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萧冬连《求索中国》节选:反思十年求索之路

2012年02月27日 14:24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萧冬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走出困境】以“自我批评”统一分歧,恢复建设

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作自我批评,说错误自己有份,应当承担领导责任,尽管他没有展开讲自己有哪些错误,这已使与会者感到震动。然而,从今天看,人们对七千人大会或许估计高了...

就在这时,引出了毛泽东的一段自我批评:

去年6月12日,在中央北京工作会议的最后一天,我讲了自己的缺点和错误。我说,请同志们传达到各省,各地方去。事后知道,许多地方没有传达。似乎我的错误就可以隐瞒,而且应当隐瞒,同志们,不能隐瞒。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我们的省委书记,地委书记,县委书记直到区委书记,企业党委书记,既然做了第一书记,对于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就要担起责任。不负责任,怕负责任,不许人讲话,老虎屁股摸不得,凡是采取这种态度的人,十个就有十个要失败。人家总是要讲的,你老虎屁股摸不得吗?偏要摸!

讲到这里,毛泽东伸开大手,有力地在空中一扫,作“摸”状,又引起大家轻松的笑声。

毛泽东作自我批评,说错误自己有份,应当承担领导责任,尽管他没有展开讲自己有哪些错误,这已使与会者感到震动。在党内,在人们心目中,毛泽东是正确路线的化身,是不会犯错误的。当时党里有这样的迷信:说毛泽东绝对正确,有些事办错了,也是歪嘴和尚念错了经,是下面的错。听到毛泽东这一段自我批评,在座的干部们被深深地触动,有的人当场落下泪来。

讲到犯错误的原因,毛泽东说: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要有一个过程。现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也必须经过一个很长的过程,要翻过筋斗,碰了钉子,有了成功和失败的比较,才能比较主动、比较自由。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缺乏经验。社会主义经济,对于我们来说,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接下来,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话:

拿我来说,经济建设工作中间的许多问题,还不懂得。工业、商业,我就不大懂,别人比我懂,少奇同志比我懂,恩来同志比我懂,小平同志比我懂。陈云同志,特别是他,懂得较多。……对于农业,我懂一点。但是也只是比较地懂得,还是懂得不多。……我注意得较多的是制度方面的问题,生产关系方面的问题,至于生产力方面,我的知识很少。

最近几年,我们不是干过许多蠢事吗?人家不骂,我们应当自己骂自己,从这些事来看,我们实在是太蠢了。

毛泽东如此诚恳、谦虚的一段话,在场的人听了,无不为之感动。可惜这段最能表达毛泽东诚恳和谦虚姿态的话,在修改印发时,改来改去,基本上改没了。毛泽东讲搞经济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特别是陈云比他懂的话,全都去掉了。不过这些话给与会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经过三年“大跃进”,三年困难,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长期性,毛泽东也有了较深刻的认识。他说:“建设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50年不行,会要100年,或者更多的时间。”“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100多年的时间,我看是不行的”。这比起他1958年在南宁会议、成都会议、八大二次会议的讲话,比起那些“苦战三年,基本改变面貌”、“十五年超英”、“七年超英”、甚至二年、三年“超英”的口号来,头脑的确要冷静多了。

“主席都检讨了,我们还有什么说的?”

毛泽东这篇关于民主集中制的经典式讲话,很可能是临时动议讲的。因为按照原定议题,大会在讨论和修改刘少奇的书面报告后就结束,安排1月30日或31日闭幕。31日晚即可离京回家过春节。

可是,到1月29日下午,许多人反映,话还没有说完,还憋着一肚子气。有的组反映,会上还有人压制民主,不让讲话。本来会议议论很热烈,省委第一书记一进场,会场立即鸦雀无声。

毛泽东和常委们商量,决心让大家把话讲出来,把“气”出完。于是毛泽东提议延长会期,“在北京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1月29日晚,毛泽东说:

为什么一定要回到你们家里过春节才算舒服?为什么我们在北京七千人一道过一个春节不好?我主张集体在北京过一个春节。有这么几天,我相信能够解决上下通气的问题。有一个省的办法是: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干一稀,大家满意。我建议让人家“出气”,不“出气”,统一不起来。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气”都没有出嘛!积极性怎么调动起来。到中央开会,还不敢讲话,回到地方就更不敢讲话。我们常委几个同志商量了一下,希望解决“出气”的问题。有什么“气”出什么“气”,有多少“气”,不管正确之“气”,还是错误之“气”,不挂账,不打击,不报复。

毛泽东讲话后,当晚各中央局召开会议,迅速部署如何开好“出气会”。1月30日上午,各省召开动员会,号召大家打消顾虑,趁热打铁,把“气”出完,重点是对省委工作上提出批评。下午,毛泽东在大会上讲了上面那篇话,也可以说是全体代表的“出气”动员会。晚上,毛泽东在各中央局书记会上,对如何开好“出气会”作了指示。

中央常委分头参加各大代表团会议,刘少奇去安徽代表团,朱德去山东代表团,周恩来去福建代表团,陈云去陕西代表团。2月4日,毛泽东同大家一起看戏,5日,进行春节团拜活动,毛泽东和大家一起过春节。

1月31日至2月7日,各代表团召开“出气会”。省委书记、地委书记、县委书记们反映热烈,情绪激昂。他们说:“主席都检讨了,我们还有什么说的?”纷纷争着检讨,争着承担责任。与会人员都敞开了思想,指名道姓提出批评意见,把压在心头三四年的怨气都讲出来了。许多人说:“这次会议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气氛,是反右以来所没有过的。”

县委书记们说:“中央把责任承担得太多了,工作没做好,在下边工作的同志应负主要责任。”原来有埋怨情绪的干部感到:“这样讲责任‘公平’,听了心情舒畅。”

县委书记和县长们在地方也是坐镇一方、说一不二的“大官”,在这次大会上却是基层干部。“大跃进”以来,他们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说假话、放卫星、搞强迫命令、一平二调、瞎指挥、拆房、扒坟、砸锅、强迫老百姓进居民点、吃公共食堂……这些事都是他们亲自指挥干的,下面对他们有一肚子气,他们有责任。难道他们就没有气吗?难道不是上面压下来的吗?他们给地委领导提意见;地委干部也不服,给省委领导提意见;省委领导当然心中明白,许多做法是中央定的。是一次又一次中央会议的精神,能不贯彻吗?但他们给中央提意见就谨慎多了。责任自己承担起来,但也委婉地给中央书记处、给中央各部门、给中央(实际上是给毛泽东)提了一些意见,没有点名,只是讲到画框框定调子的一些著名论点。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萧冬连 《求索中国:文革前十年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