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李廷华:给“知道分子”的一份厚礼

2011年01月24日 13:4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李廷华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近年能够让人把卷必尽之书,当推胡文辉《现代学林点将录》,作者因懒读外语,大学本科未毕业,却多年沉浸书斋,将百年来学术脉络学人著作学人关系理会如数家珍。自从《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风行以来,现代学术的通俗化功莫大焉。若余英时在“陈寅恪研究的反思与展望”一文里所云:很多人并非十分了解陈寅恪的学术,就是因为“独立精神、自由思想”而对他产生敬意。此敬意实非同小可,它将半个世纪以来的学术中心和边缘几乎调换了位置。现在的读者,生活在信息网络间,某方面的专才固然时时在各种大学里制造,然欲得自家身心之修养,做一个“知道分子”即成必然。《点将录》作者说:他做的学问,不是吃猪肉而是看猪跑,此种大观之趣,岂不正入“知道分子”青眼?将众多博学鸿儒斯文之辈拉往梁山泊好汉行列里坐上一把交椅,过去已有不少人做过,做得最精彩的可能还是今人,是书串缀诸多学人逸闻,近掌故之学,评论自具一家之眼,且纵横间每见幽微,会心处可撩识者掀髯。点评当世人物,反响盈睫,为撰文著书之便宜,而物议纷然,又易生杯葛。《点将录》先在报章连载又得出版,显然注意到尽量避免麻烦。若王先谦与裘锡圭,二者年岁相距近一百年,天上人间,因距离而得自由。此书写法取浅易文言,笺短墨珍,于具体人物评鉴中显一代学术之端倪,不言体系,而条贯自在,隐约间有钱锺书为文意味,又于每篇后以七言绝句为结,提纲挈领,庄谐互见,才士风雅,实称难能。

当代学术史在很大成分上是学人的思想改造史和精神扭曲史,《点将录》于此关节,颇能着墨。以启功为例,若欲了解启功学术思想之变衍,与其师陈垣联系,更得明晰。陈垣由显宦而学术,为历史学界泰斗,堪与陈寅恪南北望,然心气之差,迥若霄壤,其致杨树达函,劝其“不法高邮法韶山”,实以自谓谓人。陈寅恪闻之对杨氏戏言云:自家出生长沙,倘攀缘亦有自也。狂狷之气必显。亦可反衬援庵夫子及门下虽与时俱进,终难免白首之羞。

《点将录》于冯友兰之学术成就,谓为“哲学界一人”,对其人生“四重境界”说则侃切论之:“设论固可谓道貌岸然,玄之又玄,然而反观冯氏自身的人生实践,亦不过随波逐流之辈,一生更不脱‘应帝王’情结。则其人去‘道德境界’尚远,犹在‘功利境界’中也。”“名实双行”于吾华文人渐成风习,名班大老岂任无咎?于兹更见“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之可贵。作者立论,固以著作成就为标准,人格道义之价值,亦不悬置。如吴宓,抗战期间在华西与陈寅恪、李方桂、萧公权同称“四大名旦”,作者以为四人学问成就不可同日而语,又在注释中说:“惟吴氏在学问虽无足道,但其日记,诗集于世事与心事皆能直书无忌,实为现代知识分子最宝贵的精神档案。”吴宓之学问是否“无足道”还可商量。余英时谓五十年代以后,大陆学者坚持独立精神自由思想者当首推陈、吴二公。钱锺书晚年最后文章乃为《吴宓日记》写序,深情感慨,为其一生文字仅见。不亦可参乎?作者注重《吴宓日记》之价值,亦当有会心之发焉。

作者广搜学人逸闻,以馈读者,其中取舍,固已甚大胆,于某些人物,似还有手下留情处,比如汤用彤,其《魏晋南北朝佛教史》之价值,学界故无异词。作者说汤用彤因患脑溢血而“得免与世周旋”,观《吴宓日记》,汤氏之不幸去世,因医院外街头游戏队伍高喊口号,老先生在病床上跃起跟随高呼,急症而不治。可谓周旋到底也。凡此,皆堪谓时代哀歌,学人痛史。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厚礼 知道分子 学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