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传奇,只随生活

都称上海为十里洋场,姨太奶奶勾心斗角,孽情欲河难以翻身。“上海女人”更似乎早在戏文、言情小说、电视剧、电影甚至花边新闻中定格了意义。然而程乃珊笔下的上海女人,似乎与生俱来地带着一丝暖意。她并不在恢弘的时代背景下构筑“传奇”,而是以生活本来的状态将其所见所闻娓娓道来。尽管在怀旧中隐隐透着对浮华世界的某种向往,却也不失为对昔日上海繁华的一种真实写照。

程乃珊

程乃珊,1946年生于上海,1979年开始发表小说,作品多次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代表作为《蓝屋》,2013年病逝。【详细

图书信息

  • 【主题书】《上海女人》
  • 【作者】程乃珊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读药点评】以平静从容的世俗故事对抗集体臆想。
  • 【读药鉴定】
分享按钮
精彩书摘

十里洋场,百种风情,千般色相

上海Baby,顾名思义被奉为“宝贝”,可见她们通常不像一般的上海女人。她们既不温顺,也不娴静,在被宠被惯之际多少有点侍宠骄行,千娇百媚的骨子里是反叛和不安分。详细

舞女,这种介于娼妓和交际花之间的女人,在上海一律是被划入风尘女子之列的。但与四马路上的风尘女子相比,舞女或者要西方化点、洋派点。上海人称舞女为“弹性女孩”——Dancing Girl,音、义都十分贴近。详细

女人飞天,不可思议,但这位名媛做到了。她以搏击蓝天的真实行动解脱了千万上海女子的精神枷锁—不要自轻自贱、安于现状,为她们在天空中升起第二只太阳:女人不仅可以做女明星,还可以做女飞行员。详细

李霞卿
海派传人

程乃珊:我不会停止书写上海

我从来不认为我的文章是怀旧的,因为怀旧是静止的,其实老上海除了百乐门的舞女和穿黑褂子的青帮,还有很多积极的、进步的东西,很多政策、理念在当时就是极其先进的。有人说我总守着老上海,写作没有时代感,但我不怕别人说我写作面窄,因为,我心中的老上海写也写不完。详细

她是一位光华内敛的“上海Lady”

她被秦怡称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上海小资情调的开拓者,她眷恋繁华洋场,咀嚼上海风华,不仅对上海滩的名媛、歌女、影后、保姆、女工等风俗画卷了然于胸,更时时刻刻以一位地道的“上海Lady”标准要求着自己。详细

读药书评

陈“善”之书:无关传奇,只随生活

相比回忆录,它的抒情因素和他者因素多了点;相比散文,它里面又陡增一份章回小说般的叙事逻辑;相比小说,它又是跳跃的、无高潮的。程乃珊放弃文体上的归属,随性而谈,随心而作,导出个人记忆中关于上海女人的片段,伴着一份追忆情怀和生存哲学。与其说她笔下的上海女人用风情万种补全了时代认知的空缺,不如说是用她们的世俗故事默默地对抗着庸俗者的集体臆想和低俗者的片面判断。详细

不同声音

程乃珊与王安忆的怀旧心态是迥然不同的

王安忆没有放弃自己独立的思索,追随众人的怀旧潮流,而是思考上海的立足点,把目光放到普通的上海人身上,保持作家敏锐平和的心态,走得更深更远。而程乃珊作为上海怀旧潮流的呐喊助威者,显然达不到这个境界。她只能为昔日的上海增加流风遗韵,使上海的浮华在大众的记忆里变得更清晰,更明朗。详细

胡河清:文学不应成为甜腻的蛋糕

以描写中产阶层和小市民生活为创作题材的作家特别需要有一付能对自己的小圈子“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的带着批判性的幽默眼光,若一位艺术家以做无足轻重的点缀为荣,恐怕其作品也就很难避免流于甜俗了罢。详细

新说女人

上海女人宁可选一个在大机构大企业做个普通职员的丈夫,平稳安定细水长流有保障,也好过做牛头或鸡头。牛头有势有腔调,成日在外面牛气冲天,花花世界的引诱太大了,保不定外面有好几个“海藻”;鸡头又太小家气,成只鸡才有多大的能量?还不如牛屁股后那根尾巴,扎实有靠。详细

男人在女人前一一列明自己的原则时,女人便想着要颠覆他这些原则,因为女人爱见到男人因她而显为难,女人最想看到男人为她放弃一切,看到自己是最终的胜出者。那才能显出她是男人生命中最重要最无可比拟的。详细

男人成功了,她仍然做身后的女人支持着他,风头光环由他独占,她心甘情愿,只要男人面对媒体屏幕说一声:“多亏太太多年的理解和支持。”她就觉得一切都值得。详细

成功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叶凯汶
2014年8月15日

读者观点

豆瓣 茧子:程乃珊最为突出,也最有价值的是她的写作没有同类作品普遍的“水份”,她娓娓道来的故事都是翔实的,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来龙去脉一清二楚,一点没有虚晃的东西。

豆瓣 旷野牧歌:这样的故事没什么稀奇的,基本上大同小异的故事,无非是用绸缎包裹的,还是其他什么材料来包裹。

豆瓣 司马白羽:当她逝去,我们回头再来审视她的作品,是惊叹耶!抑或遗憾耶!也许,我们本就处在一个浮躁的时代——一个不配拥有伟大作家的时代,使得她的声名与作品不相匹配,而她应该拥有更加响亮的声名,更多的光环。

豆瓣 只手之鸣:为一个典型的上海女人,程乃珊更能了解各式各样的“上海女人”,她能够用上海女人的骄傲和细腻来感知曾经的“上海女人”,然后把她们复原,就像杜莎夫人蜡像馆里栩栩如生的蜡像——不,比蜡像更带有感情的纹路!

豆瓣 槿生:家世这个东西可以锦上添花,但绝难雪中送炭。倘无现实支持,便只剩精神上的骄傲。有时这也不失为一种动力,但就算能再振家业,也必然有别于祖上之精神气质。

豆瓣 书蠹精:如果没有她这样的作家存在,也许上海这部分的文化遗产就会消失。

沈永英: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并没有深入到女性的思想深处,而不过是怀旧时尚中的符号, 是现代性进程中对“上海”现代生活的个人想像。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 【《读药》官方微博

近期预告

《读药》第133期将于8月25日推出,主题书为:《两面之词:关于革命问题的通信》赵汀阳、[法]德布雷/中信出版社,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主题书:
    ◆《庆祝无意义》米兰·昆德拉/上海译文出版社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从以上主题书中选书评论。书评一经采用,即付稿酬。
  要求:字数3000字以上,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读药》特约书评人

《读药》特约书评人既有来自学术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有在相关领域有突出研究和独到见解的社会人士。他们将针对《读药》主题书进行点评和解读,为读者提供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阅读思考。
  【吴稼祥】 【高全喜】 【左凤荣】 【秋风
  【郑异凡】 【唐少杰】 【黄道炫】 【闻一
  【谌洪果】 【蒋竹山】 【黄纪苏】 【徐江
  【余世存】 【项继权】 【黄集伟】 【陈新
  【端木赐香】 【张柠】 【赵勇】   【李怡
  【刘汀】 【维舟】 【黎戈】 【更多书评人

《读药》访谈嘉宾

《读药》在对所评书进行深度解读之外,还辅以对作者本人的访谈,分享其创作心得和经验。
  【贺卫方】 【杨继绳】 【金雁】 【张炜
  【施小炜】 【周云蓬】 【阿乙】 【林夕
  【赵柏田】 【雪珥】    【更多访谈嘉宾

《读药》书评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