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萧冬连《求索中国》节选:反思十年求索之路

2012年02月27日 14:24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萧冬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中道崩殂】纠“左”、反“右”,走上歧路

对于“大跃进”,毛泽东是充分肯定的,无疑是为了更好地“跃进”......反右倾运动的直接后果是打断了纠“左”进程,导致1960年的更大规模的大跃进,造成了国民经济的严重困难。

 

对于“大跃进”,毛泽东是充分肯定的。毛泽东总结“大跃进”的经验教训,无疑是为了更好地“跃进”,超英赶美的目标并没有放弃。

1959年6月22日,即庐山会议召开前夕,毛泽东在河南视察时说过这样几段话:  

明年钢恐怕要来一个“马鞍形”。所谓马鞍形,也是还要增加,不是不增加。今年是3000不行到2000,2000不行到上海的1650,现在是1300。假如做到,或者超过一点,那么明年搞多少呢?明年可能只能搞1700万吨,连今年人民代表大会的指标还达不到,也可能今年1300万吨,明年增加500万吨,一年的指标2年执行。第二个五年计划还有2年,后年还可以搞400万吨,就是2200万吨,再有1年,2600万吨,就超过英国了。 我看还是15年或者较少一点时间,在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上超过英国,还提这个口号。主要产品不只是钢这一项,钢锭这一项大概第二个五年计划可以超过,还有品种,还有质量,比如优质的钢、机械。机械赶不上英国就不行,煤炭现在比它多了,钢铁赶上还要几年。  

对于钢产量赶上英国,毛泽东只是增加了“品种、质量、含硫量”等纯粹技术性的要求,时间上,他仍然作着4-5年赶超英国的打算。

吴芝圃说:“去年大跃进不能否认,基本建设搞得很多”,毛泽东插话说:“那个东西否认不得,几亿人民群众搞的,你否认他们的成绩呀?”

对当时形势的估计,其实也是对“三面红旗”怎么看的问题。

其实当时形势已经很紧张,国民经济比例失调继续加剧,各方紧张,农村已经出现了大面积浮肿、大量外出逃荒、大量非正常死亡的现象。

然而毛泽东虽然看到了问题,但并不认为形势有多严峻。他也承认有的省粮食的确紧张,例如湖北省,但“恐怕也是区域性的”,“就是这么几个省紧。其他省粮食都不紧,是副食品、日用品、工业用品比较紧张。……大家商量一下,究竟我们整个形势好不好?如果要亡国了,就当做亡国的局面来办。现在又没有亡国,这个国家还是兴旺的,有那么几个小泥鳅掀了一点浪,就以为了不起了,我就不信这个道理。”

庐山会议前这种在坚持“大跃进”的指导思想的前提下的纠“左”,当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并且为后来党内矛盾的爆发,留下了深刻的根源。

经过几个月的纠“左”,随着问题的不断暴露,毛泽东开始试图总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经验教训。

6月12~13日,毛泽东在颐年堂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

他在会上说:去年的大跃进,对破除迷信起了很大作用,但是,不讲时间、空间和条件,主观主义大发展,没有把主观能动性和客观现实性结合起来,只讲主观能动性,而且无限扩大,这点必须坚决纠正。

他指出:去年我们至少有三大错误:第一计划过大,指标过高,勉强去完成,必然破坏比例关系,经济失调;第二,权力下放过多,结果各自为政,政策也乱了,钱也花多了;第三,公社化过快,没有经过试验,一下子推开,大刮共产风,干部也不会当家。现在粮食供应紧张,主要是虚报产量,还有是吃饭不要钱,敞开肚皮,吃多了。 他说,多快好省还是可以做到的,但太多太快就不行。去年我们只注意多快、不注意好省。什么是多快也不甚了了。

无情的事实使毛泽东的信心有所动摇。

他说:我过去只注意人和人的关系,没有注意人和自然的关系。过去搞民主革命,忙不过来,打仗占了大部分时间。后来搞社会主义革命,主要精力是搞阶级斗争。去年北戴河会议时才开始搞经济建设,特别是抓工业。看来,我第一次抓工业,像我1927年搞秋收起义时那样,第一仗打了败仗。不仅我碰了钉子,在座的也碰了钉子。

自第一次会议纠“左”以来,毛泽东在不同场合多次进行了自我批评,但是像这样深刻的自我批评还是第一次。可以想见他此时的心情。他不由地慨叹:“事非经过不知难啊!”虽然毛泽东仍然执著于“三面红旗”,但是在具体问题上对“三面红旗”中“左”倾错误的认识,也走到了八个月纠“左”以来的顶点。

然而,纠“左”并不彻底。高指标迟迟不能大幅度降下来,公共食堂和部分供给制等“左”的做法仍然在坚持,更不用说触动“三面红旗”本身了。

纠“左”是从纠正两个急于过渡开始的,中心问题是过渡时间问题。第一次郑州会议和八届六中全会期间,毛泽东和党中央首先是极高地评价和肯定了“三面红旗”,认为大跃进几个月的实践,找到了以钢为纲发展工业的道路,找到了人民公社这个建设社会主义的最好组织形式,总之,“找到了一条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在此前提下,提出纠正两个急于过渡。

人民公社化运动中,许多地方性急得今天就实行全民所有制,明天就进入共产主义,造成严重的混乱,也打乱了毛泽东所设想的时间表。因此毛泽东纠“左”的实质,是纠正比毛泽东还性急的“左”。而他的两个过渡的时间表,也不过是15~20年、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而已。 对于“大跃进”,毛泽东是充分肯定的。毛泽东总结“大跃进”的经验教训,无疑是为了更好地“跃进”,超英赶美的目标并没有放弃。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萧冬连 《求索中国:文革前十年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