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青楼文化溯源

2012年03月14日 17:00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犹记纸醉金迷时,秦淮河水尽胭脂--青楼地域之分异

明朝自中叶以来,商品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商品交换十分频繁,商品流通量剧增,流通的范围也空前扩大。与工商业的迅速发展相适应,商人的活动也日益活跃,市民阶层不断壮大。经济的繁荣带动了相关的服务行业的发展,娼妓业就是其中的一种,同时世风的淫靡、狎妓之风的盛行也促使娼妓业的兴盛。对此,明人谢肇涮记载说:“今时娼妓布满天下,其大都会之地动以千百计,其他穷州僻邑在在有之,终日倚门献笑,卖淫为活,生计至此亦可怜矣。两京教坊,官收其税,谓之脂粉钱;隶郡县者,则为乐户,听使令而已。……又有不隶于官,家居而卖奸者,谓之‘土妓’,俗谓‘私窠子’,盖不胜数矣。”

当时娼妓业最兴盛的地方,首推南北两京。明朝中后期的北京“娼妓多于良家”。当时“近世风俗淫靡,男女无耻,皇城外娼肆林立,笙歌杂沓。外城小民度日难者,往往勾引丐女数人,私设娼窝,谓之‘窑子’。”到了万历年间,北京文人学士捧妓成风,已成一时之风尚。

但是,北京的娼妓业和南京比起来,在规模和水准上就大为逊色了。明末的余怀对南京的妓业之盛作了颇为详细的记述:“旧院人称曲中,前门对武定桥,后门在钞库街。妓家鳞次,比屋而居。屋宇精洁,花木萧疏,迥非尘境。到门则铜环半启,珠箔低垂;升阶则猧儿吠客,鹦哥唤茶;登堂则假母肃迎,分宾抗礼;进轩则丫环毕妆,捧艳而出;坐久则水陆备至,丝肉竞陈;定情则目眺心挑,绸缪婉转。纨裤少年,绣肠才子,无不魂迷色阵,气尽雌风矣。”“妓家分别门户,争妍献媚,斗胜夸奇,凌晨则卯饮淫淫,兰汤滟滟,衣香一园;停午乃兰花荣莉,沉水甲煎,馨闻数里;入夜而撅笛搦筝,梨园搬演,声彻九霄。”“秦淮灯船之盛,天下所无。两岸河房,雕栏画槛,绮窗丝障,十里珠帘。主称既醉,客日未晞。游楫往来,指目曰:某名姬在某河房,以得魁首者谓胜。薄暮须臾,灯船毕集。火龙蜿蜒,光耀天地,扬槌击鼓,蹋顿波心。自聚宝门水关至通济门水关,喧阗达旦。桃叶渡口,争渡者喧声不绝。”

不仅是南京,整个江南一带的娼妓业都是十分发达的。张岱就在《陶庵梦忆》中记载过各地妓女活跃的身影。如嘉兴莺泽湖:“湖多精舫,美人航之,载书画茶酒,与客期于烟雨楼。客至,则载之去,舣舟干烟波缥缈。态度幽闲,茗炉相对,意之所安,经旬不返。舟中有所需,则逸出宣公桥、角里街,果菔蔬鲜,法膳琼苏,咄嗟立办,旋即归航。柳湾桃坞,痴迷伫想,若遇仙缘,洒然言别,不落姓氏。间有倩女离魂,文君新寡,亦效颦为之。淫靡之事,出以风韵,习俗之恶,愈出愈奇。”苏州虎丘:“虎丘八月半,土著流寓、士夫眷属、女乐声伎、曲中名妓戏婆、民间少妇好女、崽子娈童及游冶恶少、清客帮闲、侯僮走空之辈,无不鳞集。”扬州则是:“广陵二十四桥风月,邗沟尚存其意。渡钞关,横亘半里许,为巷者九条。巷故九,凡周旋折旋于巷之左右前后者,什百之。巷口狭而肠曲,寸寸节节,有精房密户,名妓、歪妓杂处之。名妓匿不见人,非向导莫得入。歪妓多可五六百人,每日傍晚,膏沐熏烧,出巷口,倚徙盘礴于茶馆酒肆之前,谓之‘站关’。茶馆酒肆岸上纱灯百盏,诸妓掩映闪灭于其间,疤戾者帘,雄趾者阈。灯前月下,人无正色,所谓‘一白能遮百丑’者,粉之力也。游子过客,往来如梭,摩睛相觑,有当意者,逼前牵之去;而是妓忽出身分,肃客先行,自缓步尾之。至巷口,有侦伺者,向巷门呼日:‘某姐有客了!’内应声如雷。火燎即出,一俱去,剩者不过二三十人。”此类记载甚多,从中可以想见当时的盛况。

入清以后,由于战争的破坏,江南的青楼一度陷入萧条的境地。但是,随着经济的复苏,江南的娼妓业也很快得到了恢复,江南又重现昔日的繁华。珠泉居士的《续板桥杂记》这样记载江南青楼在清初的变迁:“闻之金陵父老云:秦淮河房,向为妓者所居,屈指不过几家。开宴延宾,亦不恒有。自十余年来,户户皆花,家家是玉,冶游遂无虚日……由南门桥迄东水关,灯火游船,衔尾蟠旋,不睹寸澜。河亭上下,照耀如昼。诸名姬家,广筵长席,日午至酉夜,座客常满,樽酒不空。大约一日之间,千金靡费。”

来源:王永恩,《明末清初戏曲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青楼文化 历史 地域 青楼女子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