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萧冬连《求索中国》节选:反思十年求索之路

2012年02月27日 14:24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萧冬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高歌跃进】从“不断革命”迈向“共产乌托邦”

毛泽东“不断革命”思想不仅是他“大跃进”的思想来源,而且成为发动“大跃进”的强大思想武器......对共产主义的向往,是多少代共产党人的理想,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想法现在实现了!

毛泽东“不断革命”思想不仅是他“大跃进”的思想来源,而且成为发动“大跃进”的强大思想武器,很快地为全党所掌握。2月份,吴芝圃领导的河南省委就向中央写报告说:

主席不断革命的指示,给我们以敢于理想,敢于向前看的无限勇气,从理论上思想上解决了能不能跃进,敢不敢跃进的问题,打破了庸俗的“平衡论”,粉碎了“反冒进”的观点。

从南宁回到北京,2月13日至23日,毛泽东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传达南宁会议精神,因此这次会议的主题,还是批反冒进。

毛泽东在会上说,反冒进反得那么厉害,把群众的气泄下去了,加上右派的猖狂进攻,群众的气就不高,我们也倒霉。我们这些中央委员,你就那么舒服呀?我是不舒服的。 他说,如果说冒进是非马克思主义,或者反马克思主义,而反冒进是马克思主义,那马克思主义就在中国变了样子,把搞得少叫马克思主义,搞得多的不叫马克思主义。我不赞成反冒进叫马克思主义,赞成冒进才是马克思主义。右派把你们一抛,抛得跟他们相距不远,“大概50米远”。

毛泽东还说,“冒是有一点冒,而不应该提什么‘反冒进’的口号。”“今年下半年,你们就看到要有一个大冒就是了,我看是比那一年冒还要厉害。”

杭州会议和南宁会议,陈云因病都没有参加,此次政治局会议,陈云参加了。 2月18日,陈云发言检讨了反冒进中的“错误”,表示要负主要责任。还检讨说,在财经工作中,材料数字一大堆,是对毛主席和政治局搞“倾盆大雨”、“本本主义”,是不让中央参与对经济工作的设计的分散主义错误。 这时,毛泽东插话说:

政治设计院究竟在哪里?章伯钧说国务院都是拿成品,他不满意,他要有权参与设计。我们政治局委员可不可以有权参与设计呢?过去这个五年计划实际上是无权参与设计。我是主席,也没有参与设计每年的年度计划,总是请你签字,叫作强迫签字。我有个办法,不看。你强迫我嘛!老是在国务院讨论,总是拿不出来。千呼万唤不出来,为什么不出来呢?说没有搞好,等到梳妆打扮一跑出来的时候,对我们说不行,时间迟了!这事实上是一种封锁。  

毛泽东的批评表明,由于对反冒进极为不满,毛泽东决心要亲自抓经济工作了。 会上,李先念和薄一波也进行了自我批评,承担了各自在反冒进中所犯“错误”的责任。 2月政治局会议虽然也是以批反冒进为主题,但是气氛显然比南宁会议缓和许多。毛泽东说,南宁会议还是要放一炮的,我看不过是小炮而已,害得一些同志紧张。先念同志现在还睡不着觉,吃安眠药,何必那么紧张。今后还是靠你们这些人办事,此外没有人。 18日,毛泽东给反冒进定性时认为:

“1956年‘反冒进’这是个什么事情呢?大家都在正确的路线之下,在个别问题上意见不一致,这么一种性质。”

毛泽东虽然对反冒进十分不满,但是从他的这句定性的话看,毛泽东仍然把冒进与反冒进之争,看成是党内在经济建设方面正常的不同意见之争,政治方面并无太大的问题。至于把反冒进和反马克思主义、和右派联系在一起,语气重一些,无非是要使主张反冒进的领导人放弃其观点。但是这样的大帽子一扣,使得这些人无话可说,极不利于党内正常的不同意见的提出。

南宁会议是发动“大跃进”的一次关键性会议,也是毛泽东个人专断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正是在南宁会议前后,毛泽东将本是中央集体决定的反冒进当做几位领导人的“错误”,在党的高级会议上指名道姓地批评,表明毛泽东已经把自己凌架于中央领导集体之上。 毛泽东个人专断的发展,除了某些客观原因,如制度不健全等等外,主观原因不可回避。这个主观原因就是过于自信,不再谦虚谨慎。李锐对这一点感触颇深,他认为:“毛泽东在建国初期,由于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同美帝国主义交了手,认为美帝没有什么了不起。斯大林逝世后,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上台,揭了斯大林问题的盖子,认为苏联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国内三大改造的胜利,比预料的迅速,认为中国自己有了一套经验。于是,在这种形势面前,胜利冲昏了头脑,逐渐地把中国也把自己摆在世界革命领袖的地位,忘乎所以,失去自知之明。”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萧冬连 《求索中国:文革前十年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