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说故事”的美国汉学家史景迁

2013年11月05日 12:10
来源:凤凰读书综合

(图:汉学家史景迁)

史景迁,世界著名汉学家,耶鲁大学教授、历史系和东亚研究中心主任,曾任美国历史学会主席。史氏以研究中国历史见长(从他取名蕴含景仰司马迁之意可见他对此专业的热爱)。他以独特的视角观察悠久的中国历史,并以不同一般的“讲故事”的方式向读者介绍他的观察与研究结果。他的作品敏锐、深邃、独特而又“好看”,使他在成为蜚声国际的汉学家的同时,也成为学术畅销书的写作高手。着有多部有关中国历史的著作,主要有《改变中国:在中国的西方人,1620-1960》、《追寻现代中国》、《“天国之子”和他的世俗王朝:洪秀全与太平天国》等。

【生平】

史景迁1936年出生于英国伦敦市郊的萨瑞地区。曾就读于剑桥大学卡莱尔学院,在剑桥大学获得学士学位。 1959年史景迁因获美仑奖学金,以交换学生身份到美国耶鲁大学读硕士学位,师从于史学家费正清的学生芮玛丽。后来芮玛丽推荐史景迁去澳洲跟随房兆楹教授夫妇做博士论文,其博士论文《康熙与曹寅》后获珀特尔论文奖。1965年史景迁获史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在耶鲁教书。史景迁是美国历史学会2004年-2005年的主席。

【成就】

史景迁被公认是美国乃至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汉学家之一,他对于中国的热衷和关注,可以说从明清交替的时代一直延伸到了21世纪的今天。除了其已出版的著作中对中国明清史、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之外,对于当代发展中的中国他依然关注着且有所研究及认识。他备受好评的《追寻现代中国》已经成为近代中国史的标准教科书。因其出色的中国历史研究,以及其帮助美国人了解了最古老、最伟大的中国文明,2010年美国人文学科捐赠基金会授予史景迁“杰斐逊讲席”这一美国人文学科最高荣誉。

史景迁的著作,大多能深入浅出,且文笔流畅、叙事性强,是在美国少数能使专业历史著作成为畅销书的作者之一,对于中国历史知识在西方英语世界的传布造成很大影响。

但同时,他的写史笔法也遭到了一些异议。例如,史家汪荣祖曾评论:“史景迁并不喜欢后学理论,他的书根本没有什么理论,更无艰涩的名词,但他生动的叙事,完全可以迎合史学界随后学而起‘叙事再生’(Revival of Narrative)的呼声,使他成为史学叙事再生后的一支生力军。他的作品作为历史文章毕竟缺乏分析与论证,也少见他对历史问题提出独特的解释。因而虽多引人入胜的故事,却少扎实的历史知识。”[1]

【著作】

《追寻现代中国》(1990)

《康熙与曹寅:一个皇室宠臣的生涯揭秘》(1965)

《改变中国:在中国的西方顾问》(1969)

《中国皇帝:康熙自画像》(1974)

《王氏之死:大历史背后的小人物命运》(1978)

《天安门:中国人及其革命,1895到1980年》(1981)

《利玛窦的记忆宫殿》(1984)

《胡若望的疑问》(1987)

《中国纵横:一个汉学家的学术探索之旅》(1992)

《上帝的中国之子:洪秀全的太平天国》(1994)

《大汗之国:西方眼中的中国》(1998)

毛泽东》(1999)

《皇帝与秀才:皇权游戏中的文人悲剧》(2001)

《叛国之书》/《雍正王朝之大义觉迷》

《天安门:中国的知识分子与革命》(2007)

前朝梦忆:张岱的浮华与苍凉

【相关介绍资料】

历史就是“说故事”——弟子眼中的史景迁

访谈对象:郑培凯

采访者:华慧

史景迁以“说故事”的传统历史方法在中国读书界拥有极大的影响和声望。

作为美国著名的中国史专家,史景迁以“说故事”的传统历史方法在中国读书界拥有极大的影响和声望。香港城市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郑培凯教授早年在耶鲁大学师从史景迁攻读博士学位,近期又主编了“史景迁作品”系列。近日适逢郑教授访沪,对我们谈起了他的导师和多少与史景迁有点格格不入的美国汉学界。

读过史景迁的书,都想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您是史景迁的第一个博士生,能跟我们谈谈您的这位导师吗?

郑培凯:史景迁人很好,他最好的一点是,他会问我到底喜欢做什么。我说我自己还摸索不清楚,兴趣也蛮多。他说那这样吧,你自己去读书吧,我可以教你怎么组织你掌握的资料。他有时候会说,那段历史我也不熟。这个态度我以前在中国没有见到过。中国的老师不会跟你说,这个东西我不是很清楚,你自己去读,回来我帮你整理整理你的思路。

他说我绝对可以帮你把你的英文写好。这个对我帮助很大。我写学期报告还有其他文章,他都帮我改,就跟我中学的时候,老师给我改作文一样。他改的呢,很有趣。我觉得我讲得已经蛮顺啦,可他用字就不同。我印象很深的有一个,我讲到当时社会上有一些流动的人,在不同时期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他帮我改了一下,说有一些人“sporadicallyemployed”。我对这个印象很深,这两个单词是说有些人“断断续续地不同地工作着”。我师姐韩书瑞也帮我看,看到这句,说:“哎,这个是不是史景迁帮你改的?”她知道我那时写不出这样的词语来。这个很有趣。

我在耶鲁读了四年之后,因为兴趣广,还没做完博士论文,史景迁就帮我申请到两年的耶鲁最高的荣誉奖学金,所以我总共有六年的奖学金。而且还说,你可以回中国大陆做考察,经费全部提供。这个机会其实也改变了我一生的发展。我是1976年夏天,“文革”还没结束,以及1978年夏天,由耶鲁奖学金资助,两次来大陆做学术考察,这个经历对我影响很大。

我觉得史景迁教人的方式,应该是因人而异,因为我知道有些师弟最后没拿到学位。他对学生其实很关注。而且他很聪明,史景迁的聪明是没有话讲的。我觉得他教学上是非常好。他认为学生要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主意,弄清楚自己想要研究的方向。他主要是在教学上相当照顾学生,为他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

他也把学生当作朋友。最后两年我其实不住在耶鲁,住在郊外;那时他让我叫他Jonathan就行了。我觉得这对我们中国人来讲也有很重要的启发意义,那就是老师拿学生当朋友,他觉得你有独立性,他也不希望你继承衣钵,也不希望你说是他的家派,这跟我们中国老师很不一样。其实讲起来,美国汉学界,其实也不止是汉学界,就是整个学界,人文学界,它是这么一个气氛,也不只是他一个老师是这样,大多数都是这样。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史景迁 中国历史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