今天的全球化所导致的世界内在化状态进一步要求全球政治,或者说,世界的内化要求世界共治政治。现代发展出来的国际政治模式,尤其是大国争霸模式,越来越不适合全球化的互相依存状态,因为在互相依存的条件下,争霸的坏处大于好处。当国际政治无法解决和平问题,就需要新的方法来思考。当然,新天下是一种面向未来的哲学想象。未来只有可能性,没有必然性。新天下或许能够是一个像莱布尼兹所说的“最好的可能世界”。

(采写/共识网王淇)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两面之词》 赵汀阳 雷吉斯·德布雷 革命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