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

在政治讽刺小说《1984》中,未来社会中充斥着无所不在的审查、宣传和政府压迫。而阅读这部《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则让我们意识到,在昔日的民主德国,这一切正是生活的常态。那些专制时代的见证人——前海关官员、前国家安全部邮局审查员、反对者和书籍走私者们不再缄默,开始讲述人们在专制社会中如何获取禁书、读禁书。从表面上看,查禁图书可以隔绝人们对某些真相的认知,维护体制的安全;但实质上,它却催生了一股强大的反抗暗流。

[德]齐格弗里德·洛卡蒂斯 [德]英格里德·宗塔格 等

齐格弗里德•洛卡蒂斯,1993~2001年在波茨坦当代史研究中心就职,2006年获莱比锡大学图书学教授席位。英格里德•宗塔格,曾任莱比锡艺术自由学院院长。【详细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专制下的读书渴求

谁在东德宣称存在图书审查,言论、新闻或是集会自由受到限制,那他就会吃官司进监狱。因为早在1949年的东德宪法第9条第2款就写道:“不进行新闻审查。”详细

虽然根据东德宪法第27章的规定,每位公民都享有“自由公开发表言论”的权利,然而是有限制条件的,见第四章“人民福利”。信件中包含的杂志或文章都要经相关部门认真检查,接着或者没收或者正常投递。详细

埃克特了解到可以用一把钥匙或螺丝刀把火车厕所的镶板墙揭掉。他于是也学着把书藏在那儿,等过了边境再取出来,把书藏在火车厕所有一个好处就是无法识别藏书者的身份。详细

柏林墙

1958年,我的案例被国安部和司法机构拿来证明,年轻人是如何受“西德低俗之作”的影响而偏离社会主义推崇和规定的道路。1959年1月13日,我在莱比锡被逮捕,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所以之前把我政治犯罪最重要的证据之一放在了床头柜上:我的奥威尔,《1984》。详细

我迫不及待地期盼夜幕降临,然后可以在各种各样的书堆里干我的小坏事。我完全能感觉到,上级已经说不出都有哪些东西已经深受其害。这是指西德!这里还从来没有指过东德。实属不易!但依然其乐无穷。详细

毒草柜

东德书展上的偷书行为要另当别论:专制制度令许多人变成了秘密读者。偷窃图书的行为突显了读者在专制制度下处于一种怎样情形,因此也是一种标志,反映出图书短缺、读者对图书的向往及对精神食粮匮乏的不满。详细

奥威尔《1984》:“老大哥”在看着你

奥威尔在《1984》中描绘了一个极权主义达到顶峰的可怕社会——大洋国。在这个社会中,监视体系深入骨髓、新闻审查遍布各个角落。自由是一种死罪,独立自主的个人被消灭干净,每个人的思想都受到严密控制,人们不允许有任何私人爱好,只能热爱“老大哥”;历史每天都在被伪造,所有不利于统治的历史都将被毁掉记录,记忆不再可靠。详细

地下暗流:文革时期的“手抄本”

无论是在大洋国,还是中国文革,不论自由与否、年岁丰贫,人总还有读与写的需求。文革中,人的精神生活异象频生:举国同读一本“红宝书”,同看八个样板戏,毁典籍,禁“毒草”——但这也是一类潜在写作和潜在阅读的土壤:一些人悄然写作,一些人秘密传抄。“手抄本”出现了。它们有:第二次握手、梅花档案、少女之心,张扬、张宝瑞……详细

美国“棱镜门”:国民都是嫌疑犯

当斯诺登披露了国家安全局如何大规模秘密监视美国人后,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些人说,如果你没什么可隐瞒的,你就不必害怕被监视。似乎为了防止恐怖主义,我们都愿意或应该牺牲所有自由和私隐。但问题是,政府机构可以监视大家的电话,我们全都成了嫌疑犯。这是现代社会最可怕的一面。更可怕的是我们在这条路上走得太久了,可能已无回头机会。详细

萧轶:读者生而自由,也应保持自由

自由

在审查体系之下,无论是被允许出版的还是被政府禁止的图书,它们都被迫带上了政治色彩,而秘密读者们手里拿起一本禁书来阅读,本身就构成了反抗极权的象征意义,虽然它或许是一种最简单的表现形式。详细

王建兴:墙?是用来推倒的!

“文化柏林墙”是同时代人对“冷战”时期东德的图书文化审查制度的蔑称,虽然听起来使人轻蔑,但在当时却令人闻之色变,它的影响使远在东亚的我们至今还在感受它的余威存在,这也是我们在今天还要阅读这本书的原因。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2013年12月5日

域外评论


文字和信息审查的繁文主义覆盖了整个社会,一方面这种野心勃勃的繁文主义带来了压迫、束缚和层层阻碍,另一方面被审查者的回应反馈,还有他们几乎永不枯竭的战略资源和逃生之法,东德历史的例子能让我们犹如在一所庞大的实验室里,在慢镜头下注视观察这一切。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大量信息基本上自由开放,很容易令人低估文字的危险性。但在审查体系下,各种不同的图书文字无论在得到政府的批准还是被政府禁止后都带上了政治色彩,进而具有了轰动效应。这样,秘密阅读作为反抗本身的最简单形式被赋予了一层象征意义。

从40年代末期,对东德读者来说西方国家的书籍就是特别的书籍。无论其内容如何,它们具有一个共同的属性:在东德境外的地方出版,也就与本地出版发行的书籍相反,没有接受过必须的标准审查。每本东德自己出版的图书,仅仅鉴于它是在本地出版的这一事实,就意味着它符合相应的标准。哪怕放大或者破坏了迄今为止的(各类)标准限度,它也被打上了党和国家权威的印记。

如果自我审查能定期在自己的头脑中以搜查的方式进行,从而让寻找颠覆国家行为物证的实际搜查变成多此一举,那么体制捍卫者就获得了成功,否则无遮拦的思维就会导致刑事诉讼。司法这时就常以文学批评者的身份出现,即使在专制体制下,也常常伪善地强调:“思想是自由的。”可谁要是准备把自己的所想说出来,那他可能还是会遇到麻烦的。

调查

  • 1.本书最吸引你阅读的原因是?(多选)(此问必选)
  • 2.你如何看待信息审查?(此问必选)
  • 3.你是否有过类似“秘密阅读”的体验?(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 【《读药》官方微博

近期预告

《读药》第115期将于12月15日推出,主题书为:[英]阿道司·郝胥黎《美丽新世界》,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主题书:
  ◆林志宏《民国乃敌国也: 政治文化转型下的清遗民》,中华书局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从以上主题书中选书评论。书评一经采用,即付稿酬。
  要求:字数至少3000字以上,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读药》特约书评人

《读药》特约书评人既有来自学术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有在相关领域有突出研究和独到见解的社会人士。他们将针对《读药》主题书进行点评和解读,为读者提供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阅读思考。
  【吴稼祥】 【高全喜】 【左凤荣】 【秋风
  【郑异凡】 【唐少杰】 【黄道炫】 【闻一
  【谌洪果】 【蒋竹山】 【黄纪苏】 【徐江
  【黄集伟】 【端木赐香】 【更多书评人

《读药》书评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